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4大城市群发力数字经济,四川能否担起“支点”?

城市进化论

作者|杨弃非  来源|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

1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20年被认为是下一个10年中国数字化之路的关键转折点。

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对于各省市而言,新一轮“竞速赛”也拉开帷幕。

眼下,距离《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四川)建设工作方案》发布尚不足一个月,“数字经济”再度成为四川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的“关键词”。

与此前相比,更细化的内容得以披露。

“培育5个左右数字经济发展先导示范区”、“10个左右数字经济产业示范园区”,“大干快上”的“速度感”十足;

智慧医疗、智慧康养、智慧交通、智慧文旅、智能空管、普惠金融、网络视听等“数字应用场景”的提出,则为四川数字经济展开了更具体的想象空间。

高规格布局数字经济的不止四川。

特别是在获批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实验区的6个省市,即河北、浙江、福建、广东、重庆与四川,数字经济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被赋予较重要的地位,将成为2021年乃至下一个五年的重点发展领域。

这当中,除福建外的5个省市均来自4大城市群。此前有一种比喻是,若将位于东部的三个城市群连线看作一把弓,那么,成渝将是激弦发矢的支点。以数字经济发力,唤起四川的新一轮发展,将为中国经济积蓄出更大的爆发力。

升级

1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从各省市对新一年的布局,可以窥见在这场“较量”中不同的特色与“打法”。

新基建仍是加速发力的领域,5G、大数据、区块链、工业互联网等的建设在不同程度上被六省市提及。

重庆、四川两地提到将数字经济提升至全产业链发展的高度,其中,制造业优势明显的重庆提出将构建“芯屏器核网”全产业链,集聚“云联数算用”全要素群,在六个省市中对新基建规划较为全面、具体。

此外,各地也在尝试一些新的突破。比如福建提到,将积极布局量子信息等未来产业,而四川则提到将探索“建立6G通信试验场”。

对于新基建的发展,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朱岩曾预测称,在数字经济的新一轮发展浪潮下,创新基础设施将会继续成为政府直接投资的重点,新基建将会进一步发展。而经历前一阶段的积累,投资和运营模式将是新基建成败的关键。

应用确为6省份投入更多精力的方面,均提出将通过推进“两化融合”,推动数字经济乃至整个地区产业经济的进一步升级。

“工业互联网”出现在除河北外5个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而其重点不约而同指向培育工业APP和工业平台。

福建明确“将推动5000家企业上云商平台,培育壮大一批工业互联网示范平台和应用标杆企业”,而广东则关注“工业制造技术和工艺软件化、数字化”,以“促进工业软件升级”。

有共同发力,更有各省市各有侧重、各显其能。

从布局的载体来看,有广东的“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试验区”,重庆的“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枢纽节点、国际数据港、西部数据交易中心”,浙江的“联合国全球地理信息中心”以及四川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全国数字农业试点”等。

而在“数字应用第一省”的目标下,福建将一口气推进包括“超算中心二期、省区块链主干网、数字福建产业园、福州区块链经济综合试验区、泉州芯谷、厦门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等载体的建设。

值得一提的是,四川、重庆两地均强调“场景”的构建。重庆在塑造“住业游乐购”全场景集、建设智慧名城重点应用场景的目标下,将有望进一步提升数字经济的应用范围和水平。

“试验”

3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认为,在生产要素革新之背景下,要秉持新思路、运用新技术、实施新机制,打造全新的数字城市与智慧城市生态。

伴随数字经济为城市发展带来新动能,进一步优化数据流动分享机制也是促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升的关键之举。

换句话说,“旧瓶装新酒”的治理方式难以为继,各地想要突破自身发展限制,争取各类“试验区”“示范区”落户、抢夺先行先试的先机,在某种程度上将成为一种“常态”。

比较6省市的新一年布局,四川在开展“试验”上格外亮眼。

在有关“数字经济”的规划中,先后出现了包括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国家工业互联网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全国数字农业试点、6G通信试验场等5项“试验”项目。

而对于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建设,四川还进一步提出,将“培育5个左右数字经济发展先导示范区和10个左右数字经济产业示范园区”。

先导示范区,意味着对全省乃至更大区域内具有一定程度的带动力和示范效应。

比如,此前,北京在相关规划中就曾提及,“到2022年,北京市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将持续提高,数字经济增加值占地区GDP比重达到55%,打造成为全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先导区和示范区”。

由此角度来看,要实现该目标,首先需要有相应的发展基础。

数据显示,过去五年,四川的创新动能集中释放,高新技术企业超过8000家,科技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60%。除了成都之外,在四川的绵阳、宜宾和德阳等城市,云集着众多传统工业企业,这些企业无论是推进“+互联网”,还是“互联网+”,都能从增长模式层面推进转型升级。

到目前为止,包括泸州、乐山等四川城市已率先提出,将加快建设四川省数字经济发展先导示范区。

此外,四川也表示将“建立完善数字经济统计评价体系”,以期从制度保障层面推进“试验”。

此前,国家发改委曾指出,在建设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时,一是要充分发挥各试验区建设的主体作用,建立健全统筹协调和工作推进机制,建设工作方案、细化完善任务清单、成果清单和分年度目标;二是要加大政策协同和支持力度;三是要构建综合创新实验载体,强化政府引导、促进产业融合、推动多元共治。

格局

3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四川为何被赋予如此重要的任务?

从全国范围来看,除福建外的5个省市均来自4大城市群。作为全国经济发展的核心引擎,4大城市群的发展水平将决定未来全国的发展水平。而在进一步挖掘内需、推进经济转型升级上,数字经济有着十分明显的作用。

不仅如此,根据《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双城经济圈的定位从“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进一步升格为“打造带动全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新的动力源”。

在外界看来,“带动全国”意味着川渝两省需要进一步站在更高更长远的角度来规划发展,寻找下一个发展优势所在。

这也是四川发展的当务之急。

四川一直都是西南区域甚至整个“大西部”的经济大省,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在很多方面都承担着“战略纵深”的角色定位,这让四川的经济科技发展拥有雄厚的基础,但跟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以及开放较早的沿海省份相比,在新兴产业方面还具有一定的差距。

如今,随着“一带一路”的扎实推进,四川以前的“内陆”角色发生了显著变化,一跃成为了对接全球的枢纽要地,消除了地理位置的局限。

基于四川经济大省的本底优势,数字经济通过赋能效应,推动产业变革,将使四川实现向经济强省的转变,并拥有后来居上、和其他经济强省并驾齐驱的可能。

在四川政府工作报告中,将“加速促进经济社会各领域数字化转型,打造数字经济新增长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对“重要增长极和新动力源”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具体阐释。

从全国的格局上看,数字经济将是补齐四川短板的重要抓手;从四川省内的格局看,情况也与之类似。

今年,位居四川省GDP第二位的绵阳最终突破3000亿大关,但与成都的差距却进一步拉大,区域发展不均衡的矛盾仍然突出。数字经济通过赋能产业链的形式优化资源分布和要素配置,这能让上下游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并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认为,全球将进入“人-数-物”的“三元世界”,全球城市将经历新一轮洗礼。在机遇和挑战面前,四川能否凭数字经济出奇制胜,将影响整个区域经济发展格局。(张禾馥对此文亦有贡献)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杨弃非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