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离开美团去创业,有人拿了王兴的投资,还有人做成了独角兽

IT桔子

作者|吴梅梅  来源|IT桔子(itjuzi521)

前几天是美团成立十一周年的日子,美团行政部发了一些有趣的小故事,有关于美团早期创业的艰苦(江湖人称「开水团」的梗),也有关于美团的企业文化(对领导直呼其名),还有美团外卖对社会公益的支持等。

当然,这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的重点是,美团十一年,从明星创业公司成长到影响上亿用户的「国民级公司」,在自我成长的过程中,也为创投市场输出了众多明星创业者,像水滴公司的沈鹏、果小美的干嘉伟、猩便利的司江华、天天用车&松果出行的翟光龙等等。

这次,IT 桔子试图通过数据样本和案例的形式,来发掘「美团系创业者」的群体画像,从美团或王兴与他们之间的故事,从中窥探出美团这家公司的基因、王兴对美团系创业者的影响等。

美团系创业者群体画像

根据 IT 桔子统计,从美团离职后,在创业公司担任创始团队核心人员的共有 75 人,以下统称其为「美团系创业者」。

那么,他们是在哪一年开始出来创业的呢?

1

IT 桔子数据显示,2014 到 2017 年是美团系创业者出来开公司最为高频到时段,那几年每年平均有 14 位美团员工或者管理层出来创业。

美团成立于 2010 年 3 月,因此前 2 年离职创业的仅极个别——原美团创始成员之一翟光龙从美团离职后加入蚂蚁短租任 CEO。

2013 年,美团已经在团购领域占据了市场领先的地位,同时市场创业风向开始转向了 O2O、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即将到来,有一些美团员工离职创业,尤其是创业正热的 2014 年,包括蒋志伟创立「约运动」,李帅创立多人协同记账工具「趣发芽」,张文斌创立小工蚁科技;2015~2018 年,美团外卖业务突飞猛进,最终角逐外卖市场前三名甚至是第一名,这几年,有美团系创业者在网络互助、社区团购电商、无人货架等新领域尝试,也有人选择以新的方式在餐饮外卖领域扎根(如「佐大狮」);2019、2020 年后,从大厂离职创业的人骤减,美团也不例外。2020 年新创立的美团系公司有前美团云总经理李爽创办的边缘计算技术公司大禹智芯等——这一年 5 月,美团关闭了其公有云业务。

他们喜欢选择什么样的领域创业?

图片

如图所示,无疑美团系创业者最青睐的是本地生活、房产服务、汽车交通(出行)、金融这几个领域,其中除了金融之外,其他几个领域都与美团自身的企业基因高度契合。典型项目有猩便利、番茄便利、佐大狮、福布斯外卖,以及趣充电、天天用车、松果出行等。

其他领域的项目还包括竹子好课、打车链、小打卡、大禹智芯等。

图片

IT 桔子数据显示,美团系创业者的创业项目获投率达到了 74% 左右。获投资的公司大多还处于早期阶段,其中 33% 正处于 A 轮,24% 处于天使/种子轮,获得 B 轮及之后的不到 10%。

图片

通过数据透视发现,最青睐美团系创业项目的投资机构是 IDG 资本,共参与投资了 19 次,而相关项目只有 7 个,IDG 资本尤其重注了水滴集团(天使~D 轮共 4 次追投)、果小美(天使~C 轮共 4 次追投)、松鼠拼拼(天使~B 轮共 3 次追投)这几个项目。

高榕资本也多次投资了美团系创业者项目,包括起家于水滴互助的水滴集团、社区便利店产品便利 24、一人食外卖佐餐品牌佐大狮、人工智能金融信息搜索引擎公司虎博科技。

原大众点评联合创始人龙伟和李璟创立的点亮基金也投资了水滴集团、佐大狮、虎博科技、美味生活;蓝驰创投则投资了水滴、果小美、番茄便利。

不得不说,这些投资机构大都是先从水滴互助开始投美团系创业者的,后来逐渐加码,投资其他从美团离职的创业者。水滴公司的沈鹏目前算是美团系创业者的标杆。

最特殊的就是干嘉伟了,他本人出自阿里,2011 年加入美团主抓运营管理,从美团离职后创业加盟果小美;之后成为天使投资人,对美团系创业项目也比较亲近和热衷。据不完全统计,干嘉伟个人投资了便利 24(天使)、番茄便利(天使)、轻氧智能洗衣(A 轮)、厨芯(B 轮)、松鼠拼拼(A、B 轮)这几个美团系创业项目。

3

沈鹏创立目前估值最高的美团系独角兽「水滴公司」

2020 年 11 月,水滴公司再一次获得了来自腾讯的 1.5 亿美元战略融资。在这三个月前,水滴获得了包括腾讯、IDG 资本、点亮基金的 2.3 亿美元 D 轮投资。这是沈鹏创业的第四年,4 年时间,水滴公司融了 6 轮,而且每一轮都有腾讯的加持。目前公司最新估值达到了 32 亿美元,并传言其将上市。

时间拨回到 2016 年 4 月 18 日,一个普通的公司名称发生了变更,由北京微众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

「纵情向前」这个词有个典故——它源于美团创始人王兴在 2011 年人人网(王兴卖给陈一舟的校内网)上市时的发声,此后「既往不恋,纵情向前」成为美团对外的姿态,美团公司的墙上一直挂着「纵情向前」四个大字。

再往前来看,沈鹏对外为人熟知的身份是美团第 10 号员工、美团外卖创始团队成员,沈鹏和美团、王兴背后其实还有一些小故事。

2009 年 11 月,饭否被封的那一年,沈鹏给王兴投了简历,美团运营总监郭万怀找到沈鹏,认为他「(热衷做生意)不适合做产品经理,更适合做运营或者商务」,但是当时没有这个岗位。

一个月后,美团开始招聘商务合作岗位,即将毕业的沈鹏再次去应聘实习生并通过了面试,成为美团第 10 号员工。

2010 年的 6 月,人人网的沈博阳负责筹建糯米团,想挖沈鹏,并给出了诱人的条件——糯米北京公司总经理,年薪 35 万元,解决北京户口。

还在谈恋爱的沈鹏心动了,最后是王兴在一个周六晚上和他敞开心扉地聊天,成功挽留了他。王兴认为人生第一阶段赚钱多少不重要,年轻人成长是最重要的,跟着他在美团干可以大概率实现财富自由——「在北京,赚够 3000 万元」,同时也能成长。

此后,沈鹏摒弃团购网站和城市代理运营商合作模式,争取了独自去天津开拓直营站的机会,并凭借出色的销售成绩升任美团华北区的大区经理。为了提升沈鹏的团队管理能力,王兴还向沈鹏推荐了一本书《领导梯队》。

2012 年底,美团在团购领域优势明显。王兴开始希望王慧文和沈鹏尝试新业务、新产品。摸索了近 10 个月之后,他们才找到了新的方向——外卖。外卖业务先试点 3 个月,之后美团才决定全力投入,前期先开拓 20 个城市。擅长商业分析的王慧文对沈鹏表示,拉出中国 GDP 排名前 100 的城市名单,选 TOP 18+倒数前 2 个的城市试一试——末尾 2 个城市是为了测试外卖业务的边界。结果数据意外地好,外卖顺理成章成为美团战略级业务。在两人的带领下,美团外卖后来居上,加速扩张,在外卖市场独占鳌头。

王慧文认为,美团外卖打赢饿了么的核心制胜点是「管理带宽」。所谓的管理带宽,就是一家公司能够高效率地管理人和事,复制自身产品和服务能力的极限——饿了么的创始人张旭豪一毕业就创业,在管理方面是比较欠缺的,而这是美团外卖、沈鹏的优势;而且双方管理的团队越大,战场越多,扩张越快,美团的优势就越明显。

那么最终,沈鹏为什么还要离开美团呢。沈鹏表示自己来美团就是为了跟王兴学创业,2014 年底沈鹏就想过离职做医疗保险,王兴说再过一年看看。直到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沈鹏才正式踏上了创业的征途,并把「纵情向前」这个词当做公司名称。王兴可谓是沈鹏的榜样,也是人生导师。

2016 年 6 月,主打网络社群互助模式的水滴互助推出,沈鹏的创业项目也浮出水面。几个月后,水滴互助即宣布获得了真格基金、IDG 资本、腾讯、点亮基金的 5000 万元天使轮投资。

接着,面向大病患者提供互联网筹款平台的「水滴筹」上线了。目前水滴筹累计筹集 330 亿元救助款,帮助 3 亿人。

美团投了水滴公司的天使、A 轮,但在水滴互助、阿里相互宝不断出击、打出名声后,美团于 2019 年 6 月也推出了自己的产品「美团互助」。其实,2016 年沈鹏想离职创业的时候,美团就考虑过「内部创业」的形式——即美团成立新的保险公司,由沈鹏来负责。不过,沈鹏并没有同意,原因是美团点评的主业是本地生活服务,新的公司会增加管理成本及自由度不够。

如今美团互助的结局或许可以侧面印证沈鹏的想法——仅一年半后,美团决定聚焦主业,退出网络互助行业,于 1 月 31 日正式关闭美团互助业务。

松鼠拼拼创始人、连续创业者杨俊

毕业于清华大学的杨俊和王兴是校友,2006 年左右加入王兴的校内网,成为早期创始成员;后来他们又联合创立海内网、饭否网。

据称,杨俊对「饭否」这个名字有颇大的贡献。为找到双拼、朗朗上口的名字,杨俊写了一个计算机程序,最后发现没有人注册过的域名只有两个:饭否和在否。现在王兴还很勤快地更新饭否,几乎保持每天几条的更新频率;而杨俊的最新一条饭否停留在了 2018 年 8 月。

美团两周年左右即 2012 年 3 月,杨俊出任美团网销售副总裁。2015 年后,杨俊慢慢淡出美团。从公开资料上看,关于王兴和杨俊的互动极少。

IT 桔子信息显示,2016 年,杨俊开始创业,尝试骆驼金融项目,主要提供装修分期消费服务。这个项目也融了小两轮、几百万美元。不过后来没有进行下去。

2018 年,杨俊先是尝试做区块链项目「打车链」,后转型做社区团购电商「松鼠拼拼」,还邀请了此前美团的销售总监加盟。这一次,干嘉伟、IDG 资本都投了。松鼠拼拼的最近一轮融资是在 2019 年 2 月的 3100 万美元 B 轮融资,由高瓴资本、和玉资本领投。

2019 年中以来,松鼠拼拼被曝出了经营不善、裁员负面新闻,传言其本将收购一家竞品「你我您社区购」,但信息显示,2019 年 8 月社区团购独角兽十荟团合并了「你我您社区购」。

记者试图联系杨俊本人采访,但目前并未获得回复。不过,记者从相关人士独家获悉杨俊的最新动向,目前杨俊在一家电子烟品牌 Nicepro 担任投资人兼首席战略官的身份。

王兴友情投资过多个下属创业项目

还有几个离职去创业的,王兴以个人名义投资他们,多多少少有「友情投资」的成分。

2017 年,王兴、王慧文以个人名义投资了无人货架「猩便利」。猩便利创始人、CEO 司江华曾担任美团店铺文化娱乐事业部总经理,原大众点评首席运营官、王兴的「左臂右膀」吕广渝后来也加盟该公司。

另一个同期成立的无人货架创业项目「番茄便利」创始人殷志华也是从美团出来创业的,殷志华曾是美团最年轻的大区经理,因晋升速度过快甚至被戏称为「王兴」表弟。不过,公开资料显示王兴并没有投这个项目。短短几个月后,番茄便利和干嘉伟的果小美合并了。

还是在 2017 年,美团联合创始人之一,与王兴并肩工作 14 年的赖斌强离职创业。赖斌强是王兴的中学同学,初中时经常与王兴一起踢球,大学读的是计算机专业。为了跟随王兴创业从广州辞职跑到北京。王兴、王慧文、赖斌强曾在两年时间内尝试了 10 多个项目,包括 SNS、输入法,2005 年底做出了校内网,2007 年推出饭否。

后来赖斌强和王慧文一起加入了美团,负责过美团 IT 部、行政部、法务部等。技术出身的赖斌强在离职时,创业方向还未明确,项目名称还未定,就拿到了王兴和王慧文的种子投资。之后,赖斌强跟随小程序创业风口,推出了知识兴趣类工具「小打卡」。

从校内网到饭否再到美团,王兴的创业之路一直有一些「稳定」的兄弟相随;美团之后,一些人离开去创业,也能得到王兴或者美团的投资支持——王兴算是很多美团系创业者曾「跟对的人」吧。从事情的角度,这些美团系创业者不管是从哪个阶段加入或离开的美团,这家高速成长的、世俗意义上已经成功的创业公司,对任何一个搭上过这趟车的人,无疑都有密集的经验摄入和无法替代的成长速度。

除了沈鹏、杨俊、赖斌强等,我们也期待能看到更多美团系创业者的故事,也会持续关注各家公司后续发展。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IT桔子(itjuzi521),作者:吴梅梅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