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伤寒玛丽:一百年前,让人类首次意识到存在“无症状感染者”

科学有故事

作者|地高辛  来源|科学有故事(ID:kexueyougushi)

引子

1915 年 2 月[1],纽约的天气非常寒冷,公共卫生专家乔治·索伯(George A. Soper)[2]正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读着欧洲战局的报道。此时,电话突然响了,听筒里传来了一个急切的声音:“先生,我是斯隆妇女医院(Sloane Hospital for Women),我们这里很可能出现了伤寒!”听到伤寒这个词,索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放下电话,他立即赶往医院。

1

图:乔治·索伯(1870-1948)

在斯隆妇女医院,20 多人被确诊为伤寒,医院怀疑一个叫玛丽·布朗的厨师很可能是传染源,因为病人都吃过她做的点心。听到玛丽这个名字,索伯吃了一惊:“不会这么巧吧?居然也叫玛丽。”

他接着询问道:“她现在人在哪儿?”

医院的人答:“已经走了。”

索伯追问:“她长什么样?”

医院的人答:“五英尺六英寸(1.68m)高,金发碧眼,很健壮。”

有人找出了玛丽·布朗工作中的单据和一封信递给索伯。索伯一看到这位自称玛丽·布朗的人写的字,立即惊叫了起来:“她不是玛丽·布朗,她是玛丽·马龙,那个恐怖的,失踪很久的伤寒玛丽。[3]该死的,马上报警!快,一秒钟都不能耽搁。必须要找到她,要不纽约可就要出大麻烦了,会死很多人!”

伤寒玛丽(Typhoid  Mary)是谁?为什么她能引起如此恐慌?让我从伤寒给你讲起。

恐怖的伤寒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伤寒是一种通过被污染的水和食物传播的肠道传染病,传染方式与霍乱相似。人类历史上,它也是一种臭名昭著的传染病,可人类真正了解它,却始于 19 世纪。说到这,一定有同学会问:我国的张仲景不是早就写过《伤寒杂病论》吗?这里我要解释一下,本文叙述的是现代医学概念下的传染病“伤寒”,和我国古代医学中说的伤寒是两个概念。

中医的伤寒是一种泛指,是一大类症状的总称。而本文说的伤寒是一种由微生物引起的特定传染病。得了这种病,一开始会觉得乏力、食欲减退,体温逐渐升高到 39-40℃,接着会出现肝脾肿大、皮肤玫瑰疹、腹部胀痛、便秘或腹泻的症状,常伴有精神恍惚、呆滞或心跳缓慢等,严重的会出现肠出血、肠穿孔、中毒性肝炎、中毒性心肌炎等[4]。许多病人的死亡都由这些症状引发,死亡时也是痛苦万分。伤寒的死亡率一般在 8-15%[5],有些地区可达 57%。伤寒的死亡率之高,甚至对军队作战都造成了影响。美国南北战争时(1861-1865),北军因作战死亡的人数是 9 万多,可死于伤寒和痢疾的人数就达到了 8 万多[6]。伤寒不仅死亡率高,而且经常流行。1869 -1875 年间,英国每年有 8500-8900 人死于伤寒,就连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也是在伤寒的折磨下痛苦而亡[7]。

3

图: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

伤寒(Typhoid Fever)与人类的第一次“接触”可能始于公元前 430 年的古希腊。当时,正值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战事对雅典不利。为了躲避斯巴达军队,雅典城周围几万户农民迁入了城内。一时间,城市变得异常拥挤,人畜混居,污水横流,卫生条件极差,瘟疫就这样爆发了。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描述了地狱般的场景:新来者像苍蝇一样死亡,垂死者的身体互相堆积,传统葬礼被取消了。尸体被叠在一起焚烧,患者们发着高烧。鸟类和动物也被感染死亡……这就是著名的“雅典瘟疫”。

3

图:米歇尔·斯威特斯:雅典大瘟疫

据估计,这场瘟疫夺走了 1/3 雅典人的生命。可这场瘟疫到底是哪种传染病,历来说法不一,后世的学者们罗列了天花、鼠疫、霍乱等十多种传染病,可又觉得哪种都不像[8] [9]。直到 2006 年,希腊的几位科学家在那场大瘟疫的万葬坑里找到一个 11 岁少女的尸骨。他们给这位少女取名桃金娘(Myrtis)。桃金娘的头骨保存完好。科学家们对她的牙齿进行了检测,发现了伤寒杆菌的DNA 序列[10]。其实,这样的证据还是难以说明当年的雅典瘟疫就是伤寒,可至少说明在 2400 多年前伤寒就和人类有过接触。可在之后很长的时间,人类对疾病的认识有限,没办法准确识别,只能把伤寒和其他传染病一起笼统地称作“瘟疫”。

3

图:桃金娘复原相

直到 1829 年,法国医生皮埃尔·布雷顿诺(Pierre Bretonneau)首先命名了伤寒。如果了解我的《致命传染病》系列,对布雷顿诺这个名字一定觉得耳熟,没错,他也是命名“白喉”的医生。他还认为,伤寒是通过一些“疾病种子(morbid seeds)”在人群中传播[11]。到 19 世纪中后叶,人们才把伤寒和斑疹伤寒区分开,知道这是两种病。当时,伤寒让人们伤透了脑筋,医生们也在想方设法地解决它。这副重担,被流行病学的先驱威廉·巴德挑了起来。

3

图:皮埃尔·布雷顿诺(1778-1862)

水?水!水。

威廉·巴德(William Budd)1811 年出生在英国德文郡的一个医学之家。他的父亲是医生,兄弟十人里也有七个成了医生。巴德早年在法国学习医学,后来在爱丁堡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当时,人们对伤寒的病因还没有正确的认识。有人认为伤寒病人的排泄物中含有毒素,有人认为伤寒通过某种媒介传播,还有人认为伤寒由营养不良、房屋肮脏等原因引起[12]。巴德想要搞清楚这种疾病。他对研究的专注达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程度。即使在炎热的8月,他也会把肠道溃烂、死亡三天的猪搬到家中解剖。1847 年,巴德在里士满台(Richmond Terrace)发现了一名伤寒患者。与一般医生不同的是,巴德开始了对周围地区的走访调查。巴德发现,这个地区一共住了 34 户人家,其中 13 户都有人发热,另外 21 户却没有。巴德敏锐地注意到,发热的这 13 户用的是同一口水井,而没有发热的 21 户用的是另一口水井[13]。这是不是意味着,伤寒的发病与水有关呢?

3

图:威廉·巴德(1811 – 1880)

1853 年,威尔士的小镇考布里奇,连续几晚都有人在镇上的旅馆举行派对。可没想,乐极生悲,伤寒爆发了。这次疫情一共有 8 人死亡。于是巴德再次开始了他的调查。他一次又一次地找镇上的居民访谈,了解疫情的细节,终于被他找到了线索:这 8 名死者都在派对上喝过同一种饮料——柠檬水。可柠檬水又是怎么引起伤寒的呢?巴德继续追踪,原来柠檬水是用井水做的,而这口井的附近,就是旅馆的化粪池。化粪池附近的井水会引起伤寒吗?巴德带着这个问题继续调查,终于发现,就在派对前不久,一位伤寒患者在那个旅馆住宿过。这么说,伤寒患者的粪便污染了化粪池,而这口井离化粪池太近,也被污染,所以喝了井水的人就会得病,那是不是说,伤寒可以通过被污染的水传染呢?

1866 年,巴德又开始调查一所农舍的伤寒疫情。很快,那所农舍附近的居民也患上了伤寒。这次巴德发现,后来患病的居民和最先发病的农舍都在同一条河里取水排水,而且后来发病的人都住在最早发病的那户农舍的下游。这下,证据链完整了。结合他其他的研究,巴德得出了结论:伤寒病人排出的粪便污染了河水,健康人饮用了被污染的河水,就得了伤寒。伤寒是通过粪-口传播的!于是巴德提出了隔离病人,用漂白剂消毒粪便和水,或是把水煮沸后使用等方法来遏制伤寒的传播[14]。1873 年,他里程碑式的著作发表,书名就叫《伤寒》。

威廉·巴德在传染病领域取得的成绩是非常了不起的。他在没有细菌学介入的情况下,证明了伤寒、霍乱等疾病都具有传染性,还提出了这些病的传播途径和预防方法。直到 1880 年,卡尔·约瑟夫·埃伯斯(Karl Joseph Eberth)才发现了伤寒的病原体——伤寒杆菌,这是一种革兰氏阴性菌,属于沙门氏菌属,在显微镜下,它们就像是一个个短粗的小棒子。它们有鞭毛,可以在水中游动。

3

图:伤寒杆菌

伤寒病人从潜伏期开始就能从粪便中排出伤寒杆菌,成为伤寒的传染源,这也就是伤寒通过粪-口传播的原因。伤寒杆菌的抵抗力还是比较强的,耐低温,在水里能活 2-3 周,在粪便里可以活 1-2 个月。但它们对化学消毒剂敏感,把水煮沸也能杀死它们,或者加热到 60℃,15 分钟后它们也会被杀死。所以,巴氏消毒法是可以杀死伤寒杆菌的。为了对抗伤寒和霍乱这些传染病,19 世纪末世界主要工业国逐渐开始修建卫生设施,改善供水和排水设施[15],后来又使用氯来消毒生活用水,于是伤寒、霍乱等传染病减少了,特别是在一些条件较好的富人区。1896 年,英国细菌学家阿尔姆罗思·莱特(Almroth Wright)发明了伤寒疫苗,人们终于收获了对付伤寒的重要武器。那时人们觉得只要按照这类方法,做好消毒,隔离病人,自然可以避免伤寒的传染。可谁也没想到,伤寒突然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卷土重来,而且是发生在卫生条件很好的美国富人区。20 世纪初美国发生的那一次“无头奇案”,刷新了人们对传染病的认知。

3

图:阿尔姆罗思·莱特

最危险的厨娘

纽约长岛,濒临大西洋,风光秀丽,景色宜人,有迷人的沙滩和湖泊,是美国富豪们理想的度假区,特别是长岛的牡蛎湾,连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都喜欢去那里消暑。1906 年 8 月,银行家沃伦带着家人和仆人到牡蛎湾度假。可谁都没想到,就在这样一个设施齐备、卫生整洁的豪宅里,伤寒突然爆发了。先是小女孩玛格丽特突然发病,紧接着,玛格丽特的母亲、女佣、姐姐和家中的园丁也纷纷发病,豪宅的 11 人中,有 6 人感染了伤寒。

纽约卫生局立刻介入。他们首先化验了豪宅的用水,没有问题,于是他们又怀疑当地的贝类被污染了,可检验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发现,最后他们化验了这里的牛奶,还是没有任何结果,那伤寒究竟是哪里来的呢?

一直到那年冬天,还是什么都没查出来。于是公共卫生专家乔治·索伯(George A.Soper)博士接手,继续追查。索伯把所有的调查报告都仔细看了一遍,觉得之前的检查做得很严谨,没有任何问题。可伤寒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发生,为了寻找突破口,他开始和沃伦家的每个人谈话。就在他核查豪宅人数时,他发现了一个细节:沃伦家的厨娘玛丽·马龙(Mary Mallon)在前不久辞职了。

玛丽是 8 月 4 日到沃伦家上班的,而沃伦一家人的发病时间在 8 月 27 日- 9 月 3 日之间,符合伤寒的潜伏期!于是索伯医生继续询问玛丽到底制作了哪些食物,如果食物能烧熟,也不容易传染伤寒。终于索伯得知:事发前不久,玛丽曾经做过一份非常诱人的甜点——鲜桃冰淇淋。冰淇淋和新鲜的桃子都是不可能加热的,厨娘玛丽在制作的过程中也很可能没有洗手。想到这一点,索伯立即沿着这条线索继续追查[3]。他找到职业介绍所询问有关玛丽·马龙的情况,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玛丽·马龙是一个来自爱尔兰的移民,她曾在八个家庭中工作过,而这八户人家里有六户出现了伤寒病人。可是,令索伯感到万分奇怪的是,玛丽自己却一直身体健康,从来没有感染伤寒的记录。难道说,没有得病的人也会传播伤寒吗?这事对于当时的医学家来说,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1907 年 3 月,索伯终于找到了玛丽,当时玛丽正在纽约公园大道的一户人家工作。果然,当索伯找到这里时,发现这户人家也出现了伤寒。索伯向玛丽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希望玛丽能配合做一些检查,可没想到遭到了玛丽的严词拒绝,玛丽甚至用餐叉刺向索伯的脑袋,还好索伯逃得快才没受伤。

1

图:玛丽的病史

如今,新冠疫情让我们很熟悉“无症状感染者”或者是“健康带菌者”这一类名词,可在当时,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玛丽坚持自己是健康的,不肯配合。索伯马上向卫生局报告了这件事。卫生局和索伯商量后,觉得派个女医生去做工作可能会好一点,于是就让温文尔雅的约瑟芬·贝克医生去说服玛丽,可玛丽还是拒绝。于是,第二天,贝克在 3 名警察的协助下,经过了 5 个小时的搜索,把玛丽抓了回来,一路上玛丽都在谩骂和反抗。到了医院后,检查发现,玛丽的粪便中果然有大量的伤寒杆菌。也就是说,玛丽虽然感染了伤寒杆菌,可她却没有发病,她的身体和伤寒杆菌和平相处,却又不停地把细菌排出体外,玛丽是一个具有传播能力的“健康带菌者”。

2

图:约瑟芬·贝克

索伯向玛丽解释说:“你在上厕所的时候,身体里的细菌就会沾到手上,如果你没有认真洗手,这些细菌又会沾到你碰过的食物上。如果这些食物没有烧熟,或者烧熟之后你的手又碰了它们,别人吃了就会感染伤寒。”可玛丽怎么也不肯相信这种说法。没多久,玛丽就被转移到北兄弟岛隔离[3]。这件事情被媒体报道后,“伤寒玛丽”这个绰号也就传开了[16]。因为媒体的渲染,玛丽·马龙在美国民众的心中是一个面部带着阴影,把人头骨作为食材的可怕女人[17]。

3

二年后的 1909 年,玛丽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释放自己,法院没有支持她。又过了一年,玛丽向卫生局许诺不再干厨师这行了,卫生局也就解除了对玛丽的隔离,但要求玛丽定期和卫生局联系,报告她的情况。

可没多久,玛丽就从卫生局的视野中消失了[18]。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五年后的 1915 年,纽约的斯隆妇女医院突然爆发伤寒,20 多名医生、护士、护工被感染。于是医院请来了 5 年前和玛丽·马龙打过交道的索伯来处理,索伯听了人们的描述、核对了笔迹,马上就明白这位所谓的“玛丽·布朗”其实就是 5 年前的玛丽·马龙。

纽约的警察冒着严寒一路追踪,从纽约追到新泽西,从新泽西又追到缅因州,然后从缅因州又追回到曼哈顿,最后终于在长岛找到了她。当时玛丽正端着一碗新做的果冻给朋友,警察破门而入,给玛丽带上了手铐和脚镣[19]。不过,这次玛丽没有反抗,平静地跟着警察走了。

玛丽明知自己得病却违背诺言造成了他人的不幸,这是需要被谴责的,她被再次送到北兄弟岛隔离。直到 1938 年 69 岁去世,玛丽再也没有离开过北兄弟岛,她被隔离了 26 年。对于玛丽个人来说,这是她的不幸。但对于当时的纽约人民来说,却是万幸。因为以当时的医疗条件,她很可能会造成伤寒大流行。不过,往深层次去想,得病并不是玛丽的错。从某种角度说,她的后半生最终以自我牺牲的方式(尽管是被迫的)维护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完成了救赎。从玛丽开始,“健康带菌者”这个名词才开始被人熟悉。

3333333333

图:玛丽被隔离期间的住处

今天的伤寒

伤寒曾经是我国几种主要的传染病之一[20]。但在较早的记载中,他往往与其他传染病一起被记述为“瘟疫”。伤寒在我国一度曾叫“肠窒扶斯”[21],民间也叫“倒家亡”。解放前,几乎每年都能看到伤寒的流行,造成大量病人死亡。1941 年,湖南爆发伤寒,仅仅是武冈一个县就造成了 620 人死亡。建国后,随着环境卫生的治理改善,伤寒的发生也逐渐减少。抗生素进入临床后,更是成为了对付伤寒的有力武器,喹诺酮类、头孢类、磺胺类等药物都可以有效治疗伤寒。现在,伤寒在我国已经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不过从全球的情况看,我们依旧要提高警惕。据世卫组织估计,全世界每年有 1100 万 - 2000 万人感染伤寒,其中 12.8 万- 16.1 万人死亡。在缺乏安全饮水和适当卫生设施的人群中,风险更高。去往伤寒流行地区旅行还是有潜在风险的,应当要进行伤寒疫苗接种。

回顾人类和伤寒的斗争史,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玛丽·马龙的故事。可以说,她给人类的伦理提出了一个复杂的难题:

思考

在少数人的利益和多数人的利益冲突时,我们该如何取舍?

假如今天再出现一个伤寒玛丽,在她没有犯任何错的前提下,我们有权利将她隔离一辈子吗?

2020 年出现的新冠疫情,让所有人都了解了“无症状感染者”。实际上,每一位无症状感染者都是“伤寒玛丽”,但后者有时却是一个带有侮辱性的绰号。从今年开始,整个人类社会都将学会如何与无数个“无症状感染者”相处,新的医学伦理会在我们的见证下诞生。尽管我很难准确预测每个国家的国民如何对待无症状感染者,但有一点我敢肯定,我们不会再像第一次面对“伤寒玛丽”时那样恐惧。

3

图:玛丽·马龙的墓

参考文献

https://sites.lsa.umich.edu/rbender/syllabus/george-soper-on-mary-mallon/

https://www.findagrave.com/memorial/110265766/george-albert-soper

Soper,G.A.The Curious Career of Typhoid Mary [J].Bulletin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Medicine,1939 Oct; 15(10): 698–712.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911442/

彭文伟.卫生部规划教材:传染病学(第四版)[M].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05.

洛伊斯·N·玛格那(Lois N. Magner)著,刘学礼译.传染病的文化史[M].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

弗雷德里克·F·卡特赖特著,陈仲舟译. 疾病改变历史[M],第六章,霍乱与卫生改革.华夏出版社,2018-01.

Herman J. Loether, The Social Impacts of Infections Disease in England, 1600-1900, New York:the Edwin Mellen Press, 2000.

John Horgan. The Plague at Athens, 430-427 BCE[N]. Ancient History Encyclopedia.2016.08.24. https://www.ancient.eu/article/939/the-plague-at-athens-430-427-bce/

白春晓.苦难与真相:修昔底德”雅典瘟疫叙事”的修辞技艺[J].历史研究.2012(04):22-35. 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LSYJ201204003.htm

Manolis J. Papagrigorakis,Christos Yapijakis, Philippos N. Synodinos ,Effie Baziotopoulou-Valavani.DNA examination of ancient dental pulp incriminates typhoid fever as a probable cause of the Plague of Athen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06) 10,206-214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201971205001785

维基百科:伤寒词条

毛利霞.19世纪英国伤寒与公共卫生改革研究[J].历史教学, 2020,(8): 52-59. 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JFD&dbname=CJFDLASN2020&filename=LISI202008008&v=U2sTeXGBAjBi68wBu1LoIuJa1fii9Zrxqx9qOM%mmd2FOrfLB2W6GXh8PQ0hNBG1G%mmd2BBQO&uid=WEEvREcwSlJHSldTTEYzVDhUQ05ZSjZyZ2gvSkthelU4WVJ2aHdRanVmcz0=$9A4hF_YAuvQ5obgVAqNKPCYcEjKensW4IQMovwHtwkF4VYPoHbKxJw

Robert Moorhead, MD FRACGP.William Budd and typhoid fever[J]. J R Soc Med. 2002 Nov; 95(11): 561–564.doi: 10.1258/jrsm.95.11.561.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279260/

Britannica. https://www.britannica.com/biography/William-Budd

J.阿尔德伯特著,蔡鸿滨译.欧洲史[M].海南出版社,2000.11

王骏,王昵双.何为"病人":"伤寒玛丽"事件与"健康带菌者"概念的形塑[J].中国科技史杂志,2020, 41(3):416-424  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ChlQZXJpb2RpY2FsQ0hJTmV3UzIwMjAxMjI4Eg96Z2tqc2wyMDIwMDMwMTQaCDZ0MnRzbDdr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959940/figure/F1/

作者注:关于玛丽失联的时间描述不一,有资料说玛丽再半年后即失联,有资料说是在1913年失联,但长时间的失联是事实。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01218233409/http://isbe.net/career/pdf/fcs_guide.pdf

殷环,高东平,林炜炜,杜然然.我国传染病防控工作进展研究[J].医学信息学杂志, 2019, 40(8):1-8. https://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ChlQZXJpb2RpY2FsQ0hJTmV3UzIwMjAxMjI4Eg95eHFiZ3oyMDE5MDgwMDEaCGF2eHVqYWNw

张泰山.民国时期法定传染病病种考析[J].中华医史杂志,2007,37(4):215-217.  https://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ChlQZXJpb2RpY2FsQ0hJTmV3UzIwMjAxMjI4Eg96aHlzenoyMDA3MDQwMDYaCDN4MjI2dW1k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科学有故事(ID:kexueyougushi),作者:地高辛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