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快手上市:他们跟着宿华和程一笑打江山,今日身家暴涨千亿

霞光社

2

作者|哈那  来源|霞光社(ID:Globalinsights)

新的互联网造富故事出现了。

今天(2月5日),快手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此次发行股价为115港元。截至发稿前,快手股价一度大涨190%,报338港元,市值达到1.38万亿港元(约1.15万亿人民币)。

受到市场热烈追捧的快手上市也成就了新一批的亿万富翁。

根据快手更新的招股书显示,快手的两大创始人——持股11.79%的宿华和9.36%的程一笑,身家分别达到约1369亿元和约1076亿元。

身家同时暴涨的,还有和宿华、程一笑一起创业的银鑫和杨远熙。作为创始团队成员,银鑫和杨远熙分别持股1.99%和1.7%,对应的财富是约229亿元和约196亿元。而拥有0.53亿股的快手CTO陈定佳和拥有0.41亿股快手CFO钟奕祺,他们的身家如今分别达到约150亿元和约116亿元。

此外,招股书显示,快手有近5000员工获股权激励。有媒体预估,快手员工的持股比例为9.7%,以上述市值计算,获激励的快手员工人均获利约为2231万元。

一批实现财富自由的人出现了。但和快手一起走到今日,他们收获的不只是财富自由。快手成立于2011年,十年间,它从最初的GIF动图制作工具成长为了如今具备短视频、直播、电商生态的平台。十年间,快手几度面临生死时刻,又在挣扎中找到破局的方式。

身为局中人的他们陪快手一路走来,在快速生长中的组织里迅速适应与调整,在“刀光剑影”的行业大战中冲锋陷阵——尽管名字不为大众所熟悉,但快手的每个关键节点中总有他们的身影。

快手的001号员工是程一笑,但002号并不是大家常讨论的宿华,而是程一笑的前同事杨远熙。

2011年,程一笑从人人网离职,在天通苑附近的小区租了个房子开始倒腾自己的产品。实际上,他早就有在移动端创业的想法了。毕业于东北大学软件学院的他,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惠普做程序员,后来去人人网做的也是客户端开发的工作。

程一笑喜欢琢磨产品,并认为移动互联网是大势所趋。在移动互联网尚未完全起势的2011年,他就做出了一个让用户用手机就能制作GIF动图的软件,也就是GIF快手。当时,“光杆司令”程一笑身兼多职,自己开发、自己推广——把做好的动图往微博、人人网等各大社交平台上发,当然,关注到的人并不多。

孤军奋战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这年底的一天,曾和程一笑在惠普共过事的杨远熙打来电话,结果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程一笑正捣鼓的GIF快手上,然后程一笑又一次撺掇着杨远熙一起创业——此前在惠普做同事时,两人就聊过创业的话题。

电话放下,杨远熙当天就决定从华为辞职。一个月后,他北上与程一笑汇合,快手002号员工就位。

003号是程一笑大学时的舍友银鑫,也曾在人人网工作。就在程一笑抛出橄榄枝的时候,银鑫手上有其他创业项目的邀请,但打动他的是快手呈现出的惊喜感,“从产品思路、最终呈现还有得到的效果,在市面上真的没有见过。”

最终,银鑫和程一笑、杨远熙、还有另一位找来负责设计的成员004号,齐聚在北京一个小区的两居室中。这四个技术出身的程序员发挥理工男本色,在那个逼仄的小空间里开始埋头优化产品,他们分工明确——程负责iOS端,杨负责安卓端,银管服务器。

此前,这个小团队还拿到了晨兴资本(现五源资本)张斐给的30万美金(出让20%股份)。人、钱到位,接下来的故事就顺利多了。他们四个人把GIF快手的日活一度做到了百万,但工具类产品的弊端也很快显现——留存率不高且变现困难。

2012年下半年,他们就尝试往短视频方向转型,但过程很不顺利。融资的钱快用完了,但用户却流失得厉害。在快手发展遇到第一个瓶颈时,关键先生宿华出现了。

当时,在中国创投圈,宿华小有名气。清华毕业的他先后在谷歌、百度工作过,履历光鲜。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连续创业者。其中一个搜索引擎相关的项目在后来成功卖给阿里,年纪轻轻就已财务自由。

2013年夏天,金隅酒店。宿华、程一笑在投资人张斐勾兑下见了面——擅长算法的程序员和爱研究产品的程序员一见如故,一直聊到了凌晨两三点。

两人都看好视频社交的未来,并相信技术的力量。相同的价值观让宿华和程一笑决定一起搞事情。作为邀请的一方,程一笑展现出了极大的诚意,他拿出自己80%股份的一半和张斐那里的一半股份,凑成50%的股份做期权池,并将其中大部分股份分给宿华和他的7人团队。

于是,宿华成为了快手的006号成员——005工号已离职——负责战略和对外合作,程一笑则负责产品。

至此,快手的团队数量正式突破两位数,产品也在随后迎来关键性的节点:2013年,在宿华主导下,产品砍掉动图功能正式转型为短视频社区,并在年底加入算法推荐系统;2014年,GIF快手更名为快手。

短视频+算法推荐的奇妙组合很快就展现出了威力,快手的用户数据迅速提升。在2014年7月时,快手的日活为100万,这个数据到第二年1月已经增长到了1000万,而且还在加速狂奔。

2016年,《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的文章刷屏网络,让快手走进大众视野。当时,没有做任何推广的快手,仅凭自我生长便拥有了4亿用户,日活达到4000万。

突然的曝光,而且一定程度上是负面的曝光,让宿华开始推着团队和快手主动向台前走。

宿华是自己主动站出来的。他列出一长串名单,与媒体、学者等外界人士交流,积极参加各种活动。现在所能看到媒体对宿华等人的采访,大多是从这个时间开始的,而这主要是为了向外界解释快手到底是什么。

此时,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如日中天,大势之下,快手终于把推广做了起来。

很快,快手就在内部组建了商务推广部门,搞技术的杨远熙是新部门的负责人。杨也纳闷,为啥会选中自己,“或许是相信自己不会搞钱”。但和数据、系统打交道惯了,干商务这件事对杨远熙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他需要和大量销售人员打交道,并要从他们看起来都很真诚的外表下,判断到底哪句话是真的。初次接触商业世界的虚虚实实,杨远熙或许会怀念过往埋头和电脑打交道的时光,毕竟,跟计算机打交道“更轻松一点,因为我觉得只要我做得对,计算机不会骗我。”

事实上,那时的快手“十个人中八个是程序员”。随着公司的扩张,这些创始成员将要学着在技术之外接受新领域的挑战。

银鑫除了管IT系统,也要负责技术采购。伴随快手用户的激增,宽带的成本也逐渐提高,为此花出去的钱也流水一般,银鑫自己看着那个数字都觉得特别恐怖。

为了花好每一分钱,银鑫专门找其他互联网公司负责采购的高层交流,还买了相关的知识付费课程学习,希望能提高自己的水平。

2016年前后,伴随着公司的日益庞大,快手的创始团队在逼迫自己快速成长,以适应组织的发展。同时,更多的人加入了进来,成为了快手这个大厦新的钢筋骨干。

CTO陈定佳于2015年11月加入快手。他是宿华的清华大学校友,软件学院毕业后曾在腾讯工作并担任过助理总经理。

CFO钟奕祺在2016年加入快手,他是位资深CFO ,在会计、财务及业务管理方面约有20年经验,在加入快手前他曾任汽车之家首席财务官。

此外,后来负责快手商业化的严强也在2016年进入公司。此前,他在阿里巴巴搜索事业部负责算法的工作,进入快手后,他主导搭建了快手的商业化技术中台并推出商业化产品体系。

同年,在腾讯从事产品开发工作的徐欣进入快手,主要负责国内产品线和商业化。曾任职于BCG和美团外卖的马宏彬,在2017年初加入快手,起初负责战略分析,后在一线负责运营和用户增长的工作,并带头建立了运营部门。

2016年5月,快手的员工数量刚达到100人,而其后的两年这个数字快速增加至6000多人,增长了60倍。

伴随着大规模招兵买马动作,快手的发展也走向了一个高潮。一方面,快手顺应当时直播的热潮,于2016年推出自己的直播业务,而这成为了后来该平台打通商业化路径的关键;另一方面,这一时期快手的用户增速达到新高,2017年底,平台用户达到了7亿。

对快手来说,2018年非常特殊。

首先,对手来势凶猛。这年4月,上线于2016年的抖音弯道超车,日活数据超越快手。突然从短视频一哥成为了第二名,这个现实让快手内部一些人难以接受。

其次,这年,因平台上存在的未成年违规打赏的问题,让风口浪尖上的快手面临着严峻危机。在主产品一度下架和舆论声讨的影响下,快手的用户增长遭遇瓶颈。

打法必须转变。面对一系列的挑战,这年年底过春节的时候,快手的几大高管带着产品团队跑到重庆做了场调研。当时有“南抖音、北快手”的说法,也就是说快手的用户多在北方城市,抖音则在南方的渗透率较高。

但当站在重庆解放碑前,看着来来往往的年轻人几乎都在刷抖音的时候,快手高管们心里还是颇为复杂。

这次调研在快手内部被称为重庆会议,也是快手从“佛系”到激进的转折点,后来代号为K3战役(冲刺3亿DAU)的“战争”就此打响。马宏彬、徐欣等在此前加入的高管已成为这时快手的骨干力量。例如,马宏彬就是K3战役的总指挥。

伴随着全面冲刺的展开,2019年,快手又迎来了新一轮密集的高管加入。5月,原腾讯P4王剑伟入职快手并负责社交业务。此外,投资、战略、产品、海外、电商等多条业务线空降多位高管。

此时,快手希望在一批职业经理人加入后,理顺业务、找到发展的突破点。与此同时,2019年,快手也在大力扶持新业务,探索新的增长可能性,例如,快手孵化了欢脱等一系列社交产品,而创始成员银鑫、杨远熙的名字更多与快手尝试的新业务消息一起出现。

到了2020年,快手的动作更加密集。组织成员还在大幅增加,根据招股书显示,目前快手有超过1.6万员工,其中有数千人是在确认上市后集中增加的。

目前快手多条业务线的展开确实也需要大量人才资源的支撑。就在去年,快手的电商板块迅猛发展,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之外,快手在MCN等多个层面,加快电商供应链的建设。

快手招股书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的电商营收快速上行,达133亿元,占总营收的33%。

此外,过去一年来,快手邀请周杰伦、张雨绮、董明珠、丁磊等明星、企业家入驻直播间,试图在多个圈层破圈、拉新。其中,周杰伦的快手直播首秀当日,其直播间在线观看总人次破6800万。

根据快手更新的招股书,截至2020年11月底,快手应用的日均活跃用户为2.64亿,月均活跃用户为4.81亿。

这个数据距离抖音6亿日活还有一定的差距。对快手来说,新的战役又将打响。近日,快手宣布与山东卫视、河南卫视等十家省级卫视春晚达成合作,推出21亿的红包互动玩法。在2020年与央视春晚的合作中,快手以10亿红包获得了639亿次的互动,并通过紧急扩容抗下了流量峰值。

对快手来说,本次更大声势的分现金活动又是一场硬仗。而就在这次春晚合作宣布的前几天,有媒体披露了快手内部的重大组织调整,包括宿华、程一笑、陈定佳、钟奕祺等核心高管职责范围被再次明确。还有多位核心高管此前完成了调岗,如原运营负责人马宏彬和原商业化负责人严强岗位对调。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也在推进专业及管理两道职级系统的落地。在成立十年后,已经成为大厂的快手正努力建设起人才晋升的体系,保证留住人也能培养人。

毕竟,历史的进程是一方面,人才是快手能走到现在并成为“短视频第一股”的重要原因。

在快手这十年间,有人来了又走,有人却崭露头角在互联网江湖拥有姓名。就在今天,时代的灯光打在了快手身上,也照亮了他们。

接下来,快手的战争不会结束,挑战还会继续。但对陪快手一路走来的人们来说,此时可以享受这片刻喜悦。

参考资料:

快手超频,中国企业家杂志

宿华和他搭建的魔幻王国,人物

快手抖音战报:快手重庆会议、抖音收缩战线;快手三人指挥部成立、抖音火山直播合并,晚点 LatePost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霞光社(ID:Globalinsights),作者:哈那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