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越南会不会成为发达国家?

卢克文工作室

2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者|卢克文  来源|卢克文工作室(ID:lukewen1982)

2020刚开年时,我已经准备好启程前往越南做实地调查,不想一场疫情阻止了我的全球调查计划,到现在我哪个国家都去不了,为此郁闷了一整年,刚好越南统计总局1月中旬发布了2020年的经济数据,我想从这里开始跟大家谈下越南,从经济角度,剖析下越南未来的发展情况。

我挑了些重点信息先跟大家分享:2020年,越南名义GDP为6293万亿越南盾,实际GDP总量约为2712亿美元,年增长2.91%,为了方便大家比较越南的经济水平,我们拿离越南最近的广西省2020年GDP来对比,广西2020年总GDP是22156亿人民币,约为3418亿美元,如果把越南放到中国各省进行排名,也刚好排在广西之后,内蒙古之前,在中国是第20名的样子。

越南现在总人口是9620万人,2020年人均GDP为2957美元,中国人均GDP约1万美元,是越南的三倍多,广西人均GDP6600美元,在中国属中下游,但也是越南的两倍多。

按2018年世界银行的划分,人均国民总收入低于995美元的国家,属低收入国家,人均996至12055美元的国家,是中等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是人均超过12055美元的国家,中国2020年人均国民总收入大概在10500美元左右,过几年就能迈过中等收入陷阱,而越南差不多刚进入中等收入国家的门槛,路还很长。

2020年越南打工人人均月收入是2000元人民币,把不工作的人算上,平均国民月收入是1200元人民币每月,老百姓们过得并不宽裕。

越南的进出口数据十分有意思。

2020年越南进出口总额为5439亿美元,增长5.1%,其中出口总额为2815亿美元,增长6.5%,进口总额为2624亿美元,增长3.6%,贸易顺差191亿美元,是5年最大的贸易顺差。

中国2020年的贸易顺差是3.7万亿人民币,约5700亿美元,越南现在的贸易顺差是中国的三十分之一左右。

大家有没有发现,越南的进出口数据远高于他们的总GDP2712亿美元,其实这是出口导向型经济体的典型特征,进出口额不会全部计入到GDP当中,而是只计算净出口,这种发展模式跟新加坡一模一样,经济主要靠贸易拉动。

越南的进出口数据,很好地代表了现在越南的经济情况,也能从中推测出越南未来的发展方向,现在我们详细展开聊。

2020年越南出口主要是:手机及零部件,达到509亿美元;电子、计算机及零配件出口达447亿美元;机械设备、工具及零配件出口270亿美元;制鞋出口166亿美元;木材及木制品出口123亿美元。这些行业的出口约占越南出口总额的70-80%。

2020年越南进口主要是:电子、电脑及零配件进口640亿美元;机械设备、工具及零配件进口374亿美元;手机及零部件166亿美元;面料进口118亿美元;塑料进口83亿美元;钢铁进口81亿美元;塑料制品进口72亿美元;汽车进口63亿美元。

以上这些数据占到了进口总额的90%,其实也能很清楚地分晰出越南主要在生产手机、电脑、机械设备、纺织品、鞋子等,上面的木制品出口数据,我有点怀疑是不是中国家俱制造商转道越南发货造成的。

但这些生产几乎全是外资搞定的,越南手机和组件的97.8%、电子、计算机及零件的96.7%、机械设备及工具的86.6%,鞋类商口的78.8%、纺织品和服装的59.6%都是外资企业创造的出口业绩。

越南进口最多的国家是中国,全年达839亿美元,其次是韩国,463亿美元,东盟占300亿美元,日本占205亿美元,欧盟占145亿美元,美国占137亿美元。

出口最多的国家是美国,全年764亿美元,其次是中国,485亿美元,欧盟348亿美元,东盟231亿美元,日本192亿美元,韩国187亿美元。

看上面数据,越南经济对中国和美国依赖如此之深,在政治上肯定是既惹不起中国,也惹不起美国,会尽量选择中立式外交。

从进出口大数据来看,越南现在主要是外资在那投资建厂搞生产,越南自己国家的生产力还是很薄弱的,出口多进口也多,说明非常依赖其他国家的产业链,得从其他国家进口大量配件,再利用越南廉价的土地、人力、税收成本做组装。

其中越南纺织业90%的纱线、80%的布料要依靠进口满足,超过70%的卡车组装和制造企业的主要零部件依赖中国,智能手机零部件30%来自中国。

是典型的最低端的三来一补企业,中国在早期也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

今年因为疫情,越南没有开放国际自由出入境旅游,入境主要是在越工作的专家和技术人员,越南统计总局也公布了入境数据,全年入境383万人次,主要是亚洲旅客,达281万次,其中中国旅客96万次,韩国旅客84万次,日本20万次。全欧洲加起来仅有67万次。

侧面也反应中国和韩国在越南有大量生意,我以前在越南旅游时,走到哪里都能见到韩国人。

越南经济这种情况,有点像全球资本跑进来,拼命薅越南红利期的羊毛。

越南的优惠政策也确实生猛,主要是“两免四减半”优惠,意思是外来的企业前两年不用交税,后面四年只用交一半,除了这个外,还有企业里女性员工达到一定数量,就可以减征等同于为女性员工额外支出费用的企业所得税税额、雇用少数民族员可减征等同于为少数民族员工额外支付的费用等等。

这种优惠对于十分看重人工成本、土地成本、税收成本的低端制造业吸引力巨大,所以我们看到珠三角大量替阿迪耐克代工的鞋厂,都开始往越南跑。

比如在1989年落户东莞高埗镇的宝成集团裕元鞋厂,专门替阿迪耐克代工,巅峰时曾拥有十二万名员工,下班时人流浩浩荡荡,现在只留下1000多人,宿舍区都长野草了。

2

现在宝成在越南的工厂已经高达16万人,完全复制了另一个高埗裕元。

至2019年时,宝成在越南、印尼、中国的制鞋产量占比分别是44%、39%、13%,其他东南亚国家占4%,在宝成带动下,丰泰、百和制鞋、三芳化学等到越南建厂。

现在转去越南建厂的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裕元这种低端衣鞋产业,只要员工不是文盲就可以上手,嘿咻嘿咻马上开干,能解决大量底层人民就业。另一种是纯组装,比如在越南生产的苹果耳机,80%的零部件从海外进口(所以进出口数据高),只不过再用当地工人拼装一下,从人工和税收里抠利润。

苹果在越南也只有一条完整的耳机供应链,不过苹果制订了硬件迁出计划,要求将中国15-30%的硬件迁到东南亚国家,歌尔声学、立讯精密、英业达这些苹果上游供应链公司已经在越南建厂试运营。

现在能迁走的都是技术含量最低的苹果产业链,苹果手机这种对供应链要求极高的产业能不能迁到越南还很不好说。

立讯精密曾在2020年8月就向越南多拿到几块新地皮,也在当地投资了2.7亿美元意图建iphone组装厂,不过一直很不顺利,立讯还在7月17日,以4.72亿美元从纬创手里收购了一个中国的iphone组装工厂,中国的苹果供应链如此完善,立讯想迁出去好像不是很顺利。

现在越南主要生产三星手机,三星手机全球50%的产量来自越南,但《印度经济时报》在2020年8月17日报道,三星正在计划将智能手机的主要生产线从越南转移到印度,未来5年将在印度生产的设备价值将高达400亿美元,如果这消息是真实的,估计越南手机工厂还没完成升级就要关门了。

不过印度人报道的新闻我一般报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后面会怎样发展先持观望态度。

韩国另一家手机厂商LG这些年彻底拉垮,连续23个季度亏损,共亏掉42亿美元,可能是知晓了三星手机要迁出去的消息,据说越南的维纳集团(Vingroup)有意愿收购LG手机业务,双方正在谈。

这里要简单介绍一下维纳(Vingroup)集团,因为后面我做总结时会提到它。

维纳集团老板叫范日旺,是今天的越南首富,身家462亿人民币,1968年生于越南军人家庭,大学时曾在莫斯科留学,毕业时碰到苏联解体,想在乱世中求条财路,就借了一万美元跑到乌克兰开餐馆,餐馆没开好,却发现当时东欧人穷得不行,大量需要方便面,就拉几个朋友合伙开了方便面公司,占据了乌克兰90%的方便面市场,拥有3000多名员工,在乌克兰掘到第一桶金。

3

2009年时,以1.5亿美元的价格将这家公司卖给了雀巢。

2000年范日旺经越南高官劝说回国经商,先搞房地产大赚一笔,建成了越南第一高楼地标塔81,现在还拥有1.64亿平米的土地库存,目前也只开发了10%,将长期成为越南房地产龙头,后来生意越做越大,还搞汽车、手机、教育、医院、超市、农业、制药等等。

Vingroup就是今天越南的财阀,后面分析时再说他们。

越南一直渴望完成产业升级,除了在北宁省和太原省生产三星手机,更希望再进一步,2019年12月越南高层拜会三星电子,希望在越南建立芯片生产基地,发展高科技,为了表示诚意,越南给出了免除土地租金和土地相关税费50年、无需支出任何一笔该项目的土地征用补偿费用、免除三星越南工厂的设备进口税、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转让土地及财产等一系列优惠措施,但越南缺乏足够的技术人才,不像西安那样拥有众多高校,能持续提供电子专业人才,三星只承诺在越南建立一个数千人的研发中心。

这项研发中心初期耗资2.2亿美元,2020年已经动工,预计2022年底完工,将建成一栋地上16层,地下三层的建筑。

三星越南总经理说,此项目将为越南提供3000个工作岗位,为越南培训出高素质的科技人才。

三星对越南是如此重要,不仅是因为手机生产本身,还另外带去了三星上游的零部件供应商到越南投资,LG、微软、英特尔、索尼才会陆续跟进,再加上优衣库、阿迪、耐克等国际大品牌工厂的入驻,使越南有可能形成更完善的加工配套能力,越南的制造水平也会因此提升一个层次。

从上面这些信息我们大致可以看出,越南的整体工业现在暂时是较脆弱的,大部分就是外国人在越南开了个厂,越南官方为了招商引资,再给大量税收土地的优惠,工厂在当地招点2000元一月的越南工人干活,从中国或韩国运过去原材料或配件,叫越南工人组装好,再把货拉到港口卖到国外,是典型的过去日、韩、中走过的出口导向型经济路线。

能升级的地方也不是没有,但苦于没有完整供应链,也苦于人才不够,暂时没看到大希望。

这些年,国际社会极看好越南,《经济学人》智库在2021年1月发布越南报告,认为在接下来的十年内,越南将是亚太地区最具竞争力的制造基地之一,吸引外资的水平占GDP6%以上,是新兴经济体中比例最高的,尤其在越南-欧盟自贸协定签定后,越南已跟55个国家建立了自由贸易协定,其中15个还是G20国家,全球已有59个国家承认越南的市场经济地位。

美国对中国产品加收关税后部分产业转移到越南,比如富士康就将广西南宁的网通产品生产线,迁到了越南北宁,中美贸易战使越南看起来前途更加光明,越南总理甚至雄心勃勃提出要在2045年将越南建设成为发达国家。

那越南有没有可能成为发达国家呢?

我个人的观点是:越南现在确实步入了一个较良性的循环周期,有可能在2045年成为一个中上收入的国家,但成为发达国家的希望则比较渺茫。

历史上那么多国家都试图冲击进入发达国家,最后都倒在了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坑里面,二战后,人口超过5000万还能冲进去这个行列的,其实只有韩国一个国家,其余阿根廷、墨西哥、菲律宾、巴西、南非在冲击过程中全部失败了。(日本不算,日本在二战前就是列强了)

韩国能进发达国家,那真是美国给口饭吃,但凡美国有一个不如意,韩国就不可能接盘日本的半导体产业,悄悄混进发达国家圈。

因为要成为发达国家,必须要迈过产业升级这个大门槛。

产业升级,指的是从低附加值转向高附加值、从高能耗高污染转向低能耗低污染、从粗放型转向集约型升级。

说人话就是:你家造出来拿去市场上卖的东西卖得起价钱,这玩意还只有你家能造,独一无二,别人学不来,造这个东西的过程还挺干净,不会把你家里弄得脏兮兮的。

要想完成产业升级,至少要做好三大内容。

第一、你得像中国这样,培养出大量的大学生出来。

现在越南30岁以下年轻人占总人口的60%以上,确实有人口红利,但受教育程度一般,查到最新的数据是高等教育人口到2015年是442万,到现在估计有600万人了,除去在政府里面上班的,私营企业里的人才较少,而且出现了严重的所学专业与市场需求不匹配问题。

越南每年有约100万高中生毕业,90万人会参加大学考试,根据越南教育部门2020年的信息,报考理科的只占33%,报考文科的占55%(还有12%哪去了?),越南现在有300多所大学,只有30万学生能顺利入学。(越南大学数据真的难找)

我个人粗略估算了一下,越南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工业强国,至少每年有40万本科生加40万受过高职技能教育的人才能保证国家走向尖端工业,而且不能像今天这样大部分都是文科,要像中国这样大部分是理科才行。

越南在工厂干活的暂时还是以初中和高中毕业的为主,很像中国2000年左右的情况,我看很多工厂吐槽,高技术岗位都得从中国、韩国调人过去,去那边出差的中国韩国人待遇也更高。

越南的教育事业路途还远着呢,现在才刚上路的样子。

第二是就是得砸钱主动推动升级,政府要主动干预进去,引导创新创业和产业转型,不能让金融业光顾着吸食实体产业了,不过中国可是有大量贸易顺差保证了资金流,越南现在因为进口太多,每年贸易顺差太小,无法积累足够多的资金,来通过投资驱动科技创新。

越南需要大量进口现在是一个严重的死穴,极大的限制了越南的发展,拖缓了越南升级速度。

中国当年为什么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呢?

好了,这就必须提到越南未来宿命的重要原因了:越南没有重工业。

中日韩三个国家能发展起来,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兼具了重工业和轻工业,其中,中国重工业现在最完善齐整,日韩只是有部分重工业,所以中国的上限最高。

越南是瘸着腿走路,只有轻工业,没有重工业,大家可以查他们家的武器装备,大部分都是俄国人的,还拼凑一些中式美式的,自己原创的根本没有,没有重工业的危害现在还不是非常明显,但后患无穷。

没有重工业的国家,就失去了原材料生产能力和机器生产能力,就要一直向别的国家买原材料和生产机器,使国家贸易逆差或顺差较低,也就是越南今天的情况,但重工业是工业化的基础架构。

我们拿韩国举例,我以前在《朴正熙:改变韩国国运的人》里面讲过,朴正熙一手扶植起了今天的韩国财阀,还逼迫他们去搞重工业,谁不听就把老板拉去坐牢。

日本其实也是一样的路径。

日韩之所以扶植私人财阀搞重工业,是因为发现国企效率太低,死心了,就拿出国家资源资助私人财团成长,一边给钱一边修理财阀,怕他们走错路,正是这些财阀搞定了重工业,搭好了国家工业化的框架。

其实越南也想学日韩,是的,前面我特别提到的越南首富范日旺的维纳(Vingroup)集团,正在扮演这个角色。

维纳就是越南的三星。

如果不是政府在背后撑腰分配资源,维纳集团怎么可能这么高效率,一边搞房地产,一边生产汽车和手机?

但是越南陷入到了跟日韩当年不一样的境地。

日本搞财阀时,是二战前就开搞,朴正熙是冷战激烈时开搞,有当时特殊的政治环境,没人鸟他们,但现在越南要让其他国家承认他的市场经济地位,就没办法将财阀搞得很大。

我们平时总是听到越南一些政治改革的消息,比如取消公务员终身制、取消户籍、自由选举、成立工会,这些消息一放出来,中国这边亲西方的人就高兴坏了,说中国太落后了,人家越南都跑我们前面去了。其实越南搞这些,是为了配合让别的国家逐渐承认他们的市场经济地位,方便签订自由贸易协定。

维纳的产业之间彼此没什么关联,完全不符合投资规律,这就是政府扶植大财阀的成长才有的特殊现象,根据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的调查,越南也在扶植其他几个小规模的私企集团也在干这个,不过还没有被发现。

这其实是违背了西方制订的,市场经济自由竞争原则,如果越南真的把维纳当成韩国当成的三星那样猛搞,就会被踢出那些自由贸易协定,就没办法跟西方做生意了。

不发展重工业,越南的顺差就低,就没多少钱升级;发展重工业,就要扶植私人财阀,西方就会说你乱搞,不跟你玩了。

又要猥琐发育,又要越塔抢人头,越南真的好难。

越南碰到的第三个问题,是越南的基础设施建设。

据亚洲开发银行统计,从2016年到2030年,东南亚经济体每年需要21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才能维护现在经济增长的势头。

不过,显然大伙没这么多钱搞基建。

越南现在有一条南北铁路,1936年通车,全长1726公里,时速50公里,现在还在依靠这条破铁路。越南就计划搞一高铁贯通南北,但是预算费用从587亿美元增长到了1000亿美元,计划通车时间从2032年谈到2050年,到现在还没有影子。

根据测算,这条高铁建成也是血亏,估计到2070年才能维持盈亏,所以这事就一直落下了。

越南人就专注去搞高速公路,这个项目就靠谱多了,总投资185亿美元,全长1805公里,现在已经完成了500公里,运输量达到了现有铁路的20倍,还有大把上升空间。

现在公路运输最快48小时可以贯穿南北,如果是海运的话,一般要七天时间。

基础设施这一块,将来也够越南喝一壶的了。

除了上面这三大经济难关,越南还有个隐形炸弹,说不定哪天就炸了。

越南的政治架构以前叫“四权分立”,顶层权力由四个人分治,互不兼任,分别是国家主席、越共总书记、国家总理、国会主席四大天王镇守中央。

2018年9月时,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62岁的国家主席陈大光,感染了一种“目前世界上无法治疗的病毒”逝世,越南政坛常有人患上神秘病毒,越共前中央宣教部部长丁世兄感染过奇怪病毒,前岘港市委书记阮伯清刚调到中央也感染过并死在任上,越南那边一直传是高层有人相互投毒,但政府一直秘而不宣。

陈大光死后,越共总书记阮富仲飞速兼任国家主席,打破了过去的惯例,加上越南总理阮春福、国会主席阮氏金银,四权分立变成了三驾马车,打麻将变成了斗地主。

具体高层内斗我就不深入展开了,快写得吐血了,总之大家都知道中央集权的重要性,这样分治对管理国家肯定是不利的,而且越南还存在着南北内斗和军队经商这两大问题。

尤其是军队经商,简直就是个炸药桶。

大家都记得中国当年扼住军队经商有多难吧?中国当年还只是军队经商初级版,现在越南军队经商已经发展到了豪华版了。

中国1985年时允许军队经商,还提出不能做种植业、畜牧业、养殖业、林业和农副产品加工之外的产业,必须将军委审批,更不能做外贸这些条件,后来发现军队经商的弊病,马上停了,越南后来模仿中国搞军队经商,还直接突破了行业限制。

2004年时越南国会想控制军队经商,但被军代表一致否决,军人经商反而全面扩大。到2007年时,军队直接不听越南共产党的要求,继续将经商搞得飞起,现在已发展成控制电信、房地产、银行、机械等核心上市企业的地步。

军队经商的恶果,一是与民争利,在商业竞争中扛着枪出场,别人都不敢跟他们玩,二是随时有质变为军阀的风险,分分钟军队大佬狞笑着上位。

上面所有谈到的风险,还是军队的风险最大,越南说不定哪天搞着搞着,军队的人获利少了,随时一翻脸,就可能把国家给搞烂了。

在阅读了这么多信息后,我们还是给越南做一个总结吧。

越南现在拥有天时地利,确实正站在一个历史风口期,只要他们不作,至少未来十年将会是一个难得的黄金发展期,再花个二三十年时间,跑进世界中上收入国家应该没有问题。

但因为他们缺少日韩那种扶植重工业的政治条件,加上中国可怕的供应链网络辐射,越南几乎不太可能达到韩国的发展水平,也不太可能进入发达国家。

从现在看,越南不可能替代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而只是中国产业链的一个补充部分。

越南最应该做的,是力争国内矛盾,尤其是军队问题不要爆炸,再牢牢抱紧中国这条大腿,当巨龙腾云驾雾时,越南也可以顺势迎风而上。

参考资料:

越南统计总局

布鲁金斯研究院

《溢出》

《世界经济论坛》

《纽约时报》

《福布斯》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卢克文工作室(ID:lukewen1982),作者:卢克文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最新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论
×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