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PNAS:打破禁忌!传染病防治的突破给器官移植开辟新路径!

丁香学术

作者|Άτλας 来源|丁香学术(ID:dingxiangshiyan)

1

图片来源:PNAS

困境与禁忌

对器官衰竭患者来说,器官移植依然是延续生命的唯一希望。受限于移植器官的来源供应有限,患者家属苦苦等待,患者忍受着与死神搏斗的煎熬。

我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超过 30 万人,但器官移植手术仅为1万余例。我国器官捐献数量和捐献率虽逐年增长,但与国内患者的巨大需求相比相距甚远。拓宽器官捐献来源满足移植需求是医生和患者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此外,在所有的器官移植中,必须使用免疫抑制剂以减少机体排斥移植器官的可能性。因此,器官移植无法回避感染风险和威胁。从医学伦理角度出发,将患有传染病的捐赠者器官移植给器官接受者一直以来是被禁止的,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器官捐献来源。

1

图片来源:PNAS

2021 年 2 月 23 日,Jyoti Madhusoodanan 在 PNAS 杂志发表了题为 Advances in infectious disease treatment promise to expand the pool of donor organs 的文章,总结和讨论了医学和生命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传染病治疗进步有望提供更多的移植器官来源。

3

图片来源:CDC

旨在减少因器官移植感染风险的准则是根据以往的经验教训制定的。

CDC 公布的 2009 年纽约的一份病例报告描述了一次肾移植,其中一名器官捐赠者将 HIV 病毒传染给受体。调查结论为器官捐赠者未在离移植手术日期更近的时候接受 HIV 病毒检测,并需要在移植前避免暴露于新的感染之中。这起事件可能与 HIV 病毒检测技术过度依赖于抗体有关,后者在感染后需一段时间才能出现。

根据器官采购和移植网络 OPTN 的指导方针,对器官捐赠者必须进行常见感染的筛查,包括艾滋病毒、各种疱疹病毒、梅毒、弓形虫等。然后,临床医生根据器官捐献者和接受者的健康情况,就每例器官移植的风险和收益作出权衡和决策。

3

图片来源:NEJM

创新的萌芽

早在 1991 年,临床医生就试图将 HCV 感染的器官移植给未受感染的患者。由于丙型肝炎是疾病进程缓慢,通常需几十年才能导致癌症和肝衰竭,故这种移植是可行的。但后因研究人员发现移植后病毒感染率高达 82%,并且移植器官受损率较高,这一想法一度被搁置。

为了寻找可用的移植器官解决无器官可用的境地,临床医生和科学家又一次开始探索曾经被视为器官移植禁区 —— 感染艾滋病病毒(HIV 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HCV)的器官。

HCV 感染器官供者带来的希望之光

近年来,这一想法的可行性在一系列临床研究和试验中得到了印证 —— 器官接受者接受了感染 HCV 病毒捐赠者的器官后,给予预防性地使用新的、高效的丙型肝炎药物治疗,可有效避免 HCV 感染。

2016 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将已故艾滋病病毒阳性捐赠者的肾脏移植给艾滋病病毒阳性接受者。在移植器官来源稀缺的环境中,这些尝试和创新,为没有其他选择的患者提供了权衡风险和收益的机会和可能性。

5

图片来源:NEJM

2017 年,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临床试验。研究人员将 HCV 阳性供者的肾脏移植到 10 名未感染的受者身上。在移植后的第三天,病毒在所有接受者中都达到了可检测的水平。但经过一个疗程的新药物治疗后,10 名受者的感染在 12 周内全部治愈。

5

图片来源:NEJM

2019 年,布里格姆妇女医院的研究人员在 38 例 HCV 阴性患者中移植了来自 HCV 感染者的心脏和肝脏。手术后立即进行为期四周的药物治疗,成功地防止了 HCV 病毒复制。与未感染肺组相比,HCV 感染肺患者移植器官发生急性细胞排斥反应的病例较多,但经对供体缺血时间及受体潜在肺部疾病等混杂因素的调整后,与未感染肺组相比,HCV 感染肺移植器官效果相当。

尽管器官移植的高度个体化差异导致开展大规模随机临床研究十分困难,研究人员仍希望继续积累证据,证明使用感染者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可行性。

研究人员陆续证实了两种在未受感染受者中使用感染器官的策略:预防性剂量的抗病毒药物预防受体感染,等 HCV 病毒在移植受者中达到可检测的水平后再着手治疗感染。

7

图片来源:Comparative Study

打破禁忌,HIV 感染器官供者

2017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每年有数百个因某些病原体的存在而被贴上「额外风险」标签的器官未被使用。除来自社会的偏见和排斥外,临床医生还需充分解释感染或不良结局的风险,以缓解器官接受者的担忧。

7

图片来源:Current HIV/AIDS Reports

由于 HIV 是一种高度可控的感染(大多数患者每天服用一片药片就能过上健康、无症状的生活),使用 HIV 感染供者的器官进行移植可能有一天变得更加可行。

1

图片来源:AIDS

2018 年,一名 13 个月大的婴儿因终末期肝病,接受了 HIV 阳性母亲的肝脏移植手术。该婴儿在手术前接受了预防性抗病毒药物治疗,并持续监其 HIV 病毒状态。

1

图片来源:NEJM

结语

SARS-CoV-2 病毒导致的新冠肺炎大流行再次减少了可用器官的数量。死于新冠肺炎的器官捐献者的疾病传播风险很高 —— 无论是传染给器官受者还是相关的外科医生。与 HCV 和 HIV 病毒不同,SARS-CoV-2 病毒明确的治疗方法还没有被证实。

1

图片来源:Science

此外,除拓宽器官移植的来源这一策略外,来自剑桥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首次证明了实验室培养的胆管细胞移植到受损的人类肝脏中并修复肝脏的可能性,并成功应用胆管细胞移植修复了因胆管损伤而被认为不适合移植的肝脏。

鉴于供体器官的长期短缺,寻找修复受损器官的方法,甚至提供器官移植的替代品或类器官 organoids 修复受损的组织,也理所当然成为了可行策略之一。

尽管仍然存在艰巨挑战,医学和生命科学技术发展仍然让临床医生依然看到了这一器官移植供体来源短缺这一问题的解决空间。

New Order, New Hope!

参考文献

1. Jyoti Madhusoodanan. Advances in infectious disease treatment promise to expand the pool of donor organs. PNAS. 2021. doi: 10.1073/pnas.2100577118.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丁香学术(ID:dingxiangshiyan)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