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本消消乐选手也有电竞梦?

吴怼怼

1

图源:摄图网

作者|咸鱼鱼 来源|吴怼怼(ID:esnql520)

电竞是梦。

游戏产业自PC时代发轫以来,从没放弃向主流话语圈靠近,而电竞化发展,则是游戏为自身去污名化走得最成功的一步棋。

所以,不仅王者荣耀和刺激战场有电竞梦,连剑网三、欢乐斗地主和球球大作战——这些大型网游和休闲小游戏们,也都想逐梦电竞圈。

2020年微博之夜,剑网三玩家以一己之力将游戏制作人郭炜炜送上了「年度热点人物榜」。而恶趣味的来源,不过是想让郭炜炜这个游戏制作人站在shy哥和Uzi两个正统电竞选手中间讲他的「野鸡电竞梦想」,甚至在吃瓜网友的幻想情境里,Uzi和TheShy还得给郭炜炜鼓掌。

1

图源:摄图网

斗地主项目更是勇猛,「JJ斗地主冠军杯」曾砸下900万赛事奖金,而腾讯则以旗下的欢乐斗地主为载体,试图在棋牌领域再造一个电竞新秀。至于球球大作战,则把电竞当做毕生梦想,年复一年坚持办各种挑战赛和职业联赛。

很显然,逐梦电竞圈,正在成为一个好游戏的自我修养。而随着电竞之梦的泛滥,连消消乐选手们也开始自我调侃要进军电竞界。

01

为什么斗地主也能算电竞呢?

在知乎上,有人曾满怀不解地发问:为什么斗地主也能算电竞呢?

在他看来,「相比于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主流电竞项目(被亚运会等赛事承认的),斗地主的胜败很大程度上由运气决定。」

图片

他甚至更进一步解释道:「直白点说,在英雄联盟或者王者荣耀里,一个普通玩家战胜职业选手的概率小于百分之十(保守估计),但是斗地主只要牌好,菜鸟也能碾压一切。」

值得玩味的是,这位知乎用户的发问,来自2019年。

而如果我们把他列举的主流电竞项目——王者荣耀的时间线,往前推个一两年,就会发现,在曾经的电竞界,还会有人为了「王者荣耀配不配叫电竞」而撕逼。如今回忆起来,那真是一场浩瀚的骂战,KPL和LPL玩家激情对撕,你嘲讽我「过气」,我讽刺你是「十个人用手机比赛贴膜」。

是的,就是这样彼此伤害。暴躁老哥和疯狂老姐的高强度对线,成就了中文互联网PC和移动时代之交最有名的一次电竞交锋。但令人没想到的是,不过一年之隔,那个被疯狂辱骂的贴膜游戏就彻底翻身做主人了,不仅荣膺电竞之巅,还成了业界典范。

而对于游戏厂商们来说,有翻盘局在前,电竞化似乎也不那么可怕了。

于是,历史好像魔咒,又重新上演。

不仅斗地主铺开了它的电竞图景,QQ飞车、欢乐麻将、F1,甚至连皇室战争都小步跑入综合性赛事生态,要在电竞界拥有姓名。

再进一步看,就连球球大作战也不遑多让,从线下娱乐赛、职业联赛到国际赛,十分钟速决的「大球吃小球」也开始年年举办电竞公开赛。

02

当电竞成为风潮

游戏业发展迅猛,电竞产业作为其重要延伸,站上了浪潮之巅。

从网游电竞化、体育模拟类游戏电竞化,再到棋牌游戏电竞化、休闲游戏电竞化,不同细分领域的游戏,竞相争夺成为电竞项目的资格。

一时之间,逐梦电竞圈,成为诸多游戏的自我修养。表演赛、主播赛试试水,再搞搞公开赛探探路,不管游戏玩法有没有技术和策略性,能不能达成宏观上的对局平衡,总归要在电竞的池子里游一圈再说。

很显然,电竞产业,在大大小小的游戏方看来,是一块无比肥美的蛋糕。从俱乐部、赛事执行、直播平台、公关宣传,到赞助商、跨界合作、战队管理、粉丝运营,好像环环相扣的每一个节点里,都蕴藏着无限商机。

更兼有无数人坚信,电竞化所带来的收益绝不仅仅是盘活用户流量这么简单。再则,即使不为当前盈利考虑,把电竞化发展作为试错手段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你能办联赛,我也能办联赛。在这种风潮里,你想到的,想不到的,了解的,不了解的边缘电竞项目们,就这样诞生了。

然而,电竞产业这块肥美蛋糕,真的一如游戏从业者们设想的那样好分吗?而电竞梦又是如此好圆的吗?

当然不。电竞化固然是大趋势,但还远远没有到人人皆可分一杯羹的时候。

电子竞技杂志在其官方微博上,曾发布一则数据,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的稳步增长,也促使着电竞用户数量的扩大。2019年,电竞用户数量为4.7亿人,2020年则将达到5.2亿人,而在2021年这一群体数量则达到5.5亿人。」

尤其提到的,是「2019年中国电竞群体中女性用户占比仅为24%,而这一比例数据在2020年则提升至36%。」

唯数据论的话,电竞确实是门好生意,然而,这份数据的计量方法与采样来源都太笼统,以至于结论充满矛盾。

一名用户在评论区的吐槽,印证了大众心声:「反正只要玩游戏的都是电竞用户呗?其实我觉得既然这样了不如胆子大一点,能比能插电的就是电竞,这规模不上天?」

03

给游戏披上新衣

虽然尼尔森的报告反复强调,随着中国电竞用户基础的进一步扩大,中国电竞已经进入用户情感培养、商业价值开发和细分市场运营的阶段。但这并不意味着游戏行业人均能圆电竞梦。

相比之下,那些不断向着电竞靠近的边缘游戏,与其说是在圆梦,不如说是在给自己造梦。

且不提边缘电竞项目们的赔钱赚吆喝,就拿近两年曾红极一时的PUBG电竞来说,这似乎是电竞产业的头号种子选手,但事实上,这款游戏从诞生到鼎盛,再到衰落,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

早在2019年末,PUBG电竞就坏消息频出,一开始是大量绝地求生选手宣布退役,继而是职业战队解散,然后是第三方赛事的相继解体。

时至今日,PUBG电竞鲜少再溅起水花,而复盘起那一轮电竞化热潮,人人都能说上一二。诸如运气加成太多,多视角切换体验过差,以及比赛运营过于混乱等。

当然,即使PUBG电竞化的效果不尽如人意,但依然拦不住其他游戏铆足了劲往电竞圈挤,除非是碧蓝航线一类竞技性几乎为0的游戏,否则但凡和竞技性沾边,游戏厂商就会想尽办法把玩家逼出舒适区。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在逐梦电竞圈背后,有一个很朴实的逻辑,转播合同、门票收入、授权衍生品售卖、赛事冠名等商业模式,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淘金之地,它同时也是从业者心中的新经济之光。

在这种微妙的诱惑之下,游戏自然披上了许多新的外衣,电竞化算什么?搏一搏说不定还能披上全民运动的外衣。

尤其是在这两年,没有电竞化野心的游戏,就好像没有梦想。不看别的,就看斗地主这一品类,电竞赛事迭出不说,打个比赛,还要给选手按在专业电竞椅上,这还不够,最好场外再配上三解说。

04

本消消乐选手也有电竞梦?

矛盾正在升级。

一边是游戏给自己套上电竞化的壳,一边是电子竞技给自己贴上体育竞赛的标签。就这样三下五除二,一个世纪争论诞生了——电竞到底算不算体育项目?

反对者高举公平大旗,赞同者认为时代在变化,间或地推波助澜下,有人甚至强行把游戏和体育捏在一起,最终呈现的市场怪相是,斗地主坚信自己是电子竞技,而守望先锋则煞有介事地把自己当成NBA来玩。

在过去不久的第五届「中国体育产业嘉年华」上,曾发生过一场小范围的风波。

爱奇艺体育CEO曾针对上文提到的世纪争论发表相关看法。在他看来:「从游戏演变而来的电子竞技,我坚决反对它是体育,不管你是不是加入了奥运会。资本可以逐利,但是不要假装是体育。体育需要更多线上产品,但一定是积极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

很有意思,一个典型的资方代表在公开场合质疑资本逐利,甚至不惜得公开反对,这不免有几分奇幻。

但仔细想想,也能找到说得通的逻辑。

游戏媒体触乐曾经撰写过一篇评论,文章名是「电子竞技:游戏厂商掌控一切」。核心内容都浓缩在这样一段话里:随着电子竞技的发展,它在各方面似乎越来越向足球等传统体育项目靠拢,但两者间仍然有一个重要区别——没有人拥有足球。这项美丽的运动不是任何人的IP,电竞游戏却是。

那么,再联想一下:在中文互联网,谁又拥有最多的游戏IP?如此就不难理解,上述那位CEO的「坚决反对」坚决在哪里。毕竟,如果斗地主和QQ飞车们真的圆了电竞梦,那猕猴桃就得给鹅交粮了。

另外还有一点必须得承认的是,从游戏演变而来的电子竞技仍然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尤其是在游戏厂商的主导下,这些问题短时间内并不能被解决。

而这对我们的镜鉴是:当强大的他们简单而粗暴地将电竞化的壳子套在各类游戏身上时,作为个体的我们,应当明白,这些边缘电竞项目并不足以撑起万亿市场。

所以,娱乐可以,消遣可以,体育也可以,若将之当做一生为之奋斗的职业,那未免有点被忽悠瘸了。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吴怼怼(ID:esnql520),作者:咸鱼鱼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