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自然》子刊:新冠病毒劫持细胞2条关键代谢途径快速复制 一种口服药或可抑制

Emma Chou

1

当SARS-CoV-2病毒感染人体细胞时,它会通过抓住细胞现有的代谢机制迅速开始复制。受感染的细胞大量生产病毒基因组和蛋白质,同时停止自身资源的生产。来自布里格姆妇女医院、麻省总医院(MGH)和布罗德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培养细胞感染病毒后不久就开始研究,现在他们对病毒增选的代谢途径有了更多的了解。该研究结果发表在《自然·通讯》杂志上,强调了甲氨蝶呤等药物的潜在治疗益处,它可以抑制叶酸和被病毒占据的一碳代谢途径。

“在这场大流行中,我们缺少一种直接口服药物,可以作为预防剂,在人们住院之前,甚至在他们被感染之前。” 通讯作者、传染病部医学博士Benjamin Gewurz说,“单克隆抗体颇有前景,但需要静脉注射。阻断病毒赖以复制的代谢途径可能是早期治疗患者的新策略。”

为了确定目标的代谢途径,研究人员获得了病毒样本,并在位于布罗德研究所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BSL-3 laboratory)中进行培养。然后,他们与MGH的高级研究员、医学博士Vamsi Mootha的实验室合作,应用质谱方法识别健康细胞和感染细胞消耗和产生的资源。他们在感染八小时后的“月食点”研究了被感染的细胞,此时病毒已经开始制造RNA和蛋白质,但还没有对宿主细胞的生长和生存产生严重影响。

通过分析这些细胞产生的氨基酸和数千种化学代谢物,研究人员观察到,受感染的细胞耗尽了葡萄糖和叶酸的储存。他们证明,SARS-CoV-2病毒将葡萄糖生产的基本成分转移到嘌呤碱基的组装上,而嘌呤碱基是制造大量病毒RNA所必需的。此外,他们发现用于代谢叶酸的一碳代谢途径异常活跃,从而为病毒提供了更多的碳基,用于制造DNA和RNA的碱基。

甲氨蝶呤等抑制叶酸代谢的药物通常用于治疗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可能是治疗COVID-19的候选者。目前,正在评估甲氨蝶呤作为一种治疗COVID-19晚期感染所伴随的炎症的药物,但研究人员建议,它在早期也可能有益。他们的研究还发现,当甲氨蝶呤与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一起使用时,可以产生协同效应。然而,甲氨蝶呤的免疫抑制特性可能使其作为预防用药具有挑战性。研究人员需要确定如何在不显著损害患者自然免疫反应的情况下最大化药物的抗病毒效果。 

尽管如此,Gewurz指出,口服抗病毒药物是COVID-19疗法的重要补充,既可作为感染的即时治疗手段,也可防御新型变种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

Gewurz说:“我们希望最终能够找到一种方法,阻止病毒利用细胞的代谢途径复制自己,因为这可能限制病毒进化耐药性的能力。”“我们开始看到新的病毒变种,我们希望我们能领先病毒一步——在病毒有机会复制自身并对抗体产生耐药性之前治疗患者。”

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参考资料: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21-03-sars-cov-hijacks-key-metabolic-pathways.html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21-21903-z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