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为什么人在春天最容易发情?

olivia chan

2

一项对数百万人的血液测试的回顾显示,人类荷尔蒙变化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尽管这些变化的幅度很小。来自脑下垂体的激素有助于控制生殖、新陈代谢、压力和泌乳,大多数在夏末达到峰值。

受脑垂体控制的周围器官,比如那些产生性激素或甲状腺激素的器官,也表现出季节性。然而,这些荷尔蒙并不是在夏天达到顶峰,而是在冬天开始发挥作用。

例如,睾酮、雌二醇和孕酮在冬末或春季达到顶峰。

这项发现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证据,证明人类拥有一个内部的季节性时钟,它以某种方式影响我们的荷尔蒙,使其与季节一致。

作者写道:“历史上对冬春两季人体功能和生长高峰的研究表明,与其他动物一样,人类的基本生物功能可能也有一个生理高峰。”

驱动这种周期时钟的潜在机制仍然未知,但作者认为,在脑下垂体和身体的外周腺体之间存在一个自然的、长达一年的反馈回路。

脑下垂体激素,与阳光有独特的联系,可以在一年的时间里为其他器官提供营养,使它们以一种与季节一致的方式生长。

作者写道:“因此,在生长、应激、代谢和生殖轴上,人类可能会显示出与冬春季相协调的季节性设定点。”

正如论文提到的,这与我们在其他哺乳动物身上发现的没有太大区别,在其他哺乳动物身上,某些激素的波动会导致动物繁殖、活动、生长、色素沉积或迁徙的季节性变化。

例如,像北极驯鹿这样的哺乳动物,在冬季白昼变短时,一种叫做瘦素的激素会减少,这有助于降低它们的能量消耗、降低体温并抑制它们的繁殖能力。

即使是靠近赤道的灵长类动物也对细微的季节变化表现出敏感性。例如,恒河猴在季风后季节排卵明显更多,因此它们的后代刚好在夏季季风来临之前出生。

人类的荷尔蒙是否也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波动目前还不清楚。

迄今为止所分析的大多数数据集都不是很大,也没有涵盖所有的人类激素,这使得得出结论非常具有挑战性。研究要么只检测了人类性激素,要么集中在压力和代谢激素上。结果也很不一致。

虽然一些关于人类性激素的研究表明,季节变化应该被考虑,但其他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季节是一个不重要的变化来源。

与此同时,对唾液皮质醇水平(又称压力荷尔蒙)的研究发现,唾液皮质醇水平有季节性变化。一项关于促甲状腺激素的大数据研究发现,这种激素在夏冬季水平更高。

通过控制一天的变化,作者发现人类的荷尔蒙水平确实呈现季节性模式,尽管不像其他哺乳动物那样强烈。这些激素变化的生理影响尚不清楚,但甲状腺激素T3和压力激素皮质醇的一些变化确实与之前的研究结果一致。

例如,人们发现甲状腺激素在冬季达到峰值,这与生热(thermogeneration)有关。人们发现,皮质醇的季节性在二月份达到峰值,这也与过去对南北半球的研究相符。

需要在世界各地进行更多类似规模的研究,以进一步验证结果。但研究结果表明,我们和其他哺乳动物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如果我们的荷尔蒙真的随着季节起伏,哪怕只有一点点,这对我们的健康可能很重要。

这项研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