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暗藏威胁?研究:两种BARD1突变“协同”作乱,导致卵巢癌/乳腺癌发病

Evelyn Zhang

迄今为止,全球各地的医学研究人员们,已经从乳腺癌和卵巢癌患者中筛选出了大量突变。然而,由于这些突变存在无法检测到的表型,大多数都被归类为良性或不明的改变——尽管其中一些被怀疑具有乳腺癌和卵巢癌的潜在风险。

此前,临床突变与分子功能结合的综合证据仍然缺乏。它们是否以及如何导致肿瘤仍然是未知的,这极大地限制了诊断和治疗。

在一项遗传性乳腺癌和卵巢癌易感(HBOC)家族的研究中,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医三院)李默课题组发现,在存活的癌症患者中,两种BARD1突变——P24S和R378S,同时存在于cis中。

卵巢癌

在分子和生化水平上,P24S削弱了BARD1和BRCA1之间的亲和力,而R378S减弱了BRCA1/BARD1复合物的核位置。

经观察表明,这两种单一突变都不会导致功能改变,但它们会产生“协同效应”,在cis中结合导致DDR受损和DNA损伤,从而导致体外和体内肿瘤。

在体外和体内暴露于DNA损伤剂后,携带双突变的非转化细胞表现出显著的基因组不稳定性,并向转化细胞转移。

近日,该课题组的这一卵巢癌发生的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题为“A synergetic effect of BARD1 mutations on tumorigenesis”。

这一研究不仅证明了BARD1缺陷是肿瘤发生的原因,而且揭示了人类基因组单个基因中大量cis突变之间协同效应的潜在风险,这刷新了对无效突变如何导致家族型卵巢癌/乳腺癌等癌症的理解。

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参考来源: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21-21519-3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