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简单聊聊 Clubhouse 火起来的背后

投资实习所

作者|StartupBoy  来源|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

关于产品的体验和观点,这篇文章就不写了,这几天有大量这方面的文章。作为国内最早关注 Clubhouse 的人,我在去年 5 月份写了关于 Clubhouse 的第一篇文章(硅谷顶级VC争抢的社交项目),当时它刚以 1 亿美金的估值融完 1200 万美金 A 轮,其测试用户还不到 5000 人。

后在它传出估值 10 亿美金时写了第二篇(10个月的Clubhouse要估值10亿美金了?)与第三篇(Clubhouse融资官宣,a16z在赌下一个社交平台),本想等买点声网(Clubhouse 声音底层服务商)的股票再写一篇,没想到马斯克就来平台了,随后 Clubhouse 就在国内火爆了,可以说通过 Clubhouse 找到声网算是我在一二级市场联动上做的最好的一个案例。

但实际上,Clubhouse 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很火了,只是这个火热程度还没烧到我们这,而是在硅谷的创投圈,而且仅限里面的一个非常小的圈子。

早期,为了打磨产品和获得反馈,进而营造一个更好的社区氛围,Clubhouse 在 Twitter 上专门建立了一个话题,让仅有的那部分用户可以给到自己的体验反馈。这个话题的反馈现在最早可以追溯到 4 月 19 日,其中一个用户说,她从下午 6 点开始使用,过程中吃晚饭、散步、刷牙、沐浴,直到凌晨 2 点一直在使用这个产品,到底在发生什么?

1

这种体验就像现在国内大部分用户的感觉一样,用上这个产品后,发现使用时长已经快超过微信了,不知不觉一天很多时间都泡在了这上面,感觉自己使用上瘾一样。

a16z 的合伙人 Andrew Chen 也是在只有几百个用户的时候通过朋友的邀请进去体验了一下,那时只有一个 room,可以向创始人 Paul 问任何问题,而他在体验的过程中迅速发现了其价值,认为其有可能成为下一代音频产品,因为他说自己花在上面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其它任何产品,无论是社交还是娱乐产品,同时产品是如此的简洁,拥有任何人几乎不需要学就能使用的这种体验,所以才有了 5 月份对其的 A 轮投资。

不过看到其价值的显然不只是 a16z,还有另一家顶级 VC Benchmark,而且创始人 Paul 还是 Benchmark 的入驻企业家。a16z 的 Andrew Chen 在 Comsumer 领域有大量研究,对这块非常资深,当然还包括之前的合伙人 Li Jin,只不过她后来出来自己做了基金,但 Benchmark 的合伙人 Sarah Tavel 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同样深刻,特别是关于消费者注意力的框架模型,在我看来几乎就是 Clubhouse 背后的理论基础(参见:Benchmark 合伙人:疫情下 ToC 创业的危与机)。

所以两家 VC 都想抢着投,无奈 Benchmark 自身的小而美模式在投后资源方面输给了 a16z,特别是媒体人脉资源方面,最后被 a16z 抢夺领投。如今看来,a16z 在投后这块的能力不只是给人看的,而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关于 a16z 的投后能力,我曾跟其 COO 有过对话,参见:a16z又募资45亿美元,总计管理规模达165亿),Clubhouse 的成功离不开 a16z 在这块的巨大支持。 

此次 B 轮融资时,创始人曾说 a16z 的投后团队特别是媒体团队几乎每个人都付出了巨大的精力,给到了巨大帮助。所以有人调侃说,a16z 是一家以 VC 模式赚钱的媒体公司,近期他们直接把媒体业务独立出来,继续加大这块的能力,似乎要把这个调侃变成现实。而前两天跟马斯克对话的主持人 Sriram Krishnan 在第二天即宣布成为了 a16z 新的 GP,这里也可以看出他们对这块的重视。

团队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开始逐渐放量,虽然与营造社区氛围有关,但还有一个因素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就他们两个创始人,而且他们在敲代码设计产品的同时,各自都有两个孩子时常需要照顾,用团队的话说就是两个小孩时常在键盘之间跳来跳去,所以进展比较慢。

7 月份的时候,团队正式发了一篇博客介绍这个产品以及如何去使用,这个时候他们仍然只有两个创始人是全职的:

Clubhouse is a new type of network based on voice. When you open the app you can see “rooms” full of people talking—all open so you can hop in and out, exploring different conversations. You enter each room as an audience member, but if you want to talk you just raise your hand, and the speakers can choose to invite you up. Or you can create a room of your own. It’s a place to meet with friends and with new people around the world—to tell stories, ask questions, debate, learn, and have impromptu conversations on thousands of different topics.

也解释了为何 Clubhouse 只提供音频,文字、图片和视频都不支持,因为声音这个媒介可以在各种场合中使用,而且声音能带来一种同理心:

Clubhouse is voice-only, and we think voice is a very special medium. With no camera on, you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eye contact, what you’re wearing, or where you are. You can talk on Clubhouse while you’re folding laundry, breastfeeding, commuting, working on your couch in the basement, or going for a run. Instead of typing something and hitting Send, you’re engaged in a back-and-forth dialogue with others. The intonation, inflection and emotion conveyed through voice allow you to pick up on nuance and form uniquely human connections with others. You can still challenge each other and have tough conversations—but with voice there is often an ability to build more empathy. This is what drew us to the medium.

随着 iOS 产品的上线和逐步的放开邀请,用户开始迅速增长,下图是 Clubhouse 发展的一个大致节点。可以看到正式上线 AppStore 时用户才 1 万用户,12 月 20 号给出了 20 个邀请,后面瞬间就爆了,在邀请制基础上,这个增长斜率应该找不到第二个产品了。

2

随着 a16z 继续领投 B 轮,并且爆出其估值从 1 亿美金涨到了 10 亿美金,这个消息和邀请机制的发酵,让用户大量涌入尝鲜,而马斯克的到来,让 Clubhouse 被更多用户知晓,但它的火爆,其实一直都是。这期间,还不断有各种大佬的加入。不得不让我们感叹,Andrew Chen 和 a16z 在玩增长这块,确实是不得不佩服。

随着 Clubhouse 的大热,国内一下子好多团队加入,打算推出中国版 Clubhouse,仅这几天我就聊了好几个做这块的团队,也体验了一些产品的 Demo。产品很容易做出来,有的团队不到 72 小时就把产品做出来并且做了开源,但真正重要的不是做产品,而是为什么要做。

今天看了硅谷对网络效应研究最深的 VC NFX 在去年写的一篇文章:The Next Social Era is Here: Why Now Is the Time for Social Products Again,他们通过研究得出了 2020 年将是新一代社交平台产生的结论,可以说准确的预测到了 Clubhouse 的这一波机会。

3

这篇文章我觉得是很值得一读的,这里面提出了两个核心观点:1.疫情在创造一种新的心理和情绪需求拓扑结构;2.现在的工作环境是为新的社会产品开放的游戏,我们的工作身份和家庭身份之间的距离已经模糊了。

First, the pandemic is creating a new topology of psychological and emotional needs. Digital media and social products are no longer distractions, they are central to the functioning of society. “Social” and “network” is at the core of how we function, and increasingly at the core of how we relate to ourselves and project our identities. Technologies that help us work and live digitally are finally achieving real liftoff. The pandemic is not only speeding up technology adoption, it’s rewiring our relationship to it.

Second, the work environment is now open game for new social products. Two reasons for this. First, we see how good communication can be with consumer products and demand the same excellence in our work lives. But second, and newer, is that in the last few months, the distance between our work identities and our home identities have blurred. There’s a fundamental shift.

因此,几十年来,我们的情感和心理需求第一次发生了变化,无论是在我们的消费生活还是工作生活中,这意味着现在是 8 年来第一次,创建一个社交媒体应用程序或交流工具可能是一个好的 idea。

这篇文章还提到,创造伟大社交产品有 3 条规则:

养成新习惯

超级粘人

找到一个强大而明显的增长钩子

文章本身很长,从社交产品的演变历史,谈到了现在这些产品存在的问题,比方说现在的社交媒体更多是媒体,而不是社交。

也谈到了未来的社交产品应该是什么样:

社交其实就是一门在一起的艺术ーー交谈、参与、分享经验、分享时刻、讲笑话,以及立刻听到朋友的笑声(而不仅仅是一个笑表情);

非常重要的是,未来的社交产品将转向创造,而不仅仅是消费;

大多数现有的社交媒体平台缺乏情感联系。

这些似乎都能在 Clubhouse 这个产品里看到影子,所以如果打算在社交领域做点事情,我觉得这些是值得去了解的。这里就不细说了。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作者:StartupBoy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