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国美:改变正在发生

刘步尘

作者|刘步尘  来源|刘步尘(ID:liubc2007)

就在媒体不断传出苏宁缺钱之际,国美零售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集团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100亿元。此时发布该消息,可谓耐人寻味。

2月26日,是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正式回归的第一个元宵节,国美控股集团在鹏润大厦总部举办团拜会,黄光裕勉励大家为“国美,家美,生活美”美好事业拼搏。他说,目前“真快乐”APP正处于起步阶段,还有很多工作要建设、要提升、要完善,大家要以全新用户思维、科技思维、平台思维、生态思维为指引,以“真”“快”“乐”为经营要素,全速提升自我。席间,黄光裕重申“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市场地位”。

1

会后,黄牵着“真快乐小虎”与高管团队自拍合影,并慰问了一线员工。

外界分析认为,黄光裕的元宵节行程安排,意在向内传递信心,对外展示亲和形象,并暗示“大老板已完全融入社会”。显然,一个姿态谦和、身段柔软的国美掌门人新形象,正在愈来愈清晰。

引人关注的不啻国美也有苏宁

2月28日晚,苏宁易购(SZ002024)发布复牌公告,宣布引入国有战略投资,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将持有苏宁易购8%股份,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持有苏宁易购15%股权,合计作价148.18亿元。股权变更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下降为21.83%,张近东保住第一大表决权股东地位。

就在在两个月前的新年致辞中,张近东表示新的一年苏宁要收缩战线:“针对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有分析人士据此认为,债台高筑是苏宁易购出售股权的原因。据报道,截止2020年三季度末,苏宁易购短期借款达280.97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46.16亿元。

近年来,苏宁易购扩张激进。2017年,苏宁易购子公司苏宁物流以42.5亿元收购天天快递,但收购后该业务连年亏损;2019年6月,苏宁易购以48亿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9月份苏宁易购子公司又以现金和债务出资形式以27亿元收购37家严重亏损的万达百货;苏宁体系内的苏宁小店亦经营惨淡,仅2019年上半年就亏损高达22.13亿元。

在资本市场,苏宁易购经历了一个先涨后跌的过程,最高时市值一度接近2000亿元,之后一路下行,目前市值约为650亿元。有分析认为,未来苏宁易购市值持续下行概率极大,中诚信国际亦给出负面评级展望。

23%的股权,148.18亿元的作价,尚不足以覆盖苏宁年内到期的债务。

在新年致辞中,张近东称“2021年将是苏宁近十年发展的转折之年”,但是,这个“转折之年”向上转还是向下转?目前尚未可知。有分析人士指出,苏宁犯了与海航相似的错误。

独立经济学家马光远说,当黄光裕准备用18个月的时间让国美重回当初的江湖地位之时,苏宁却深陷债务泥潭之中,“这故事,编剧都编不出来。”

保守的另一面是稳住了基本盘

再回头看国美。

过去十年,国美发展战略与苏宁迥异,表现出保守的一面,一度备受诟病。但是今天,当人们将进击的国美与收缩的苏宁再次对比,才发现当初的保守其实有稳健经营的一面。因为保守,国美避免了苏宁处境的发生。

当然,守成总归不是积极的境界。对于今天的国美而言,当务之急是拓展新的业务空间,扩大电商业务贡献率,如何用18个月的时间追回失去的10年?是摆在黄光裕和他的管理团队面前一道非常现实的难题。国美的选择是:将突破口选择在“真快乐”上。

事实上,国美本次战略转型并不是从“真快乐”APP问世才开始的,在“真快乐”之前国美已做了相关铺垫:2020年4月19日,拼多多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5月28日京东集团战略投资国美零售,以1亿美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境外可转债。联手拼多多和京东,国美的目的很清晰——搭上电商的快车。国美零售前总裁王俊洲曾表示,“与拼多多、京东达成合作后,我们几乎已是所有头部供应商在国内最大的零售渠道。”在外界看来,国美在3C家电的地位能丰富拼多多和京东的品类,这是后二者最看重的;而京东和拼多多的流量优势,则能够助力国美往线上转型。

过去10年,以杜鹃、王俊洲为主的国美“看守内阁”,最大贡献是守住了国美的基本盘,为黄光裕回归争取了时间。

进击的国美

许多人把今天的国美与昨日的国美对比后发现,这个公司正在发生深刻而显著的变化。

变化发生在哪里?

首先,整个国美体系的信心发生了巨大改变,这一点非常重要。目前的国美,从上到下士气空前高涨,给人感觉大家都憋着一股子劲往前冲,这种状况已经多年没有在国美出现过了。

资本市场的期待同样强烈。越来越多投资者坚信国美将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2021年会有一个漂亮的开始。至于能否用18个月重回第一尚不确定,但今年比去年好、明年比今年更好,几乎是可以肯定的,这是不少投资者的看法。

而这一切均源于黄光裕的回归。今天的黄光裕,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是态度谦和、身段柔软,这是一个从未有过的新形象,颇能赢得外界好感。

不少网民表示,他们相信这一次国美向互联网转型会比以往任何时候走得更远。事实上,当人们看到黄光裕举起手机和他的高管自拍留念的时候,站在C位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国美那只“快乐的小老虎”,他们愈发相信自己的判断。

3

显然,这是刻意而为之,黄光裕要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增加“真快乐”的曝光量。

我甚至想:或许下一次人们看到黄光裕的时候,他会戴着一顶印有“真快乐”二维码的帽子,也未可知。已经有网友呼吁“黄老板出来直播带货”,作为中国商业史上顶级流量大IP,许多人对黄光裕的期待似乎并未改变。

我认为,更难能可贵的是黄光裕对转型线上有清醒的认知,他说,“目前‘真快乐’APP正处于起步阶段,还有很多工作要建设、要提升、要完善。”保持清醒是一个卓越管理者的基本素养,显然,黄光裕对转型难度有充分的估计。但是他仍然说:“我们要以创新开启新一年”。

国美零售执行副总裁、国美在线CEO向海龙描绘了他预见的2021年:整体营收规模或将成倍增长,综合盈利能力或将全面改善。

具体而言,在国美双平台精准赋能之下,厂商整体渠道运营成本费率有望降低8%,国美零售自身综合运营费率有望降低8%,厂商和国美成本综合压降传导到消费者端,顾客实际购物价格有望平均降低8%。

大猜想: 2021年,国美市值会反超苏宁吗?

在筹划收购事项停牌之前,苏宁易购市值650.70亿元,股价在1月份创6年来新低;与苏宁易购走势相反,2月25日,国美零售(HK00493)市值达至513亿港元,股价年内已上涨超过145%。

有人提出一个既严肃又有趣的问题:“2021年,国美会实现对苏宁市值的反超吗?”

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不宜过度放大。切记:市值是一个企业经营绩效及各种决策布局综合作用的结果,并不是管理出来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沿着这个思路推算一下:假如此前机构的预测是对的(“苏宁易购市值持续下行概率极大”),2021年苏宁易购市值能保持在目前651亿元的水平上已是比较理想的结果。若此,则国美零售市值只须在目前已上涨145%的基础上再上涨一个27%,国美市值就有可能赶上苏宁。

有没有可能呢?答案或许在这里:2月28日晚,网络上流出两张国美高管会议数据图。图片信息显示:2021年1月份,国美零售销售收入同比增长74%,2月份同比增速进一步提升至124%;日活量,1月份同比增长226%,2月份同比增速进一步提速,达到280%;成交总额,1月份同比增长达216%,2月份同比增速高达327%。2021年开年伊始,国美零售的业绩增长堪称来势凶猛。

3

当然,赶超苏宁不会是国美的终极目标,黄光裕在下一盘更大的棋。2021年的中国零售行业,或将因黄光裕的回归而变得有所不同,人们将看到一个什么样的国美?答案值得期待。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刘步尘(ID:liubc2007),作者:刘步尘,家电行业资深观察家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