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关注室内空气健康:北大联合加州伯克利大学团队发现皮肤碎屑也参与制造室内臭氧

olivia chan

1

有人认为,室内接触臭氧氧化产物是造成室外臭氧浓度与发病率和死亡率之间明显联系的重要原因。根据国际环境空气质量标准(National Ambient Air Quality Standards,NAAQS),人在一个小时内可接受臭氧的极限浓度是260μg/m3。 在320μg/m3臭氧环境中活动1h就会引起咳嗽、呼吸困难及肺功能下降。

室内空气中的臭氧主要来自室外的光化学烟雾。此外,室内的电视机、复印机、激光印刷机、紫外灯等在使用过程中也都能产生臭氧。

我们目前对室内臭氧化学的了解主要来自于在受控条件下对测试表面的研究。在动态变化的室内居住环境中,臭氧化学对空气成分的总体影响知之甚少。

日前,由北京大学与加州伯克利大学合作的研究团队共同探讨了室内臭氧对人体影响的这一课题。研究结果以论文的形式在线发表于PNAS期刊上,题为“Observing ozone chemistry in an occupied residence”( 观察有人居住的住宅中的臭氧化学成分)

室外臭氧向室内迁移时,会引发氧化化学反应,形成挥发性有机产品。在正常居住的住宅中,臭氧化学对室内空气成分的影响还没有被直接量化。研究团队针对加州一栋有两个成年居民的房子里的室内臭氧化学成分进行了研究。

团队利用空间和时间分辨率的臭氧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的测量获得了8个星期的夏季活动。尽管室内臭氧浓度总体较低(平均值为4.3 ppb),室内臭氧衰变常数相对较低(1.3 h-1),但研究发现了多种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它们是实验室研究臭氧与室内表面和人体皮肤脂质相互作用的常见产物。这些VOCs合计占全屋消耗臭氧的分子产量≥12%,虽然6-MHO和4-OPA是皮肤脂质(特别是角鲨烯)的突出的臭氧溶解产物,但臭氧与该屋内两个住户的身体包膜反应不足以解释观察到的产率。

与此相关的是,即使在居住者离开房屋5天后,臭氧驱动的化学反应仍在继续产生6-MHO和4-OPA。这些观察结果提供了证据,证明转移到室内表面的皮肤脂质对所研究房屋的臭氧反应性作出了实质性贡献。也就是说,臭氧不仅与住户身上的皮脂发生反应,而且很大一部分与住户散落在房间各处的皮脂皮屑发生反应。

本次研究结果揭示了体外皮肤脂质对室内臭氧化学的强烈影响,能够从臭氧化学中阐明室内空气污染物,有利于调查室外臭氧浓度与不良健康影响之间的因果关系。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论文链接:

https://doi.org/10.1073/pnas.2018140118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