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14天隔离结束,WHO调查新冠源头专家组在武汉正式开展调查

生物世界

编译|王聪  来源|生物世界(ID:ibioworld)

据路透社报道,2021年1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组织的由10位专家组成的新冠病毒起源联合调查团队结束在武汉的14天隔离,将正式展开病毒起源调查工作。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赛在推特表示,感谢中国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就新冠病毒起源调查认为进行了坦率的讨论。

1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很可能起源于蝙蝠,但至今仍不清楚该病毒是如何传播给人类的。2020年12月,世界卫生组织(WHO)组织了一个由10位专家组成的联合调查团队,试图揭开这一谜团。

该调查旨在找出SARS-CoV-2是如何感染人类的,以及何时首次感染人类。有力的证据表明,冠状病毒起源于蝙蝠,但它在人类中的传播仍是一个谜。

这一调查团队可以说是巨星云集,包括病毒学专家、公共卫生专家以及动物学专家,调查团队成员曾揭示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征由骆驼传染给人类,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源自栖息在一个树洞中的蝙蝠。

2

但面对新冠病毒,他们的任务仍将具有很大的挑战性。

调查团队将与中国的研究人员以及其他几个国际机构的专业人员合作,并将从首次大规模出现疫情的武汉开始搜索。

调查团队成员介绍

3

调查团队的10位专家分别来自英国、美国、澳大利亚、丹麦、荷兰、日本、卡塔尔、德国、越南和俄罗斯这10个国家。

Marion Koopmans,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医学中心的分子流行病学专家,她的团队在2013年发现,单峰骆驼是导致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MERS)的中间宿主,并进行了后续疫苗研发。MERS病毒也属于冠状病毒,2012年在中东国家沙特爆发,至今尚未完全消灭,已经导致850多人死亡。

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Marion Koopmans追踪了新冠病毒在欧洲水貂养殖场中的迅速传播。她认为,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需要探究这些原本饲养动物所起的作用。

Marion Koopmans表示,调查团队对新冠病毒究竟如何开始的保持开放态度,不会排除任何可能的情况,即使新冠病毒是从实验室意外逃逸的这种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况,也在调查范围内。新冠病毒很可能是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但这其中很可能是通过中间动物传播,但最终排除是实验室外泄的情况将很困难。

阮洪(Hung Nguyen),是内罗毕国际畜牧研究所的一名环境和食品安全研究员,他将提供有关病原体是如何在潮湿市场中传播的知识,许多首批被确诊的新冠患者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阮洪曾研究了沙门氏菌和其他细菌如何在他的祖国越南和整个东南亚的小农场、屠宰场和活畜市场中传播。

Peter Daszak,出生于英国,是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他研究冠状病毒已超过十年时间,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紧密合作,研究蝙蝠来源的冠状病毒是否有可能扩散到人体内。

自1918年大流感以来,从未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流行病,Peter Daszak认为,现在距离新冠病毒的爆发并不远,因此很有希望找到病毒真正的来源。

Fabian Leendertz,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首席研究员,作为一名兽医,他熟悉病毒是从何从动物溢出传播给人类的。2014年4月,他曾前往非洲几内亚的一个村庄,见到了一名死于埃博拉病毒的两岁婴儿,这是西非第一个被报道的感染埃博拉的人。

Fabian Leendertz通过当地人的采访和环境采样,表明此次埃博拉疫情始于当地儿童经常玩耍的一棵空心树中生活的蝙蝠。这棵树在他抵达前几天就被当地人烧毁了,而附近的蝙蝠也没有发现携带埃博拉病毒,这凸显了遏制疫情爆发的难度。

他还表示,COVID-19疫情出现至今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而且许多人只有轻度症状或没有症状,这将使识别第一个感染者变得困难。

调查团队成员还包括:John Watson(英国传染病流行病学家)、Farag El Moubasher(卡塔尔公共卫生部传染病控制方案负责人)、Thea Kølsen Fischer(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病毒流行和感染学教授)、Dominic Dwyer(澳大利亚传染病和微生物学家)、Ken Maeda(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兽医微生物学家)、Vladimir Dedkov(俄罗斯圣彼得堡巴斯德研究所副主任)。

来自科学界的质疑

但是柏林Charité医院的病毒学家 Christian Drosten 对这一调查团队的组成提出了质疑。

他指出,申请加入该调查团队的邀请仅发送给了WHO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GOARN)成员,许多具有相关专业知识的研究人员没有获得申请的机会,WHO原本应该以更公开的方式发出邀请。

美国乔治敦大学病毒学家 Angela Rasmussen 认为,尽管该团队具有很高的专业素质,但10名成员中有8名是男性,来自欧洲的成员占主导地位,来自非洲或南美的调成员太少。这显然无法代表整个科学界。此外,鉴于尚不能排除病毒是由实验室意外泄漏的可能性,调查团队成员 Peter Daszak 与武汉病毒所的合作关系可能会引起利益冲突。

对于上述指责, Peter Daszak 表示,自己在中国的工作将保持透明,自己与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建立的信任关系将有助于调查团队更深入地了解新冠大流行初期的情况。

目前,调查组已经开展工作,并于中国同行一道探寻新冠病毒的真正起源。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3402-1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生物世界(ID:ibioworld),来源:Nature、Reuters,编译:王聪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