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仅29名员工、1个客户,最袖珍IPO公司缘何被否?

Winnie Lee

1

2月25日,西藏运高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上会被否,成为2月第二家、也是最后一家上会未通过的企业。

西藏运高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运高股份)是一家位于西藏地区的光伏企业,保荐券商为长江证券,公司主营业务为太阳能光伏电站的开发、投资、建设和运营,主要为集中式光伏电站发电。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近期过会的同一批企业,运高股份本应有两大“光环”护身:“西部”和“绿色”。

多层“BUFF”加成,为何仍上市失利?

早在2012年,IPO审核内控趋严之际,监管机构便对特殊区域的IPO申请留下了绿色通道。2012年6月初,证监会宣布拟在IPO审核中推出西部地区企业优先审核,深交所还成立专门的“西部工作小组”,希望合力推进西部地区企业上市进程。

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提出,提高西部地区直接融资比例,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在境内外发行上市融资、再融资,通过发行公司信用类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融资。其中,西部贫困地区企业首次公开发行上市、新三板挂牌、发行债券、并购重组等适用绿色通道政策。

2021年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提出,发展绿色信贷和绿色直接融资,加大对金融机构绿色金融业绩评价考核力度。统一绿色债券标准,建立绿色债券评级标准。发展绿色保险,发挥保险费率调节机制作用。支持符合条件的绿色产业企业上市融资。

作为一家位于西藏地区、从事新能源业务的企业,运高股份本应“一路绿灯”,但事实上,运高股份早在2019年4月就正式递交了IPO申请,2020年初就应上会受审,但真正上会时间却推迟了一年之久。而在其上会之前,“规模袖珍”、“客户单一依赖”、“营收九成靠补贴”等外界质疑也从未间断。

规模“袖珍”

运高股份成立于2012年,系由运高有限整体变更设立,共有9名股东。

据运高股份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运高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32亿元、0.85亿元、1亿元和0.48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0.17亿元、0.41亿元、0.58亿元和0.24亿元。直至2019年6月30日,运高股份资产总计8.31亿元。

1

相比之下,2019年上半年64家A股和港股光伏上市公司中,据财报披露,营收超过100亿元的有3家,营收超过10亿元的企业有37家,营收低于5亿元的有12家,而营收低于1亿元的仅有天龙光电,为0.11亿元。

可见,从营收来看,运高股份在上市光伏公司中排行垫底,而营收相近的天龙光电也已在去年成为创业板首批ST股,面临退市危机。

而从资产规模来看,2019年27家光伏上市公司总资产6263亿元,其中资产规模最大的是保利协鑫1004亿元,最小的是刚上市的锦浪科技13亿元,也几近运高股份2倍。

最后,从员工情况来看,从2016年年末到2019年6月30日,运高股份员工人数从24人增加到29人,两年半时间内仅增加5名员工。其中,截至2019年6月30日,运维人员和工程人员仅有15名。此外,学历大专以下的员工为10名,约为总人数三分之一。

1

比起2018年年底裁员近半后仍有180名在职员工的天龙光电,运高股份确实十分“袖珍”。

新能源业务依赖补贴

光伏电站可分为集中式光伏电站和分布式光伏电站,运高股份主营业务属于集中式光伏电站发电,目前已在西藏运营三期共60兆瓦的光伏并网发电项目。

据招股书数据,报告期内,运高股份电站装机容量在西藏的市场份额从2016年年底的9.09%降至2019年6月30日的5.88%,2018年电站发电量占西藏发电量的市场份额为1.57%。

值得一提的是,运高股份营业收入中大部分为新能源补贴部分,报告期内,公司新能源补贴收入分别占营业收入的78.26%、78.30%、84.98%、90%,且电价补贴拨款周期较长,更多的形成应收账款。

1

2016-2018年度期间,随着营收分别为164.96%、17.28%的增速,应收账款余额更快增长,分别为264.32%和53.07%。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逐年增加。

1

此外,运高股份仅有西藏电网一个客户,对单一客户销售占全部销售额的100%。2018年,由于西藏集中式光伏发电项目上网电价下调,因此运高股份2018年度光伏业务收入受到不利影响。

除了政府电价变化之外,由于光伏发电的随机性,当电网调峰的能力不足,不能完全接受光伏发电向电网输送的电能时,电网会降低光伏发电机组的发电能力,产生弃光限电的现象,从而影响光伏企业发电量。

2019年上半年,全国弃光主要集中在太阳能资源丰富的西北地区,其中西藏弃光率25.7%,高于新疆、甘肃、青海等省份。

实控人为香港富豪

根据招股说明书,运高股份实控人为郭炎、郭张秀芬,控股股东运高世纪直接持有公司78.11%的股权。

郭炎直接持有运高世纪50%的股权,此外还和其妻郭张秀芬均通过Alliance Wealth Ltd.间接持有运高世纪25%的股权。

资料显示,郭炎出生于1949年1月,祖籍广东大埔,出生于越南西贡,曾担任中信嘉华银行主席兼行政总裁,现为香港同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他热心慈善事业,在大陆西部地区捐献多所希望小学。

受曾为法国殖民地的越南影响,郭炎喜爱法式情调,喜欢吃法餐,且每餐必备法国葡萄酒。他早在1997年就收购了法国圣爱美农产区的两个酒庄,2018年年初又收购了位于圣爱美浓的列级名庄贝勒丰,这是他所收购的第七个酒庄。

对于所收购的酒庄,郭炎都雇佣了资深的酿酒师团队为酒庄不断完善优化葡萄酒,还投资了大量的资金重新设计酒窖和葡萄园。

光伏行业分析

尽管运高股份由于种种原因上市失利,但这并不代表着市场对我国光伏产业前景已经失去信心。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截至2020年我国光伏市场累计装机量为253GW,2020年新增装机量为48.2GW,同比增长60%。2020年我国光伏发电量为2605 kWh,同比增长16.2%,占总发电量比重3.5%。

1

2020年,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我国光伏新增装机容量为48.2GW,同比增长约60%,交出了一份“逆势而上”的成绩单。其中,集中式装机为32.7GW,分布式装机为15.5GW,集中式装机仍占据主流。

1

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介绍,到2020年,我国光伏累计装机量、新增装机量、多晶硅产量、光伏组件产量,已分别连续6年、8年、10年、14年位居全球首位。

2016-2020年期间,我国组件出口量在国内产量中的占比依然保持高位,充分体现了海外国家对光伏发电不断增长的需求。2020年,我国光伏产品出口总额197.5亿美元,受到疫情、产品降价等因素影响,同比下降5%;我国光伏组件出口量仍然同比增长了18%,硅片和电池片出口量也基本和去年持平,我国组件出口量占总量比重逐年走高,2020年为63.2%。

1

纵观整个光伏行业,尽管依然存在产业链供需紧张、经济性有待改善、非技术成本占比较高、补贴依赖性较强等挑战,但在政策支持、补贴持续、后疫情时代市场复苏等多重利好加持下,2021年,光伏产业前景广阔,新能源赛道有望迎来新一轮增长。

关注前瞻IPO微信公众号,掌握最新IPO动态。22年中国IPO咨询领域沉淀、6600+细分行业监测、30余项数据专利平台,为您提供更权威的IPO服务。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最新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论
×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