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最“敬业”演员,靠违背祖宗赚了几百万……

大猫财经

作者|猫哥 来源|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01

前几天,北京有个老中医让医院给撸了。

本来呢,咱们中国人讲究一个“酒香不怕巷子深”。那些身负绝技的老前辈们大多喜欢埋首案牍,不是琢磨方子就是指点后辈,很少会跑到电视台里抛头露面。

可这位叫张文荣的老爷子不太一样,按曝光度来看,他已经是“神医”圈里的一线顶流了。

别看人家都七十多岁了,但在镜头前的表现力还是相当强的,甭管是对襟蒙袍还是中山装,只要衣服上身,老爷子就能演出一种仙风道骨的劲来:

“我翻来覆去地思想斗争了一个多月,最后做出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把祖传百年的秘方,无偿献给了国家”。

传承百年的秘方说捐就捐了,这魄力还真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关键是这药方也很神奇,从肠胃病、心脏病、脑血栓再到中风偏瘫,几乎就没有治不了的病。

这到底是包治百病的华佗再世,还是打着神医名号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

随着网上的质疑越来越多,张老爷子背后的医院抗不住了。在3月9日的时候,逼不得已的鹤年堂站出来发了个声明,干脆利落地跟神医做了切割。

图片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几乎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不过对张老爷子来说,自己还挺委屈的。为啥呢?台词是编导写的、服装是导演定的、广告是公司接的,现在医院怕受舆论影响,转头就把自己给免职了,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就算是广告里涉及的病症范围稍有点广,但这也不是不能理解的——“我是全科医生,会治好多病,导演让我说治哪种,我就治哪种”。

这么一看,好像确实有点冤。

02

按照张文荣自己在采访中的说法,拍次广告的出场费也就是几千块上下。这外快还没赚多少,转眼就被汹涌的舆论给淹没了,实在是有点猝不及防。

为啥网友们反应这么快呢?主要是早就有人这么干了。

说起来,这一行的“集大成者”应该是刘洪斌,17年的时候,她就被媒体扒过一次。正所谓巾帼不让须眉,别看被骂得很惨,但这位姓刘的老奶奶早把套路玩穿了。

啥套路呢?主要就是换衣服、拍广告、吹疗效。

3

在吉林卫视的时候,穿着时髦蓝色外套的刘洪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著名老中医,口若悬河地给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普及更年期失眠的应对办法;

在西藏卫视的时候,刘神医又换上唐装讲起了苗族鲜药,据说这玩意不仅能拔痰定咳,很多人从今往后更是“再不用吃药”;

等到了后来,这位又摇身一变成了大草原上的老蒙医。什么心脏病、脑血栓、中风、偏瘫,这些在祖上五代行医的老奶奶面前都不是问题,当天见效、吃上就好,那叫一个地道。

都说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甭管苗族、蒙族、汉族,在老奶奶这都能拿到宫廷秘方,蒙药心脑方、药王风痛方、苗族鲜药,加起来差不多能写本书了。

关键是人家的演技还很出色,一会是北大专家,一会是中医泰斗,一会又成了不世出的少数民族大夫,满头银丝+厚片眼镜,再配上各种各样雍容华贵的民族服饰,简直可以去拿奥斯卡了。

可能是演的太逼真了,北京大学、吉林省人民医院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都跟媒体做过澄清,就连百度百科都专门给她老人家弄了个词条,生怕那些被神医演技折服的可怜人上当。

图片

03

再后来,这个“发家致富”的秘诀就流传开了。

比如号称是“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院长”的李治明,就常年出现在各大地方电视台上推广各类“神药”,从调理糖尿病的“DCR代谢修复”,到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纳豆细胞再生”,甚至还有可以减肚子的“一子三叶茶”,也是个在百度百科上挂了号的影帝。

还有专攻男性养生、肝肾疾病的王志金/王志今,以及在糖尿病、脑中风、心血管疾病、脾病、肝病、男性病甚至壮阳补肾等各个领域都“颇有心得”的高振宗/高振忠,反正都是头发花白的老戏骨。

如果要是觉得这几位出场频率太高、目标太明显,你也可以找广告营销公司提供的各类“素人”。

之前就有业内人士向媒体曝过料,像一些经验丰富的营销公司,都有丰富的策划经验和拍摄经验,不光有大量的“专家”和“主持人”资源,还会帮你筛选适合投放的省级电视台频道;

等到了拍摄阶段,负责任的公司还会根据你的预算请到专家、主持人、观众和“心怀感恩”的患者,有行医资质的专家拍一场要几千、有表情动作和台词的患者群演报价则是300-500不等。

除了场景弄得逼真,就连剧本都会准备“软、硬”两个版本——

软的就是软广,编导们会尽量把台词写得含糊一些,避免出现包好、治愈这样绝对的说法,以免过早暴露目标;等到风声一过,转头就换上包好、治愈的硬广,这销量紧跟着就上来了。

04

不过话说回来,难道这么干就一点风险都没有了么?也不是。

虽说编导们会在用词上含糊不清,但随着广告相关法规的不断完善,他们能钻的空子是越来越少。

比如在2015年实施的新《广告法》里就有明确规定:电视台不得以介绍健康、养生知识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广告;

等到了2016年,《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养生类节目和医药广告播出管理的通知》更是措辞严厉:严禁医疗养生类节目以介绍医疗、健康、养生知识等形式直接或间接发布广告、推销商品和服务。

可就算是面对着这样、那样的风险,不少电视台和公司还是愿意铤而走险。原因也很简单,实在是太赚钱了。。。

在裁判文书网上,曾经披露过这么一个案子。

北京有个叫华珏达的公司,曾经从湖南和贵州买了不少号称能治风湿的假药。为了打开销路,他们就花了几千块请刘洪滨录了几期节目,随后在电视台上投放;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这两个产品通过电视节目宣传达到的销售金额高达6697307元,其中刘洪滨的“祖传秘方”就卖出了1954687元,实在是有点夸张。

图片

虽说因为演技太好、出场率太高,早期的“四大神医”都已经销声匿迹了,但在夸张的收益面前,越来越多的神医们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

在不知名的三四五线的电视节目里,在深夜和清晨的电台广播中,在各种各样精准的算法推荐下,这样的广告,依旧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为此,有个热心的网友还帮大家汇总了下电视广告中出现过的神医们,涉及中医、蒙医、苗医、藏医等各个流派,共同构成了一个磅礴浩瀚的“神医宇宙”,比漫威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5

考虑到编导们想象力的匮乏,这批神医大多会在广告中说出这么一句话:“我翻来覆去思想斗争之后,做出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