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去除这种miRNA,能够逆转最凶险乳腺癌的转移扩散

生物世界

作者|王聪  来源|生物世界(ID:ibioworld)

乳腺癌,是女性中最常见的癌症,而在2020年,乳腺癌取代肺癌,已成为全球第一大癌症,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乳腺癌新发病例高达226万例,死亡68万例。在我国,乳腺癌的发病率也在逐年提升,据WHO预测,2020年中国新增乳腺癌病例高达41万。

乳腺癌大多预后良好,但是大约10%-20%的乳腺癌为三阴性乳腺癌(Triple-Negativebreast Cancer, TNBC),这类乳腺癌由于雌激素受体(ER)、孕激素受体(P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缺乏而得名,三阴性乳腺癌是最具侵袭性乳腺癌,更容易扩散转移,易复发,而且由于缺少治疗靶点,治疗药物有限,一直是乳腺癌治疗的难点。

miRNA,是一种内源性非编码RNA,长约21-23个核苷酸,miRNA虽然不能编码蛋白质,但能够通过与靶基因mRNA 3’UTR上的结合位点结合,从而调控基因表达,进而间接实现对生理病理状态的调控。有研究表明,miRNA与癌症的发展和转移扩散密切相关。

近日,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等单位的研究人员在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杂志发表了题为:MiR-21 is Required for the Epithelial–Mesenchymal Transition in MDA-MB-231 Breast Cancer Cells 的研究论文。

该研究发现,在三阴性乳腺癌中,名为miR-21的miRNA表达量显著增加,并且还与癌细胞转移有关。通过CRISPR-Cas9基因编辑敲除miR-21后,三阴性乳腺癌细胞的转移能力被明显抑制。敲除miR-21后,乳腺癌细胞分泌的细胞外囊泡减少,从而抑制了癌细胞的转移扩散。因此,miRNA可作为三阴性乳腺癌早期检测,以及治疗的潜在靶标。

1

乳腺癌是女性第一大癌症,也是女性最主要的健康问题之一,虽然由于早期筛查、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的手段,乳腺癌的生存期和生存率得到了很大提升,但是三阴性乳腺癌以然是乳腺癌治疗的难点。

研究团队通过普通乳腺癌细胞MCF-7、SK-BR-3 BCa与侵袭性乳腺癌细胞MDA-MB-231对比,发现侵袭性乳腺癌细胞中miR-21表达显著增加。

然后研究团队在侵袭性乳腺癌细胞MDA-MB-231通过CRISPR-Cas9敲除了miR-21,发现这些癌细胞的上皮间质转化减少(上皮间质转化,指上皮到间质细胞的转化,它赋予细胞转移和入侵的能力)。而过表达miR-21,则会显著增加癌细胞的上皮间质转化。

此外,与对照细胞相比,敲除miR-21的侵袭性乳腺癌细胞中细胞外囊泡(EV)的释放显着减少,细胞外囊泡(EV)中相对miR-21也显着减少。

223

总的来说,该研究表明,miRNA高表达是侵袭新三阴性乳腺癌的标志,miR-21的缺失抑制了侵袭性乳腺癌细胞MDA-MB-231的细胞存活和克隆形成,并减少了乳腺癌细胞释放的细胞外囊泡(EV)及囊泡中的miR-21。miR-21通过天空GSK3和Wnt-11信号转导,促进上皮间质转化,赋予癌细胞转移性和侵略性。因此,miRNA可作为三阴性乳腺癌早期检测,以及治疗的潜在靶标。

该研究的领导者、威斯敏斯特大学的 Pinar Uysal-Onganer 博士表示,这是一项重要的研究,有助于更好地了解miRNA在三阴性乳腺癌等侵袭性癌症类型中的作用。他还表示研究团队接下来的目标是阐明miR-21与癌症耐药性之间的关系,癌症耐药性是制约癌症治疗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论文链接:

https://doi.org/10.3390/ijms22041557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生物世界(ID:ibioworld),作者:王聪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