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中国疫苗走出去,世界技术引进来!

观点

作者|金石道人 来源|观点(ID:baobaobutong)

中国人自己的疫苗,终于来了!

在庚子年的末尾,国家药监局批准了国药集团新冠疫苗上市,这是中国首个正式获批上市的新冠疫苗。

更让人惊喜的是另一个消息。

在2020年最后一天,作为全球人口第一大国,中国做出郑重承诺:

将为全民免费提供新冠疫苗。

黑天鹅的层层乌云下,这是一道曙光,拨云见日。

我相信,熬过这个格外寒冷的冬天,我们一定会等来春暖花开。

1

国产疫苗出海

身处国内,若非有脸上口罩的提醒,我时常感觉疫情已经过去了。哪怕时不时有某些地区的零星爆发,也很快会被遏制。但每当看看国外,我知道这只黑天鹅依然没有远去,它还在肆意地扑腾。

1

这时常让人生出一种恍惚感:这是一个多么折叠的世界。

2021年1月7日,国药集团官方信息显示,中国之外,国药集团的新冠病毒疫苗已在阿联酋、巴林获批注册上市,在阿联酋、巴林、埃及获批紧急使用。

根据华夏时报的消息,现在已经有超过40个国家向中企提出了新冠疫苗的采购需求。国防时报社官方帐号曾计算过,按全球需要120亿剂来算,中国可能将须向这些国家提供24亿剂至30亿剂疫苗。再考虑中国14亿人口的这个大市场,仅中国本身就需要24亿剂。本国市场与各国的疫苗需求合计,中国疫苗将有五十亿剂左右的份额。

目前,全球有23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口总数接近76亿。也就是说,中国将让世界上约66%的人口成功注射新冠疫苗。

这背后是国产疫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其核心原料和关键设备已基本实现了国产化替代,可实现产能快速放大。

再加上中国走在了全球抗疫的前列,系统化的推进疫苗源源不断地走向海外。

这是中国疫苗走向海外的一个经典缩影。

2

mRNA疫苗安全吗?

国产疫苗在海外大受欢迎的同时,大家关注的mRNA疫苗也有了新进展。

早在疫情初期,1月12日,中国就向全球共享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正是这一举动,让全世界迅速知晓了新冠病毒的“底细”,进而助推了世界疫苗的研发进程。

目前国际上已经有两款新冠mRNA疫苗获得批准,一款是德国BioNTech、美国辉瑞、中国复星医药联合研发的BNT162b2,另一款是美国Moderna公司的疫苗。这两款疫苗,在3期临床试验中分别显示出了95%和94.1%的保护率。

时至今日,全世界有英国、德国、美国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数千万人已经接种了mRNA疫苗。这其中,就包括美国当选总统拜登。

面对这样一种先进的疫苗技术,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些声音:mRNA疫苗,副作用大不大?以至于此前网上还流传着“打完mRNA疫苗会变成转基因人”的说法。这样的说法很明显是站不住脚的,真要这样的话,现在世界上已经有几千万转基因人了。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张洪涛就说过,其实mRNA疫苗的作用,只是激发免疫系统。在疫苗进入人体后,人体细胞就会利用疫苗中的mRNA,制造出抗原,足以用来诱发免疫反应了。真正保护人体的,是免疫系统。

在临床试验出现的不良事件中,疫苗组还有4例贝尔氏麻痹症,安慰剂组中没有类似不良事件发生。贝尔氏麻痹症俗称面瘫,自然发生率为每10万人中有20—30人,但70%的面瘫在几个月内都会自愈,不需要治疗。疫苗组虽然出现了4例面瘫,但是从统计学的分析数据来看,发生率并没有显著高于对照组,也没有明显高于自然发生率的范围。

最新的事件,发生在挪威。挪威药品管理局1月14号的报告称,有23例老人死亡与疫苗相关,有人产生了疑惑:mRNA疫苗适合老年人接种吗?

根据挪威方面的报告,死亡的人群都在80岁以上,甚至还有90岁以上的。也就是说,都是超高龄的,甚至身体本就虚弱的老人。

而且,挪威给的数据显示,挪威养老院正常每周死亡人数在400人左右,他们认为接种疫苗并没有明显提高这个数字。因为现在临床对85岁以上的参与者的数据严重缺乏,不排除接种后的副作用(比如发烧和恶心)导致本来就虚弱的老年人病情加重甚至导致死亡。

5

而且,这些老人所在的“养老院”,其实和我们常规理解的养老院不太一样,这里边的老人多是需要专业护理的人群。换句话说,这些人的免疫力本来就比较低下,死亡风险本就较大。因此,这个数据并不影响疫苗的真实有效性。

在这之后,挪威公共卫生研究所更新了covid-19疫苗接种指南,对体弱的老年人接种疫苗提出了更详细的建议。

这也给各国的疫苗接种提了一个醒,对于高龄老人,特别是本就有疾病的老人,要慎重考虑是否接种。

从疫苗不良反应对比图也可以看出,mRNA疫苗的不良反应率比灭活病毒疫苗稍高一些,但低于重组蛋白类型的疫苗,依然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5

▲图源腾讯医典

mRNA疫苗的副作用并没有非常严重,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3

中国疫苗走出去,世界技术引进来

mRNA疫苗是继减毒疫苗、灭活疫苗、亚单位疫苗之后发展起来的第三代疫苗。

和传统技术路线不同,mRNA疫苗像信使一样,教会我们的细胞如何制造出一种蛋白质,甚至一种蛋白质片段,从而触发我们体内的免疫反应。如果真正的病毒进入我们的身体,这种产生抗体的免疫反应可以保护我们免受感染。

而且,由于mRNA疫苗不带有病毒成分,没有感染风险,安全性也更好。加上研发周期短、生产工艺相对简单,mRNA疫苗很快就能实现标准化和规模化,使疫苗开发速度比传统的疫苗生产方法更快。

很多人不知道,新冠疫情一发生,中国第一时间就布局了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mRNA)五大技术路线。

由于技术、成本等多重因素的考量,最先跑出来的是灭活疫苗。但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重大成果。

早在2020年3月13日,中国的复星医药就成为了“mRNA疫苗之母”—德国BioNTech(拜恩泰科)在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可以说,mRNA疫苗的诞生,复星医药全程参与其中。

如今,根据德国BioNTech与复星医药的合作协议,在获得中国药监部门的批准之后,今年将会有1亿剂mRNA疫苗提供中国大陆市场使用。

最新的消息传来,1月25日晚间,复星医药与BioNTech共同宣布,基于BioNTech mRNA技术的新冠疫苗COMIRNATY(即BNT162b2,中文商品名:復必泰™)获香港特别行政区食物及卫生局认可在香港作紧急使用。这也是首款获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食物及卫生局认可作紧急使用的新冠疫苗。

7

当然,能踩准mRNA技术路线的节奏,运气之外,更在于复星医药的独特优势:

全球前沿的技术认知和强大的国际供应链整合能力。

早在三年前,复星医药就关注到了mRNA技术,疫情爆发后,复星医药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全球三大mRNA疗法引领者之一的BioNTech公司,抢在美国辉瑞前面,迅速与其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复星医药多年的国际化布局。如今,复星医药在美国、欧洲都建立了研发中心和子公司,也在非洲、印度等新兴市场通过自建和并购等方式培育并形成市场及生产能力。早在2019年底,复星医药就已形成近1000人的海外药品、医疗器械营销队伍。在国际营销方面,青蒿素系列抗疟药产品已得到非洲市场高度认可。

当然,BioNTech愿意和复星医药合作,更看重的应该是实力。

市值观察曾做过梳理,在A股45家生物制品公司中,复星医药营收排在第1位,净利润排在第2位。

妥妥的龙头地位。

研发投入同样是突飞猛进。2013-2019年,复星医药研发投入由5.05亿增至34.63亿,占总营收比例由5.1%逐年上升至12.12%,近七年累计研发投入106.25亿,研发人员数量由2013年时779人增至2019年的2147人。

成功的背后,从来都不是偶然。

正如疫苗研发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所说:

这是疫苗研发国际合作的成功范例。

在这场人类的大灾难面前,这样的经典合作,应该载入史册。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观点(ID:baobaobutong),作者:金石道人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