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揭开东亚基因的神秘面纱:厦大团队利用古DNA揭示东亚人口形成历史

olivia chan

1

古DNA是指从考古材料、古生物化石、生物遗体、遗迹及沉积物中获得取的古代生物DNA分子。东亚是一个占全球近四分之一现代人口的地区,东亚人极为多元,他们源于跨越数千年的、谱系广泛的种族和语言世系。但是,尽管人类长期居住于此,但对东亚人的基因多样性却知之甚少。由于缺乏古代DNA数据和现今人的稀少采样,学界对东亚深厚的人口历史仍然知之甚少。

近日,厦门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细胞应激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王传超教授课题组与哈佛医学院David Reich教授团队合作,联合全球43个单位的85位共同作者,发布了166个东亚人的全基因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000年-公元1000年,以及46个现今的群体。

这来自距今8000到1000年前的166个古人基因组数据涵盖了中国陕西新石器时代五庄果墚遗址、中国台湾新石器到铁器时代汉本和公馆遗址、蒙古国50余个考古遗址、俄罗斯远东地区Boisman、Yankovsky和黑水靺鞨等遗址、日本绳文人遗址等起源。研究团队从以上四个地区追踪全新世的人类扩张足迹。

利用古DNA数据,研究团队得出了以下发现:

首先,蒙古和阿穆尔河流域的狩猎采集者的祖先与蒙古语和通古斯丁语的使用者有共同的血统,但没有携带西辽河农民的血统,这与他们的扩张传播这些原语言的理论相矛盾。

第二,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黄河流域农民很可能传播了汉藏语,因为他们的祖先分散到西藏,在西藏的一些群体中,汉藏语占84%,而在中原地区,汉藏语占59-84%。由此可以推测,汉族和藏族拥有共同的祖先。

第三,公元前1300年至公元800年的台湾人,其75%的祖先来自于现代奥斯特罗尼亚人、太喀代人和奥斯特罗尼亚人的共同血统,可能来自于长江流域的农民;古代台湾人也有25%的祖先来自于与黄河农民有关但又不同的北方血统,这反应出了人口由北向南的扩张。

第四,颜那亚草原牧民的祖先在公元前约3000年后从欧洲向东扩张,到达蒙古西部,而后被4000-3500年前到来的青铜时代中晚期草原游牧人群所取代。后来有两次基因流动影响了蒙古西部:公元前约2000年后具有颜那亚和欧洲农民祖先的移民,以及后来具有都兰祖先的群体的偶发影响。

研究总结,来自日本、阿穆尔河流域的狩猎采集者,以及新石器时代和铁器时代的台湾和青藏高原的人们很可能存在深度分裂的世系联系,这其中或许存在晚更新世(Late Pleistocene)沿海迁徙。

这是目前国内开展的东亚地区最大规模的考古基因组学研究,改变了东亚地区在这一领域长期滞后的局面。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论文链接: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1-03336-2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