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你的问题不是没能力,而是没朋友

人神共奋

作者|人神共奋  来源|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

1

《硬球——政治是这样玩的》

前天晚上,居委会大妈上门,问我选民登记在小区还是单位,我随口瞎说了一句在单位,心想,关我屁事,还是继续刷微博,看美国大选吧。

这不是段子,如果你不甘以一个吃瓜群众的角色看美国大选,肯定有不少收获。

比如我今天介绍的这一本讲美国政治的书《硬球——政治是这样玩的》。作者克里斯马修斯曾任卡特总统的演讲撰稿人,人称“当代马基雅弗利”。和那类讲美国民主制度的书完全不同,此书更像是一本美国政客们的“官场生存指南”。

2

大多数的政治游戏通常基于一个简单而重要的原则:“朋友越多越好,敌人越少越好”,作者认为下面这些政界生存法则针对的都是最基本的人性,所以同样适合我们职场中人。

2

一对一的零售,永远比“批发”更能扩大你的支持者

1931年的纽约道奇饭店,这是很多参议员和大法官喜欢去的地方。一天晚上,一位议员的秘书,到公共浴室整整冲了4次澡,第二天早上,又去刷了5次牙。

他当然不是得了强迫症,他只是知道那天,饭店里还有75个和他一样的议员秘书,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认识他们。

3个月后,这位两周前还是中学老师的年轻人,成为“小国会”(一个众议员秘书组成的小团体)的议长,他就是后来的美国第36任总统林登•约翰逊。

3

约翰逊的手法,被称为“零售政治”,一对一地建立关系,面对面地争取同盟,这是所有政客们都要掌握的基本功,即使是在“批发政治”大行其道的网络时代也没有过时。

想一想在职场上,我们是怎么做的呢?能用电子邮件的,绝不去和同事面对面打交道,微信里的表情符号越多,办公室里的笑脸就越少。缺少了一对一的谈话,我们其实是在远离那些最有可能支持我们的人,如果只是在线接触,我们在别人眼里,就永远只是一张毫无感情色彩的名片。

政界有“衣帽间政治”,衣帽间的作用,其实就是为议员们提供一个相互接触、在闲聊中交流信息、讨价还价、结识同盟的场所。

同样,在职场也有“茶水间文化”,这里的“通用货币”是八卦与小道消息,这里通行的是聊天的艺术,这里没有大事,但有你需要影响的人,也有影响他人的最轻松的氛围。

作者刚刚进入政界时,就得到一位老前辈的忠告:“关键不在认识谁,而在于想认识谁”。有谁不认识吗?去认识一下,最简单不过了。

3

想交一个朋友?最好的办法是请他帮一个小忙

一位年轻人正在参选地方议员。有一天,他的邻居走过来,对他说:“我会投你一票,虽然你从未请求过我。”

年轻人有点惊讶,很诚恳地说:“我们已经做了十几年的邻居了,常常一起铲雪、剪草,我还以为根本不必向你开口了呢。”

对方的回答让他终生难忘:“汤姆,有些事情你应该明白,人们喜欢别人请求他。”

美国的选举中,有一种经典的选举策略叫“小额捐款”,通常是几十美元的支票,它最核心的作用不是募集资金,而是通过“求助”来争取广泛的支持——本来我只是认同你的一些政见,但付出了这10美元之后,我和你之间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关系。

我们常常认为,争取他人支持,就要给别人恩惠。实际上,最好的办法是让别人给你恩惠。心理学家认为:当你请求别人帮助时,其实你是在请求别人在你身上下赌注。对你付出的人越多,希望你赢的人也就越多。

我们往往会把“坚持依靠自我”当成实力的象征,把“向别人求助”当成是一件没面子的事,但在职场上,一切靠自己才是致命的心态。

欠别人一个人情,给予慷慨的回报,一来一回,你就多了一个同盟者,事情没你想得那么困难。

4

不要报复背叛你的盟友,而是要专注自己的目标

还记得《纸牌屋》第一季的情节吗?党鞭安德伍德帮助候选人沃克当上总统后,却没有得到事先承诺的国务卿一职,引发了安德伍德之后的一系列报复行动。

这段情节有一个真实的原型。1948年康涅狄格州长竞选中,民主党主席贝利同样帮助候选人鲍尔斯赢得大选,同样也没有得到事先承诺的回报,鲍尔斯把参议员提名给了自己的赞助人。

作为党主席的贝利本可以否决这个提名,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把愤怒和屈辱藏在心里,默默地做工作维护党内团结。

到了4年后的州长竞选,贝利支持了另外一名候选人,同样赢得了大选。因为几次大选出色的辅选政绩,他被肯尼迪任命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

他后来回忆说,本来他把辅选鲍尔斯做为他政治生涯的最后一笔,但正是这次盟友的背叛,让他树立了更高的目标,也改变了他的生活。

同样,职场上的结盟只是一种手段,当你被信任的人抛弃,你的愤怒很可能使你忘记了自己真正的目标,而发起盲目的报复,这才是真正的失败。

理解别人对你的背叛,但不要忘记你遭受的屈辱,只有毫不动摇地推进预先设定的目标,你才能拥有讨回公道的能量。

5

尽量赞美你的对手

1979年11月4日,伊朗学生占领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把60名使馆人员扣作人质,这就是震惊世界的“伊朗人质事件”。这个时间刚好和国内大选重合,那次是共和党的候选人里根对战在任的卡特总统,这50名被劫持的人质就成了选战的焦点。里根非常担心卡特总统会在选举日救回前人质,以提升选情。(是不是似曾相识?同样是《纸牌屋》中的情节)

我们可以想一想,换成我们会怎么做呢?很可能会不停地抨击在任总统做得不好。但这样做很可能导致民众的反感,你又不解决问题,瞎嚷嚷个啥?

所以里根的竞选团队反其道行事,不停地吹捧卡特,并通过媒体放了很大的卫星,说卡特总统已经在实施一个在投票日前一个月救出人质的计划,以至于所有公众都在期望“10月奇迹”的出现。

这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策略:万一人质真的获救,人们都会相信这是一个为竞选而制定的计划,一旦人质没有获救,人们又会认为这是卡特政府无能。不管怎样,都能将人质事件对里根选情的冲击降到最小。

在职场的竞争中,吹捧对手同样是一种“阳谋”的聪明策略。

如果竞争对手在某一个项目上表现出色,你最好的办法不是在领导和群众面前抵毁他,这会让你看上去像个跳梁小丑。相反,你必须承认对手在某一个方面非常优秀,这样做有三个好处。

首先,竞争是十项全能选拔,明确对手在某一个方面的优势,会防止他的成绩光环辐射到其他品质上;

其次,任何一种优势如果过度被赞扬,反而产生反效果:效率高得过了头就是爱表现,团结同事过了头就是拉帮结派。

最后,高过他实际能力的赞美,会给大家设立一个不合情理的期望值,无论成功与否,都能尽量降低对你的影响。

6

赞同对手的原则,再用对手的语言来包装自己的意见

1986年,里根政府打算军事援助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去对付执政的亲苏联政权,但遭到了国会里民主党人的强烈反对,认为政府不应该卷入他国的内战。

起初,里根政府的人严厉谴责了这些民主党人,把他们贴上“苏联担保人”的标签,这反而激起了对手的愤怒,采取更加抵制的态度。

里根毕竟是个老狐狸,他见反对声浪太大,就改变的策略,他首先把他的对手狠狠地夸了一通:“我知道国会成员对于那些滥用武力的反政府武装反感不已,在这一点,我和你们完全一样,美国的武器只能用于那些民主的目标。”

这看上去活像是民主党的主张,难道里根改变了自己的政策吗?民主党反对派们暗自得意,可他们没有注意到,里根赞同的只是一个原则,而非具体行动。

接下去,里根很诚恳地说:“我也知道,国会没有任何成员希望看到尼加拉瓜变成苏联的军事基地。”

讲话发表后,有30个议员转变他们的态度,通过了这项提案。你看,实际上,里根把自己的主张包装进一个大家都认同的原则中,从而操纵了他的批评者。

在职场讨论发生冲突时,我们常常会陷入一种偏执状态,想把反对的声音全部消灭,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不翻身,这反而真的给自己制造了无穷的敌人。

聪明人永远不会纠缠于原则问题,他们只会关注具体的目标。所以,把原则和内容分开,是解决工作争议的最好办法,更聪明的做法,是把自己的主张改头换面,用对方的逻辑、对手的语言重新表达出来,以一个“妥协者”的形象来收获自己的成果。

7

朋友越多越好,敌人越少越好

我常常收到大家的私信,抱怨“办公室政治太无情”,困惑于“职场人际关系太复杂”,这些话的背后,很容易看到这样一幅影像:你划了一个无形的圈,圈里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被划在圈外,漠然脸。

人有很多与生俱来的弱点,比如需要向人求助时拉不下脸,吝啬于赞美他人,容易被敌对情绪激怒,更容易向困难而不是对手妥协……,这些政治家们的游戏规则,都是在解决这些自身不易察觉的问题。

让我再一次重复这句至理名言:朋友越多越好,敌人越少越好。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聚集个人成长的微信公众号: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最新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论
×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