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资本市场新年第一战,一场美国梦的破灭

星海情报局

 作者|老局长 来源|星海情报局(ID:junwu2333)

2021年2月8日,超级碗星期天。一则广告在电视直播里闪现了5秒钟。

这是多年来全美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并逐渐成为美国一个非官方的全国性节日。也是美国单日食品消耗量第二高的日子,仅次于感恩节。(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美国春晚)

这个广告是“散户大战华尔街”的散户大本营,论坛Reddit买给自己的。

1

▲ Reddit超级碗广告,翻译及图源来自微博:谷大白话

他们给自己做了一个绝佳的广告。但事实,其实并不像他们描述得那样美好。站在今天这个节点回看,这其实是个对于散户群体有点悲情的故事。

散户们的带头大哥DFV在2月3日单日亏损1300万美元,之后停止了坚持已经超过1年的持仓情况更新;28岁的Jake McGuirrey在佛罗里达的家中开枪自杀,遗书里写着他买入GME,最终亏损18.7万美元的人生结局。散户里真正落袋为安的知名案例,只剩下了用60美元赚到了3200美元的10岁小男孩。 天平的另一端,纽约一家名为Senvest Management的对冲基金获利超过7亿美元离场;另一家对冲基金Mudrick Capital在散户推高GME和AMC的过程中2亿美金落袋为安,直接将自身基金规模扩大了接近10%(9.8%),成为又一家资本新贵。

但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和这场美国梦一起破灭的,还有全世界资本市场从业者对于美国模式的迷信。散户固然没有获得胜利,但全球金融界,乃至全球的政治界,都在重新反思自己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当然其中也包括A股。 美国国会已经迅速组织起人员对事件过程进行调查,监管政策势必将会因此发生改变,甚至是转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们一直为了资本市场的成熟在学习欧美资本市场的监管制度,这是一场破灭,或许也将是一场重建。

战役中的第一枪

很多人以为故事是从2021年1月开始的,但不是的。

故事真正的开始,要追溯到17个月前的2019年8月。那个时间点,华尔街传奇基金经理迈克尔贝瑞打响了这场“多空战役”中的第一枪,公开推荐了一只在美股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著名垃圾股Gamestop,股票代码:GME。

迈克尔·贝瑞,这是今天的第一个重点人物,把这个名字标红,加粗,牢牢地记住他。他将是你们读懂这场资本游戏的第一个关键节点。

Gamestop是全球最大的电视游戏和娱乐软件零售商,它的主营业务简单来说,其实就是三个字:卖盘的。

当然了,它也不光卖游戏光碟,还卖游戏机,卖杂志,攻略,以及一切跟游戏有关的周边。只不过跟天桥下头的散兵游勇们不大一样,人家有店,而且是很多店,2020年线下就有5000家连锁,覆盖程度之广,你可以理解为游戏界的沙县小吃。

众所周知,互联网普及后,所有消费品都面临着从线下到线上的渠道变革,淘汰了大批线下实体店,国内的大量专卖店和消费品牌就是这样死掉的。

卖游戏产品的GME并不是例外。

相比于炙手可热的Steam和亚马逊,做线下游戏周边专卖的GME更像是上一个时代的遗老,业务十分缺乏想象力,业绩也每况愈下。于是在近年成为了美股市场上著名的做空标的,是大量机构长期关注的做空对象。

我们大致整理了迈克尔贝瑞在2019年8月份推荐这只股票时列举的理由:

1

在局长看来,上面这些理由,大多介于一种“好像有点道理,但又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暧昧状态里,以至于我总觉得贝瑞这套做多逻辑,透露着一丝微妙的,忽悠人的气息。颇有早年电视直播里满嘴跑火车的A股评论员之风,不像是曾经靠做空赚过7亿美元的传奇基金经理的手笔。

其中只有一条,最为值得注意,我们已经在图中标红处理:股票回购。

中国人说“物以稀为贵”,股票也是一样的。市场上发行的股票总数多,价值均摊下来,每股的价格自然就低。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然后把这些股票注销掉,那么股票总数就少了,每股单价自然就会提高。所以如果公司认为自己的股价已经偏低,启动回购是常见做法。

彼时的贝瑞已经买入了 GME 3%的股权,他声称入股后会敦促GME进行股票回购,来对冲市场对GME股价的低估。2019年8月初,GME有1.019亿股流通股;到了2019年12月,GME的流通股已经下降到了6592.23万股,4个月内流通盘规模整体下降了35.3%。

记住这个35.3%,作为多头中第一个开枪的人,迈克尔贝瑞给后来的逼空大战留下了两个影响深远的“遗产”:

第一个,是日后散户们的精神图腾:保险业巨头万通互惠(MassMutual)的前特许金融分析师Keith Patrick Gill。2019年8月29日,Gill在后来的散户主战场Wallstreetbet(意为“华尔街赌场”,后文简称WSB)注册了自己的账号。他就是后来WSB散户们的带头大哥:DeepFxxkingValue。

他在WSB的第一个帖子,内容只有一句话:感谢贝瑞的推荐,让我实现了资产翻倍。

3

而第二个,就是这个35.3%。在逼空战役中,流通盘的大小具有决定性意义,是核心关键词。迈克尔贝瑞正是用这个数字,给这场逼空大战打造了一个你所能想象的,最为梦幻的开局。

披上羊皮的华尔街群狼

市面上已经有各种各样的媒体,甚至是专业机构解释过所谓的“做空机制”,但大多没有足够清晰的重点。局长这里将做空的过程总结为四个字:借——卖——买——还。

首先,想象你的朋友收集了一些具有收藏价值的稀有硬币,这些硬币的市价现在是1000美元/枚。

现在,根据你的判断,你认为这些硬币会在未来贬值。

于是,你叫来你的朋友,把她手里的硬币借了过来,并和她约定了一个归还的期限。然而,你的朋友不太放心,所以你支付了一笔押金,这才让她同意把硬币借给你。

硬币到手之后,你先按照1000美元/枚的市价,把硬币卖掉了。接着硬币开始如你所愿的一路贬值,最终在约定期限之前,贬值到了600美元/枚。此时你又按照这个市价,将硬币买回来,还给你的朋友。

最后,约定到期,她拿回她的硬币;而你赚到了每个硬币400美元的差价,同时还可以慷慨地付给你的朋友一笔利息,于是大家皆大欢喜。

而对于逼空方来说,门道则主要集中于三个关键词:期限;流通盘;保证金制度。

中国有句古话,叫“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所谓“期限”,就是借条上那个还款时间,而你上述所有举动,卖出硬币,买回硬币,交还硬币,都必须在这个期限之内完成。

这就引出了第二个关键词:流通盘。

在实物交易中,“总量固定”和“买卖对应”都属于常识。你想买,首先要有人卖,你才能买得到;你想卖,必须有人买,你才能卖得出去。但放在股票这样的“虚拟”交易里,往往就有很多人忽略这个问题。

不管借的是硬币还是股票,如果有人直接把市面上所有的货都买完了,到了归还期限,你着急买回来还人,他给你坐地起价,最后就是你不买也得买,多贵都得买。

垄断粮食等短缺,叫囤积居奇;垄断流通股,就叫逼空。

19世纪60年代,著名的范德比尔特逼空哈勒姆铁路案例,采用的就是期限+流通盘的思路。这种思路的核心,是要对股票的流通盘实现“垄断”,控制市面上所有的该公司股票,然后等待空头到期,再坐地起价。

但在已经日渐成熟的美国资本市场,垄断流通股本身的平均成本已经远高于170年前,且现代监管体系,严控垄断流通盘坐地起价,操纵市场的行为,这么干有太大的监管风险,因此这种逼空思路,已经逐渐退出了主流。

2021年这一次世纪大战,采取的是流通盘+保证金制度的版本思路,这个思路的核心是尽可能在短时间内集中大量资金做多,推高股价,使得股价高至保证金上限,触发强制平仓线,让空头瞬间爆仓。

在这种思路下,流通盘越小,推高股价所需要的资金量就越低,逼空就越容易;所以我们才说,迈克尔贝瑞留下的那个35.3%,给了这场大战一个梦幻般的开局。

而反过来,当流通盘基本稳定,你能影响越多人一起入局,那你短时间内吸引的资金量就越多,就越能把股价推得越高。于是在这个阶段,决定性的因素,就变成了一个听上去颇有点儿戏的东西:舆论影响力。

2020年7月,GME迎来了第二个关键的著名投资人:Ryan Cohen。

和迈克尔贝瑞只在华尔街享有盛名不同,Ryan在成为投资人之前,首先是一个著名的创业者,25岁就创办了全美最大的线上宠物用品商店Chewy。6年后,Chewy卖出33.5亿美元天价,Ryan一夜财务自由,然后带着这些钱一头扎进了投资圈,成为了苹果最大的个人股东,还创办了自己的风险基金RC Ventures。

Ryan Cohen不只是资本圈的红人,他的影响力可以覆盖整个互联网圈,乃至泛商业圈,是整个战役中第一个跳出了投资专业领域,在大众领域具有超强号召力的IP。

这事类比到中国,大概就相当于黄峥卖了拼多多之后,成了腾讯最大的个人股东,几年后偷摸地投资了一个著名垃圾股,想不招人注意都很难。

关注,也就意味着大量的资金涌入。

Ryan入局之后,散户的带头大哥DFV也迅速大幅加仓,GME股价从徘徊在4-5美元,逐渐升至10-20美元。GME的热度开始持续攀升,从散户到机构,研究这家公司的人越来越多,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有人公开发布了GME空头头寸高达136%-140%的问题。

2021年1月11日,Ryan宣布旗下基金拿到了GME的三席董事会席位,正式带着他的兄弟伙,入驻了GME董事会。1月13日,GME股价暴涨57.39%,故事正式进入了高潮。

而进一步扩大事件影响力的接力棒,随后交到了两个人的手里:华尔街超级新星,Social Capital创始人查马特·帕里哈皮蒂亚;以及世界首富,马斯克。

全世界媒体们都很喜欢讲逆袭的故事,这一次也不例外地一个个打着“燃”,“炸”,“热血”的旗帜,将事件包装成一场散户暴打华尔街的大戏。然而回头捋一捋,你会发现,整场战役从2019年8月,到2021年1月27日,起承转合,开端,铺垫,直到1月27日正式吹响“总攻”号角的高潮……

迈克尔贝瑞,DFV,Ryan Cohen,查马特,马斯克……左右战局的,其实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散户。

散户在这场战役中依然只是最普通的士兵,他们和以往的每一次战役一样,都只是大浪潮中的小浪花而已,可以摧城拔寨,但却只是朝着既定的方向前行,无法左右自己奔赴的未来。

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依旧是披上了羊皮的华尔街群狼。

自由市场真正的样子

局长刚刚开始做二级市场分析的时候,被前辈们告诫:A股是散户市,美股是机构市,你做任何政策和个股分析,千万不要脱离这个大前提。那时候我们谁也没想到,A股还没学会美股的先进经验,美股倒先活成了A股的样子。

2021年1月27日,查马特和马斯克几乎同时入局。马斯克推特上摇旗呐喊,查马特上电视大战CNBC,GME股价随之彻底陷入疯狂。

4

▲ CNBC主持人连线查马特,却被查马特连续暴击半个小时

同日,两大著名空头机构,梅尔文资本和香橼资本分别宣布平仓,放弃做空GME。

4

▲ 香橼资本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眼含热泪表示:香橼以后再也不做空了

是真的,香橼资本目前已经转为做多机构

而另一边,战局开始从GME扩大到了其他常年被空头做空的公司,比如王健林旗下的美国院线巨头AMC,还有股价持续多年低迷的高斯电子,二者分别在这一天上涨了300%和480%。

我第一次和某老股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讲到这里,他立马发挥了一个A股人从经验中磨砺而出的智慧,十分肯定地点评道:这个我熟,什么时候散户跑步进场,机构就该卷钱跑路了。

你看,这就是被生活暴打过之后的散户朋友们的觉悟,透露着一种血淋淋的精准。

华尔街巨头们的赔钱之旅,就终结在1月27日-1月28日这两天之内。

1月27日,GME股价暴涨134.84%,收于347.51美元。1月28日,GME股价摸到了这场世纪大战中的最高点:483美元。

随后就是耳熟能详,匪夷所思的一段故事。继李国庆上门撬锁抢公章,许垚疑似投毒争版权之后,2021年大洋彼岸搞出了又一番迷惑操作。

以美国在线券商Robinhood为首,多家券商关闭了GME、AMC,和诺基亚的股票买卖,史称“华尔街拔网线运动”。

接着,Reddit论坛和Twitter的一些用户反映,已经无法在Robinhood上找到AMC、GME和诺基亚的股票代码,这就是传说中的“删代码”。

同时,散户大本营“r/WallStreetBets”的服务器,被其服务商Discord关闭,官方称原因是这个论坛多次违反了该平台的反仇恨言论政策,被暂时封禁整改。

我一追星的朋友看完表示:华尔街这路数,怎么和我们饭圈一模一样?

局长无语凝噎,只能回曰:斗争手段无国界。

这番操作出来,真正点爆了全球舆论。大量媒体蜂拥而至,许多大佬评论拔网线、删代码、关服务器的操作,戳破了美国自由市场的神话,但这中间多少有点误区。

因为自由市场从来就不是什么神话,它只是一个擂台。自由的意思是谁都可以上台打擂,规则不多,胜者为王。偷的抢的拔网线的删代码的关服务器的,只要能赢,自由市场嘛,谁在乎你怎么赢的。所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才乱成了这个鬼样子。

实话讲,这要不是个自由市场,指不定还乱不出这个遍地开花的效果。

但你以为你有机会上台打擂,就有机会赢么?

图样图森破。

我们在上面已经解读过“期限+流通盘”的范德比尔特式逼空思路,现在我们来解读此次大战的“流通盘+保证金制度”的逼空关键。

在“借”这个环节,你的朋友为了控制风险,需要你支付一笔押金,才会把硬币借给你。这个押金,就是证券市场上的保证金。硬币的出借方,在股票市场通常是“券商”,而借硬币的人,就是空头机构,留下多少押金是二者协商的结果。

还拿那个一开始市价1000美元/枚的硬币举例,你借了10个硬币,留下了2万美元押金。

可惜硬币的价格一路上涨,直到涨到了2000美元/枚。此时,10枚硬币总价值=2万美元=你留下的保证金。

谁也不知道未来价格会上升还是下降,所以为了保证能够拿回所有硬币,你的朋友就会在这个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拿着你留下的保证金,先把硬币买回来再说。

这就是所谓的“强平机制”,一旦价格在瞬间触碰到保证金上限,就会被预先设置好的系统强行自动平仓;而空头仓位被强平,就是所谓的“空头爆仓”。

这种机制固然保护了向你出借股票的人,但也意味着:股价不必维持在高点,只要有瞬间摸到过高点,就可以直接让空头爆仓。爆仓后股价无论涨跌,都跟你不再有关系。

期限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因为这种策略下的多头资金来历五花八门,根本不可能进行一致行动,只能在瞬间形成合力,把股价尽可能地推向高点,但很难将股价长时间地维持在高位。因此持有不再是关键,股价能摸到多高的高点,然后在高点跑路才是关键。

1月27日,此次事件中最大的两个空头机构,梅尔文资本和香橼资本分别宣布平仓,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仓位,都来自于保证金制度之下的强制平仓。他们是这次大战中损失最为惨重的空头机构,也是早期低位入局的空头机构的一个缩影。

但是1月27日之后,这部分空头机构已经基本都离场了,还在场上的,也在1月28日一通骚操作,把股价打到低位之后,纷纷跑路。

到了1月29日,空头头寸已经从之前的140%左右,降到了50%左右。也就是说,该跑的已经都跑掉了。

那时有一种声音非常流行,说只要持有,别的什么也不用做,就能伤害华尔街。然而这是两百年前的思路,放今天不行。因为你不卖,自然有人卖,这个时候的持有其实是没有意义的。你以为你们是一伙的,其实资本市场上哪里有真兄弟。

还记得么?有人买,才能卖得掉。多一个人持有,就少一个人跟机构资金竞争买家。散户在高位持有,真正受益者,就是这些同样在做多的机构资金。

我们很难说舆论究竟是被资本刻意引导了,还是确实大部分媒体就是傻兮兮的搞不清楚状况瞎跟风;但我可以说,那些在WSB论坛上在高位鼓动散户们坚决持有的ID,百分之百都将是美国证监会SEC的调查对象。

包括那个散户的精神图腾:DFV。

自由从来就不意味着机会均等,有的人家境不好,上台前甚至没吃过一顿饱饭;有的人钱多得花不完,自带团队,营养、训练、大数据分析一条龙。你以为自由意味着有机会赢,可事实上自由只让你有机会享受一遍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而且越自由的市场,就越容易出现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美国市场不是不自由了,而是这个恃强凌弱、群魔乱舞的鬼样子,就是自由市场真正的样子。

结语:一场美国梦的破灭

2021年1月29日,区块链创业项目闪电网络实验室的创始人伊丽莎白·斯塔克发了条推特:

7

2008:大到不能倒。2021:小到赢不了。

这是这两个世界变革的节点上,对资本市场最真实贴切的总结。

在Reddit的WSB社区内,有一封“致梅尔文资本、CNBC、婴儿潮一代,以及WSB用户的公开信”。信中痛陈2008年金融危机给他的家庭带来的灾难。并呼吁散户把握住这一生难得一次的机会,继续持有GME,惩罚这些作恶多端的华尔街机构。

他说,这次事件对他个人,及其他数百万人,都是一场私仇:“我要的,就是让你们痛不欲生。”

但他大概不知道,打响这场战役第一枪,给后来的逼空留下一个梦幻开局的迈克尔贝瑞,就是电影《大空头》的原型之一。他管理的对冲基金Scion Capital在2008年的次贷危机中,靠做空赚了超过7亿美元,贝瑞个人就从中获利超过1亿美元。

7

▲ 《大空头》原型,迈克尔贝瑞

这封公开信的作者,以及他背后的散户们,其实不仅站在自己仇人的对面,也站在自己仇人的身边。不仅让仇人赔了钱,也让仇人们赚得盆满钵满。

美国梦的核心,是在美国,似乎什么都可能发生。贫民窟可以走出百万富翁,小镇青年可以成为美国总统,你想要的一切都有可能实现。这背后暗示我们:在美国,人人机会均等。

但这场2021年开年的资本大战,比起媒体渲染的所谓散户逆袭,更像是一场华尔街的左右互搏,一场资本家内部的财富再分配。它戳破的不是自由市场的神话,而是自由背后,虚假的“机会均等”,和机会均等背后的美国梦。

原本用来控制风险的保证金制度,成为了空头机构们的最大风险;原本是美国梦一部分的自由市场,反身戳破了美国梦的假象。

人们发现,原来散户在美国的证券开户要提供远比机构要高的手续费,而造富散户,不要手续费的Robinhood,在关键时候又背刺了所有散户。

随着美国梦破灭的,还有全世界对“美国模式”的盲目追随。这个故事在过去一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已经上演过一次。

散户们固然没有获得直接的胜利,但人民的力量依旧伟大。全球金融界,乃至全球的政治界,都在重新反思自己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当然其中也包括一直在学习先进经验的A股。

当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很多人才发现:其实我们可以更自信一点。这是一场神话的破灭,或许也将是一场对自我的重新定位,对全新世界观的重建。

跳出华尔街的节奏,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梦想。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星海情报局(ID:junwu2333),作者:老局长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最新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论
×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