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流量下海、耽改爆发,腐女的钱真好赚

深响

1

作者|婷婷 来源|深响(ID:deep-echo)

见过男演员亲自下场“舔饼”吗?

为了能搭上“耽改”这趟驶向顶流的快车,男演员们也都放下了身段。去年12月,耽美小说《天官赐福》同名电视剧组讯曝光后,就出现了数位男演员主动向剧方示好的场景。

先是曾出演《小时代》系列电影的演员任言恺,在某条带着#任言恺适合花城(《天官赐福》主要角色)#话题的微博内容下主动回复“挺适合”。另一位微博粉丝数1300万的鲜肉演员李宏毅,还曾主动在微博上晒出动画版《天官赐福》的截图,并配文“差点给我掰弯”。此外,就连于正也似乎对这部剧动了心,在粉丝问道“能让许凯去试镜花城吗”时,于正回复说“好剧本都能演”。

至今剧方仍没有官方宣布演员人选,但在沸沸扬扬的定角传闻中,出现了侯明昊、成毅、于朦胧、丁程鑫等一众流量男演员的名字。之所以有如此多的男演员为之动心,是因为出演《天官赐福》,就相当于预定了“顶流”的席位。

和《陈情令》类似,《天官赐福》是基于耽美原作的作品,原著小说都出自同一位作家之手,并且都有了成功的动画改编基础,剧版将由同一位导演执导。

图片

“想成为下一个朱一龙、王一博吗?来演耽改吧。”这已然成为娱乐圈的潜规则之一。这里提到的所谓“耽改”,就是以耽美小说为IP基础,删去小说中的男男爱情线改编而成的电视剧。

心动的不只是演员,影视公司、视频平台、经纪公司都想要蹭上“耽改”的红利,屯IP、立项、赶进度,使得耽改剧数量井喷。有人统计,目前光登记在案的耽改剧就有59部之多,意味着可能有上百位的男演员参演。

小成本、高收益、赚快钱,一场瞄准了腐女钱包的抢钱大战即将开始。

资本入场,耽改混战

“耽改101”上演,被推向台前的是演员,而背后是混战的资本。

从《陈情令》开始,耽改剧就走出了小作坊式的生产,出品方、制作班底、演员的名字都越来越响亮。上文提到的《天官赐福》,由爱奇艺携手老牌影视公司华策影视与辛迪加影视联合出品。华策成立于2005年 ,近几年出品的爆款剧集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亲爱的,热爱的》等,是头部影视公司之一;辛迪加影视成立于2008年,代表作为《爱情公寓》系列。

一贯走主流市场的老牌影视公司,也拍起了曾经被认为是“小圈层”、“不入流”的耽改剧。除了华策与辛迪加外,慈文传媒出品了耽改剧《山河令》(改编自耽美小说《天涯客》)《杀破狼》。中汇影视囤积了《死亡万花筒》《定海浮生录》《相见欢》《19天》等项目。耀客传媒则抢下了《凤于九天》。

其中,《山河令》于去年九月杀青,昨晚刚刚在优酷视频上线。《杀破狼》已经宣布定档2021年8月,将于腾讯视频播出。这两部作品都来自耽美大神作者Priest,此前捧红了朱一龙的《镇魂》,也出自这位作者之手。

Priest堪称IP宝库,其人气最高的悬疑刑侦向小说《默读》,影视化项目也正在推进之中,播出平台为优酷。《默读》影视化的消息传出后,吸引了不少男演员主动抛出橄榄枝,甚至传出过朱亚文、尹正等知名实力派艺人将要出演的传闻。根据最新消息,通过《你好,旧时光》一剧出道后一直热度颇高的男演员张新成,似乎已确定出演。

《默读》的出品方是押中了《陈情令》的新湃传媒。新湃传媒是一家相对年轻的影视公司,成立于2015年,创始人王鑫是一位90后。凭借《陈情令》这一爆款,新湃成功在业内打下基础,2020年5月还拿下了小米的跨界投资。

优酷和新湃传媒,都已经通过《镇魂》《陈情令》两部爆款尝到了耽改的红利。在接下来的耽改混战中,二者依旧拿了一副好牌,《默读》从立项到选角都不断在网上掀起腥风血雨,是这场耽改混战中最有话题性的作品之一。

图片

《默读》原著小说文案

另一个最有爆款潜力的项目是正在拍摄中的《左肩有你》,改编自爆款耽美IP《撒野》,由范丞丞、王安宇两位流量男星主演,在选角、拍摄过程中也已经话题不断。《左肩有你》的出品方为工夫真言,工夫真言是工夫影业孵化的子公司,近几年一手打造了新晋小花沈月。

图片

《左肩有你》剧照

工夫影业自身也加入了这场耽改混战,其选中的作品是《张公案》,由井柏然、宋威龙两位人气小生主演,已于去年11月杀青。《张公案》的制作班底与资方阵容强大,但是,却因为与原著作者之间的矛盾而陷入争议。

《张公案》原著作者为大风刮过,其上一次引发关注,是因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原著被认为抄袭了大风刮过的作品。《张公案》影视化项目中,大风刮过因不满宋威龙曾出演《凤求凰》(剧版疑似抄袭大风刮过的另一作品),宣布与剧版撇清关系。因此,目前的剧版《张公案》与原著几乎脱离,“耽改”的属性已经没那么明显。

图片

此外,去年已经杀青、有望在今年上线的耽改剧还有《皓衣行》。

《皓衣行》改编自耽美小说《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由陈凯歌之子陈飞宇、罗云熙主演。《皓衣行》的出品方之一为獭獭文化,其实际控制人为徐磊,也就是《盗墓笔记》的作者南派三叔。靠CP粉发家的南派三叔,也并未错过这一场耽改混战。

正在拍摄中的项目还有《夜燕白》和《夺梦》,分别于去年12月、今年1月开机。

其中,《夺梦》由爱奇艺出品,主角之一为爱奇艺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出身的毕雯珺。《夜燕白》则代表着芒果TV也想要在耽改市场中分一杯羹。不过,《夜燕白》原著《蝙蝠》,与目前市场上的众多耽美IP相比是相对早期的作品,且热度有限,两位主演茅子俊、张耀同样话题度不足,因此《夜燕白》的立项与开机都未引起市场过多关注。

随着耽改将成为影视作品中日益庞大的一个分类,演员、平台、资本都低头向腐女谄媚,想要借助耽美小说的IP基础、男艺人之间的CP配对,压中下一个爆款。但谁能成为下一个朱一龙、王一博?哪部剧能重现《镇魂》、《陈情令》的爆红?现在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不过,能够确定的是,从小众的隐秘狂欢到资本裹挟下走向大众市场,耽改的玩法与规则已经变了。

瞄准腐女钱包

过去,耽改剧的魔力之处在于“草台班子”也能出爆款。

如《上瘾》、《镇魂》都是低成本、快周期的项目,爆红之后却能为制作方带来可观收益,其中巨大的利润空间让耽改剧在资本方眼中独具魅力。此外对演员来说,在流量艺人们入场之前,耽改为他们提供的是从默默无闻到一夜爆红的机会。

最先尝到甜头的,是一部名为《上瘾》的网剧与一个为爱发电的耽美小说作者。

2015年,第一部圈层爆款耽改剧《逆袭》问世,由柴鸡蛋工作室和北京璀璨霸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改编自柴鸡蛋原著同名耽美小说。回头来看,这完全是作者柴鸡蛋为了圆一个将笔下故事影视化的梦,而自掏腰包拍摄的一部廉价网剧。

这部剧的成本极其低廉,成本一共140万,柴鸡蛋自己贴了40万,整部剧拍摄周期一共十天。剧中两位男主,都是北京联合大学表演系的在读学生,拍摄片酬三万元。这样的草台班子,最后交出的成片绝对算不上一部好看的剧,但这不妨碍《逆袭》火了。

图片

《逆袭》剧照

可以说,《逆袭》的大火跟最后的成片基本没有关系,在拍摄的过程中《逆袭》就已经火了。耽美作者出身的柴鸡蛋深谙腐女心理,在拍摄过程中她同步在B站、微博分享了几位男演员之间的互动花絮,直接让两位演员CP“青宇”成为了当年夏天最火男男CP。2016年音悦台主办的V榜盛典“最具人气歌手奖”网络投票中,青宇CP凭借一首合唱歌曲,人气力压鹿晗、李宇春两大流量,其爆火程度可见一斑。

虽然只是在圈层内红了,但腐女的购买力惊人,《逆袭》实现了低成本高变现。

《逆袭》的变现套路之一是卖DVD,《逆袭》DVD在淘宝上第一批发行了7000册,每册235元,上架3分钟就被一抢而空,首批DVD收入就有164.5万。其变现套路之二是开见面会,《逆袭》主演的见面会从2015年开到2016年,VIP门票880元一张,但基本在一开售就会被抢购一空,黄牛甚至叫价上万。

图片

《逆袭》见面会

柴鸡蛋借此挖到了第一桶金,顺势在2015年成立了锋芒文化,并随后拿下了光线的投资。《逆袭》爆火后,柴鸡蛋又复制《逆袭》的套路,将其另一部耽美小说《上瘾》搬上荧屏。柴鸡蛋又找到了黄景瑜、许魏洲两位素人演员,同样靠主演之间亲密互动的拍摄花絮造势,不同的是,在《逆袭》的基础上,无论是拍摄规范程度还是投入成本都有了较大的提升,《上瘾》最终的成品质量也有了进步。

2016年《上瘾》上线后,真正地破圈爆红,相比起如今已淹没无声的《逆袭》主演,黄景瑜、许魏洲两人后续发展更为顺利。不过,卖DVD、开见面会的“圈钱”流程依旧没变。

图片

《上瘾》剧照

在《上瘾》爆红之后,因为尺度较大、剧中CP名涉及敏感词汇等多重原因,剧还没播完就被下架,风口浪尖下对耽改剧的审查趋严。因此,后续被搬上荧幕的耽改作品,都进行了删改处理,剧中男男CP的爱情线被处理为“兄弟情”。

2018年一部《镇魂》,再次证明了耽改小成本出爆款的魔力。《镇魂》总投资在一亿左右,相比起此前的耽改剧已经算得上是大制作,两位演员虽然当时人气不足,但都是科班出身。不过,《镇魂》故事类型是最烧钱的魔幻题材,因此其粗劣的特效和布景依然受到诸多诟病,但两位主演朱一龙、白宇的演技备受好评,再一次掀起了腐女的狂欢,并且让在娱乐圈籍籍无名了十年的朱一龙一跃成为顶流。

图片

《镇魂》剧照

至此,平台、资本向耽改市场疯狂涌入,耽改迎来爆发。

资本涌入后,带来的明显变化是耽改剧制作成本上升,柴鸡蛋之类为爱发电的业余玩家退出主舞台,头部耽美IP向大型影视公司和平台集中,耽改剧从小圈层内的自娱自乐,变成了头部玩家之间的竞争。

《陈情令》是耽改剧走向大厂制造的一个转折点。目前,诸多正在进行中的耽改项目,都有腾讯、爱奇艺等视频平台的加持,也吸引了老牌影视公司们纷纷入局。

另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耽改剧开始选用一些已成名的演员、或是自带流量的爱豆。包括王一博,其在《陈情令》上线以前,已经通过多年男团经历以及《天天向上》主持经历积累了一定粉丝基础,出演耽改剧让他的人气更上一层楼。

在流量入局的情况下,面向黄景瑜、朱一龙这类素人或是无流量艺人的爆红之路关闭了。现阶段的市场,又成了各家公司为了捧红自家艺人而进行的一场激战。

此外,圈钱的模式也发生了变化。早期柴鸡蛋卖DVD、开见面会这类简单粗暴的“圈钱”套路,逐步被抛弃。当下,在专业艺人团队的运营中,并不希望男艺人过度捆绑男男CP——靠耽改剧获得流量之后,团队依然希望艺人走向主流市场。因此,现在已经很难看见耽改剧组像《逆袭》《上瘾》一样巡回多地开“CP见面会”。

相比起DVD、见面会这类“割一波韭菜就跑”的套路,耽改在头部公司、流量艺人的加持下,产生的更大商业价值为,对视频平台产生的活跃度及用户付费,以及艺人人气提升后产生的商业潜力。打造出下一个王一博能产生的商业价值,与卖DVD能产生的利益回报不可同日而语。

图片

前景和钱景都非常诱人,但耽改市场还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

最大的威胁来自于“耽美”文化在如今的舆论环境中随时面临着被打压的可能。例如,1月份有消息称,耽改剧被全面叫停,诸多在拍剧可能面临无法上线的风险。为了应对风险并突破小众圈层,有部分耽改剧尝试着将剧中的一位男主“性转”为女主,但这种做法往往会招致腐女群体的抵制。

此外,对演员来说,靠CP而火的他们,如何在日后的发展中去CP化也是一个难题。娱乐圈有一个专有名词叫“CP提纯”,指艺人将被CP吸引的粉丝,转化为个人的“唯粉”。但要做到“CP提纯”并不容易,艺人一旦表现得过于“避嫌”,极易让粉丝感到过去“被欺骗”,从而对艺人产生厌恶。

相比起国内艺人营业期内频繁互动,营业期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套路,泰国耽美CP就要良心很多。泰国耽美剧产业链十分成熟,在国内、东南亚都有不小规模的受众,因为社会对男同性恋的接受程度更高,泰剧中男演员的爱情线更为直接,可以在电视台播出,并且CP的营业期可以长达几年。

泰国耽美剧在国内也极有市场,其变现模式仍然以见面会为主。《一年生》《逐月之月》剧组都曾来到中国内地开见面会,一般在千人规模,成本在100万元以内,通过门票和赞助商获得收入。

图片

泰剧《一年生》见面会

南派三叔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话:“一个腐女百万兵,得腐女者得天下。”即使他最初写《盗墓笔记》时,绝对想不到自己最庞大的读者群体会是爱磕CP的腐女,但多年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安排文中的两个男主角“暧昧”互动。

所以,谁不想赚腐女的钱呢?就连对谈恋爱避之不及的男团偶像们,也都争着去拍耽改剧了。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深响(ID:deep-echo),作者:婷婷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最新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论
×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