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六看平安好医生:连亏六年,管理层震荡,市值为何突破千亿?

节点财经

2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者|港股频道   来源|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

又逢一年财报季,几家欢喜几家忧,资本市场则根据不同的表现打出高低不齐的分数。

2月2日起,平安集团抢在春节到来之际,向市场陆续亮出了旗下各子公司的成绩单。

中国平安、上海家华、平安银行均实现盈利,股价顺势拉升,唯有平安好医生(01833.HK)难逃亏损“紧箍咒”,以连续6年不赚钱的囧态尴尬面世,股价于2月5日盘中一度大跌超7%。

透过营收、利润、费用、行业空间等多项数据,我们来全面拆解平安好医生交出的这份财报。

 / 01 /

看盈利情况:

连续六年亏损

2020年“开局难”,几乎各行各业都受到一定程度冲击,但对互联网医疗来说,却是个例外。

疫情引发人们对健康史无前例的重视,而出行限制又让人们不得不求助线上医疗。

在此背景下,2020年平安好医生营业收入同比大增35.5%,达到68.66亿元。

对此,其董事长方蔚豪在业绩发布会现场上并不讳言,说道:“2020年的公共卫生事件促进了人们在线诊疗和线上购药的习惯,持续利好以平安好医生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企业。”

拉长时间轴来看,自有公开财务数据的2015年起,平安好医生的营收一直保持向上趋势,从2.79亿元增长至68.66亿元,CAGR为70.5%。

但不可否认的是,公司营收增速在快速放缓。2016年、2017年,平安好医生的营收增速曾高达115.83%、210.56%,2018年骤降至78.68%。

然而,在收入大增的同时,平安好医生的利润仍旧“掉链子”。

2020年净亏损9.48亿元,较2019年进一步扩大29.25%,若剔除汇率波动和员工期权影响,经调整净亏损为5.16亿元,较2019年减亏25.8%。

翻阅财报,这已是平安好医生第六个亏损年头了,合计亏损金额近47亿元。

2

数据来源:平安好医生财报、东方财富choice

盈利指标上,2020年平安好医生毛利率为27.15%,较上年提升4.02个百分点,但和过往40%左右的水平相比,整体呈下滑状。

对于持续亏损问题,平安好医生坦言,2019年以来,在疫情影响和政策利好推动下,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新阶段,公司希望顺势抓住机会进行战略升级、加大投入,打造未来中国规模最大、竞争力最强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这样的形势下,加大投入对于整体盈亏平衡点的到来会有一定推迟。

言下之意,短期内平安好医生或不会看见盈利的希望。中泰国际证券预计,未来 2-3 年仍将平安好医生重要投入期,预期将继续亏损。

 / 02 /

看收入结构:

核心业务增速显著

依赖平安集团“投喂”

平安好医生经营自建的一站式医疗健康平台(包括移动应用程序及WAP网站),以为用户提供快速问诊、在线开药、闪电购药等在线医疗服务为主营业务,按照模式不同划分为在线医疗、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健康管理和互动四部分。

2020年,受益于互联网医疗对线下传统医疗服务的渗透速度加快,公司主要运营数据均有所拔高。

截至2020年末,公司注册用户数达到372.8百万,较2019年末增长18.3%;日均咨询量达到90.3万,同比增长23.9%。

活跃用户及付费用户方面,2020年12月,平安好医生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72.6百万,同比增长8.5%,12月付费用户数达到四百万,同比增长34.1%;2020年公司的平均付费用户转化率达到4.9%,同比增加0.9个百分点,其中,医疗付费用户占比同比提升6.4个百分点至35.1%。

3

图片来源:平安好医生财报

医院及医疗团队建设方面,截至2020年末,公司医疗健康网络覆盖160多家医美机构、430家中医诊所、近2300家体检中心、近1800家牙科诊所、超2000家线下健康管理商家、超5万家诊所及15.1万家药店;拥有自有医疗团队2247人,较2019年底增加838人,外部签约医生21116人,较2019年底的5381人增加15735人。

在上述向好数据的铺垫下,2020年平安好医生各业务板块亦表现得可圈可点。

其中,核心业务在线医疗录得营收15.65亿元,同比猛增82.4%,占总收入的比重从2019年的16.9%上升到22.8%;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健康管理和互动营收分别为13.83亿元、37.14亿元和2.04亿元,对应同比增速为24.3%、28%、5.7%。

3

数据来源:平安好医生财报

从用户及收入来源渠道看,平安集团仍是公司最大的“金主”,这也是平安好医生一直被外界所诟病的地方。

截至2020年底,平安好医生注册用户中有49.3%的用户来自“平安集团插件”。

体现在收入上则更加客观:在线医疗业务的15.66亿元营收中,有5.8亿元的销售额来自于“依托平安集团综合金融的企业客户网络”中的企业客户,占到在线医疗业务营收的近四成。

 / 03 /

看期间费用:

汇兑损失增加导致亏损

收入尚可,净亏损却未能收窄,是否因期间费用“作妖”?

2020年,由于佣金及销售费用增加,平安好医生销售及营销支出达15.87亿元,较2019年的12.07亿元增加了31.5%。

管理费用10.17亿元,较2019年10.75亿元下降5.4%,同时管理费用占总收入比例从2019年的21.2%下降6.4个百分点至2020年的14.8%。这部分费用主要涉及到管理层的薪酬开支,外界猜测或许和2020年平安好医生高管团队调整有关;另外,公司的财务费用大降54.63%至599.3万元。

从上述数据可以发现,平安好医生的销售费用增速低于营收增速,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下降,期间费用表现的相对克制,并非净亏损扩大的由头。

其财报中揭示,亏损增加主要系人民币大幅升值导致外币资产产生的汇兑损失增加,以及海外合营公司因规模增长导致的亏损增加。

诚然,2020年底,平安好医生账面上有总价值60亿元人民币的美元和港币现金等价物。过去一年,人民币大幅升值,平安好医生为此承担了3.68亿元的汇兑亏损,而上年为汇兑收益为4.01亿元。

 / 04 /

看团队:

管理层震荡连连

过去一年,平安好医生管理层团队经历了一连串巨震。

2020年5月,平安好医生在港交所发布补充公告称,由于CEO王涛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经董事会决定,自2020年5月15日起免去王涛董事会主席等职务。

另据财新报道,一同被免职的还有董秘、首席运营官(COO)、首席产品官(CPO)、首席技术官(CTO)等多位管理层人员。

据悉,王涛曾担任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副总裁,是马云早期“五虎将”之一。2013年,王涛受马明哲之邀加入平安集团,于2014年8月创立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平安好医生在中国的经营实体)并出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后带领平安好医生在2018年5月成功赴港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早于2019年底开始,平安好医生高管团队便不停生变。

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间,公司非执行董事李源祥、罗肇华、窦文伟、王文君先后宣布离职。

而在王涛退出后,平安好医生上市初的董事会名录中仅余姚波和蔡方方两名老成员,王涛的职位则由平安系旧部将方蔚豪接任。

对于频繁的人事变动,彼时,平安好医生对外表示,“根据现有公司治理、经营管理决策机制,个别管理层的变动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和管理。”

但资本市场还是反映出了必要的担忧,公司股价在2020年5月18日盘中一度跌超10个点以上,5月19日继续跟跌。

 / 05 /

看股价表现:

估值是否偏高?

2018年5月,成立仅三年,头顶全球AI医疗科技第一股的桂冠,平安好医生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挂牌,发行价为54.80港元。

虽然名声在外,但此后平安好医生的股价表现却并不如意,一路下跌,至2019年1月创历史最低23.6港元/股,市值较上市之初缩水一半不止。

2020年起,新冠疫情催化线上诊疗快速发展,平安好医生用户数据得到爆发式增长。公开市场资料显示,2020年一季度,平安好医生全域流量达到6700万,同比大增22%,其用户粘性稳居行业第一,超越同类APP如春雨医生、微医、好大夫在线、丁香园等。

政策层面,2019年国家医保局形成了“互联网+”医疗服务收费和支付政策初稿,意味着要大力发展在线诊疗、互联网医院等线上医疗业务,2020年恰好处于政策落地期。

多重利好因素传导至资本市场,平安好医生的股价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公司市值在2020年4月15日首次突破千亿港元大关后,接着又于8月3日以135港元/股将市值“大跃进”到了1500亿港元。

截止2021年2月8日收盘,平安好医生股价105.2港元/股,同比涨幅超50%,市销率超14,市值为1206亿港元(约合1003亿人民币)。

3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相对于亏损的业绩来说,目前平安好医生的估值并不低。

和竞争对手相比,京东健康2020上半年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盈利为3.7亿元,按年升46%;阿里健康净利润由上年同期亏损110.2万元增至盈利2.83亿元,业务由投资期向收成期迈进。

唯有平安好医生尚无盈利征兆出现,且营收体量与京东健康及阿里健康相差甚大。

而随着疫情结束,经济、生活恢复正常,当初暴涨的流量有多少能留存和沉淀下来,又有多少能转化成收入?这才是平安好医生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也是其股价面临的考验。

 / 06 /

看赛道:

拥挤不堪

同质化严重

互联网医疗无疑是近年来景气度较高的赛道之一。

据大数据分析公司Analysys易观对外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年度报告》,2019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为1336.88亿元,较2018年环比增长35.6%。2020年受疫情影响,市场规模将达2000亿,同比增长46.7%,为2015年以来最高增速。

另一边,疫情驱动产业新变局,国家在去年9月引发《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要积极发展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大力推进分时段预约诊疗、互联网诊疗、电子处方流转、药品网络销售等服务,对互联网医疗鼓励和呵护的态度可见一斑。

“风口”之下,伺机而动者不在少数。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注册量为1.9万家,同比上升62%,二季度注册量达到4.4万家,环比上升了134%。

综合计算,2020年上半年共新增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6.3万家,这一数据比2019年同期增长153%。

加上早期布局的微医、丁香园等专业互联网医疗平台,腾讯、百度、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跨界进入,以及来自不同细分领域的香雪制药、商赢集团、东软熙康等,赛道早已拥挤不堪,竞争高度白热化。

同时,这又是一个严重同质化的行业,几乎各家均以24小时服务,医+药的在线服务闭环为“噱头”,靠烧钱获取更多流量。

如何做到差异化,如何在流量和盈利之间拿捏好平衡点,如何破解用户转化难题,将是平安好医生也是整个行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回到股价,短期来看,有赖于政策红利,平安好医生的股价或有望继续在高位维持一段时间;长期来看,其股价上涨的动力还要跳脱“流量模式”落到业绩上,扭亏转盈,或才有机会站稳百元上方,并向上生长。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作者:港股频道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