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脱贫后的下沉市场:山区里买得到新鲜水产,有了更多骑手在跑单

三言财经

作者|DorAemon  来源|三言财经(ID:sycaijing)

2月25日上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召开,一批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先进集体获奖,并宣告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近1亿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已经完成。同一天下午,“国家乡村振兴局”牌子挂出。这意味着,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崭新时代已经开启。可以说,这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顾名思义,脱贫实际上就是让生活、经济条件困难的群体摆脱贫困,也就是过上好日子。基于此概念,就有部分人对脱贫意义简单理解为“发钱给穷人”。

实际上,实现脱贫根本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给需要帮助的人群和地区“发钱”。其背后是我国经济整体增长、下沉市场中第三产业加速发展以及数字经济快速进步等诸多因素,共同开花结果后才能实现脱贫。

因此,脱贫可以看成是一种全面的“市场升级、消费升级”。对脱贫的研究实际上也是对我国产业、市场升级过程的探索过程。那么,通过在微观层面研究民企在脱贫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可以以“管中窥豹”的方式观察我国经济、产业升级情况。

本次表彰大会中,三言财经注意到美团获得了“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表彰,也是北京市唯一一家获得此项表彰的互联网企业。

1

一家聚焦生活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如何推动脱贫事业进步?这是观察市场升级的完美窗口。

60万建档立卡贫困骑手在美团实现就业增收

根据美团发布的《美团助力脱贫攻坚总结报告》,全国832个原贫困县中,已有超98.4%的县接入美团,线上活跃商户达到48万。2020年,全国原贫困县商户在美团产生约7亿笔订单,交易金额达到34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7%和22%,覆盖餐饮、景区、酒店、民宿和农家乐等多个品类。

报告中提到的这组数据,恐怕要颠覆很多人对“贫困县”或者下沉市场的认知。对于企业来说,扶贫就是不断地探索广阔下沉市场潜力。这种“潜力”既包含供给侧,也包含需求侧,不仅让下沉市场中的消费者群体享受到更便利的服务,同时也能为原贫困地区创造更多的经济增长机会和就业岗位。

这种模式就是既让企业有更大的收益,同时也让更多人不再“背井离乡”式的出门赚钱,又输血又造血,打造可持续发展的脱贫模式。

再看几组脱贫县改变数据。

1

2013年至2020年这八年来,累计约60万建档立卡贫困骑手通过美团实现就业增收。约六成在职贫困美团骑手的月收入在3000元至8000元,高于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82元。

下沉市场的潜力也因此凸显出来,例如脱贫县奶茶外卖订单量增速连续3年突破130%;2020年外卖订单的异地用户占比达到38%,超过全国异地用户占比。此外,受今年“就地过年”政策影响,乡村旅游火热起来。今年春节七天假期,全国脱贫县酒店、民宿及景区商家在美团产生了102万笔预订,相比2019年春节增长46%;其中,景区门票的预订量增长高达79%。

与开发下沉市场相对应的,是让贫困地区商品“走出去”,这也是脱贫过程中的重要环节。美团公司也在这一层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例如让湖北秭归脐橙、云南昭通苹果、西藏甘孜青稞、甘肃定西土豆等实现“农产品出山”。今年1月中旬至2月1日,湖北秭归脐橙在美团优选的销量超过68万斤;1月,通过美团优选“农鲜直采”计划,6000斤云南昭通苹果在昆明试点上架销售;美团快驴进货助力甘肃定西土豆从原产地直达城市餐饮商户,三年内共售出3000吨。

这些有关下沉市场、原贫困县的综合性数据说明,我国贫困地区蕴含着巨大潜力。以往受限于客观条件,这些地区的产品难以出售、人们只能外出务工,只能受制于贫困。所以一旦时机条件成熟,拥有健康的输血、造血机制,贫困地区摘掉“穷”的帽子也是迟早的事。

从乡愁到乡恋,返乡就业创业机会变多了

脱贫对于每一个个体以及商户,可谓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同样基于《美团助力脱贫攻坚总结报告》,随着原贫困县消费力的旺盛,在贫困县实现本地就业的骑手变多了。仅2020年一年,在原贫困县实现本地就业、跑单获得收入的骑手已经达到10.3万人,同比增长42%。

下面是一组个体案例,不过也能反映出来,这些贫困县的就业创业机会变多了。从乡愁到乡恋,脱贫之后的县城与乡村,现在已经成了个人成长与发展的新沃土。

四川小金县张国铭:回到家乡做骑手,一年后晋升为站长

3

22岁的张国铭是国家级贫困县四川阿坝州小金县人,也曾是国家建档立卡贫困户。他此前在杭州从事餐饮服务业,月收入为4000至5000元。

2019年,张国铭回到老家做起美团骑手,月收入为5000至6000元,比之前在大城市打工时赚的还多了一些。另外,在老家工作一方面开销少,另一方面离家更近。一年后,张国铭升至站长,最多时候管理着十几名骑手。

老家近几年变化很大,张国铭注意到一两年前站点每天接两三百单,而现在站点周末都达到五百多单。他认为自己家乡发展前景良好,更坚定了自己留下来的决心。

贵州织金县陈江鑫:从骑手“变身”烧烤店店主,已开3家分店

3

22岁的陈江鑫是国家级贫困县贵州毕节织金县人。2013年起陈江鑫前往省会贵阳念中专、大专,2018年起成为美团骑手。也是因为这份工作,陈江鑫发现了自己对餐饮行业的兴趣。

2019年,陈江鑫开始创业,在贵阳开烧烤夜宵店,目前已有3家分店。陈江鑫称,自己做骑手时和商家比较熟悉,学到了很多数字化经营、推广等知识,当时积累的经验对开店帮助颇多。

现在,陈江鑫每家店日单量能有120至130 单。第一家店还成了美团外卖2020年“观山湖区烤物类小吃人气榜第一名。

值得注意的是,从贵阳到织金,高铁车程仅需42分钟。陈江鑫可以常回家看看。

云南洱源县杨桂生:从丽江回大理,陪孩子的时间更多了

5

年近四旬的杨桂生是国家级贫困县云南大理洱源县人,也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之一。2017年在丽江打工时,他偶然了解到美团骑手这个职业。于是,杨桂生开始从事骑手工作。

“美团骑手工作自由度大,掌握了工作步骤,在哪里都可以干得得心应手。”对杨桂生而言,既然这个职业不受时空限制,远离家乡在丽江打工,不如回到家门口就业更好。2018年,他回到大理老家继续做美团骑手。

杨桂生表示,做骑手收入可观,达到6000至7000元左右。尽管也辛苦,但是稳定丰厚的收入让杨桂生感到很满意。回到老家工作后,杨桂生也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两个长期和父亲分别的孩子,也跟他亲昵了不少。

杨桂生的爱人的工作上班时间比较固定,相比而言,杨桂生的时间比较灵活,更多的时候都是他在陪伴孩子。“孩子们特别支持我这个工作,一家人天天能在一起。”

骑手这份工作不仅是“就业蓄水池”,还是新一代农民工技能提升的“加油站”。

无论是张国铭、陈江鑫、杨桂生,都认为骑手这份工作帮助他个人获得了成长:沟通能力提升了、对餐饮行业了解了、陪伴家人的时间变多了……在美团与清华大学联合推出的“骑手自强学堂”,自2018年上线以来累计21余万骑手报名学习。其中,仅《外卖英语》一门课程的学习人次就超过400万。

社区电商团长下沉到县乡村镇

不再“卖难”与“买难”

我国贫困地区并非毫无价值的穷山恶水贫瘠之地。其蕴含着巨大的市场、劳动力等资源,只要得到有效开发,不仅能够脱贫,还可以提升我国整体消费水平,推动经济增长。

这就要既为贫困地区输血,同时也要让贫困地区造血。

所谓“输血”,即脱贫的“基础设施”建设,因经济整体增长,国家有更丰富的资源将发展红利惠及到下沉市场;进而推动下沉市场中第三产业发展以及数字经济加速发展。

举个简单的例子,下沉市场以及贫困地区要享受到互联网行业发展红利,首先必须接入互联网。那么这就需要国家持续不断地投入,将互联网基础设施下沉到位。根据最新统计,国家贫困县中,通宽带互联网的行政村比重99.6%。在这个基础上,数字化才能下沉到县、到村。

正是因为有坚实的基础,才能够让曾经只有一二线城市享受的数字化红利资源普及到下沉市场中。

5

社区电商对农村经济的发展助力就是很好的例子。美团优选“农鲜直采”计划,实现了帮农产品出山,进而帮助农民增收。这在前文提到的秭归脐橙、昭通苹果等案例数据均有体现。贫困地区资源得到开发,“抱着金砖挨饿”的困境将一去不复返。

另一方面,2020年大火的社区团购也率先在下沉市场普及。这在以往几乎是难以想象的,毕竟一种新概念往往都在一线地区普及。

相比快递电商大多集中在镇一级设点,社区电商的团长可以直接下沉到村一级,并通过乡村团长实现“送货进村”,一举解决了农村地区“不好买”的问题。

现年39岁的吴尧桃是贵州省黔南州三都自治县人。2020年11月,吴尧桃加入美团优选做团长,并且利用自己从事百货销售方面工作的优势,微信群订单量增速很快。

吴尧桃介绍,社区电商让山区县城的居民也能吃到大闸蟹、花甲等新鲜水产品。以往由于运输成本高,海鲜水产基本和内陆地区“绝缘”,尤其像山区,更是人们极少体验的食材。

而且吴尧桃建立的社区群,还能够为县里外出打工的居民提供服务。外地务工人员可以通过美团优选“远程下单”,为自己远在山区的家人孩子购买牛奶、饮料以及新鲜蔬菜等商品。甚至有些时候,吴尧桃还会帮他们拍一段家中孩子的短视频,让外出打工的孩子父母放心。

还有很多地处下沉市场的商户、景区通过美团的服务提高收入。

贵州省黔西南州晴隆县一家网红奶茶“书亦烧仙草”加盟店,自去年年中营业至今,仅美团外卖每个月就能售出1400单。

1

还有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国家4A级景区织金洞,在与美团合作后,经过美团线上推广及运营,2020年其网络销售比例达到80%。今年春节期间,织金洞景区接待游客6.2万人次,其中省内游客占比87%。

2020年实现脱贫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脱贫攻坚成功,实现了下沉市场的初步开发。未来,“乡村振兴”这个概念将会进一步落实。

这就是实现脱贫的意义,不仅解决贫困,还能创造更大的市场。

在可预见的未来,广大乡村地区一定会越来越多的享受到互联网发展红利。“足不出村”即可获得和一线、二线大城市相近的生活与服务。同时,曾经农村劳动力大规模外出务工的情况也将获得改变,人们可以在自家“村门口”获得收入。可以预见,从大城市回流至家乡,将成为新一代外出务工农民工日渐增多的新选择。昔日贫困县,已成返乡就业创业的新沃土。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三言财经(ID:sycaijing),作者:DorAemon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