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如何面对数字时代的“概念满天飞”、“理论大爆炸”

管理思考录

2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者|刘昶  来源|管理思考录(ID:o-liuchang-o)

在这个我们所谓的数字时代,一个突出的、令人困惑的现象是“概念满天飞”、“理论大爆炸”。对于这一现象,很多人持批评态度。不可否认,这确实容易带来学习上的负担、认知上的混乱、实践上的扰乱,甚至导致管理者在真真假假中丧失对管理理论的本已少得可怜的信任。

但是,无论如何,这都已是事实,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对它,而不是否定它、继而忽视它。毫不讳言,过去我个人亦持批评态度,说过“不过是修辞而已”、甚至“胡言乱语”之类的话,但这有什么意义呢?可能最大的意义是可以抬高自己吧。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概念满天飞”、“理论大爆炸”这一现象呢?

为何要积极地看待“概念满天飞”、“理论大爆炸”

“管理改革不应该草率从事,不可能一蹴而就,它不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时尚。如果说现实中存在一种强烈的信号,那就是通过这些接连不断的时尚‘浪潮’,以一种尚不确定但仍可觉察的方式呈现的新型推理体系的最初元素,这些元素能够应对我们的社会不可避免的变迁。知识变迁是第一要义。这当然还远远不够,而且它也会引发许多‘修辞学’幻想和欺骗的风险。但是,它却迈出了不可或缺的第一步。”

这是组织社会学家米歇尔·克罗齐耶所说的,他描述的并不是我们所处的数字时代,但是,若认为这就是对数字时代的描述,亦未尝不可。

事实上,“概念满天飞”、“理论大爆炸”可以视之为新时代来临的信号,数字时代呼唤新的管理理论与实践。概念、理论也要经历一个进化的过程,当下的形形色色的理论,提供了多样性;它们也需要面对优胜劣汰,“胡言乱语”总会散场,可靠的理论终会现身。未来不可知,对形形色色的理论,持开放、包容之态度更适合,少一些轻言否定,多一些积极探寻。

这是一种“客观现实”的视角,若换成“主观现实”的视角,所谓管理,并不存在真理,它只是人们发明与建构而成的促进人们大规模合作的一种方法。那么,形形色色的管理理论,提供的是未来的多可能性,关键就不再是真假的问题,而是虚实的问题,即如何将“虚”的构想建构成“实”的存在。例如商业生态系统,我一直强调的是,它是一种“想象的秩序”、“虚构的故事”,关键不是它是什么,而是它可以成为什么。同样的,适宜对形形色色的理论持开放、包容地态度,过早地否定一些理论,可能意味着关闭了一些新的可能性。

有人会认为,所谓新时代,并没有什么新玩意。例如,有人认为商业生态系统并不是什么新事物,穆尔早在1993年就已经提出来了,如果将之视为一种思维方式,那它其实是一个古老的事物。但是在数字时代,生态更具有想象空间,它作为一种构想,当与数字技术相遇时,可能有很多种“美丽的邂逅”、奇妙的“化学反应”,它可能成为一个跨业务、跨产业的智能协同系统,可能成为一个创新与创业的战略增长系统,可能成为一个撬动各种资源解决社会问题的共责共益系统。生态作为一个构想确实不是新事物,但是作为一项实践则是新事物,其中存在大量需要解决的新问题。如果我们“主观现实”的视角来看,那么所谓“新”并不是给定的,而是可以创造的。理论也不是为了反映“新”,而是要创造“新”。

再退一步说,假定这时代确实没有什么新事物可言。但是,在一些老问题上,过去没有解决好,依然需要借助一些新理论来寻找新的解决方案。例如多元化战略的问题,可以从生态理论的视角出发重新思考,即使各项业务成为一个生态式的、互补的、有机的整体。从有机整体原则出发,进行业务的选择、剥离、投资等,促进业务的协同发展,创新价值创造的方式。

还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追求理论的可靠、严谨、精密、精确等特征,这是研究者的标准。对于实践者,至少在某些问题上,他们的标准没有这么高,他们更关注理论的可理解性、启发性、有用性。有些理论,在研究者看来,是不够严谨的,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但可能在某个时点上带给某位管理者有益的启发和思考。

例如,有学者批评杨国安教授提出的组织能力“杨三角理论”不够严谨,但这个理论也确实得到了腾讯、腾讯系与其他一些企业的认同和应用。

再如,链家、贝壳的创始人左晖在李翔的访谈中说,投资人都是一些很会思考的人,总是有一些独特的观点,他讲了一个小故事: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曾对他说,经纪人的生意虽然很大,但是不是一个组织能做大的生意。虽然事后证明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但是在左晖看来,这依然是一个好的视角,他之前没有从这个视角思考过。

当然,这并不是说管理者可不加筛选地使用理论,只是通过这个极端的情景来说明:有用的理论,不必然一定要精密、精确的理论,只要对某个思考某个问题是有用的即可。对何为好理论,可以更包容一些。

阿根廷小说家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讲过一个故事:在一个古老的神秘帝国,制图师为了尽可能地捕捉细节,所画的地图越来越大、越来越精细,最终画了一幅1:1的帝国地图。但是,后来他们发现地图能够实现导航功能即可,并不需要那么大和精细,于是便将地图扔到沙漠里,任其风化消失。

对于管理者,理论亦如地图,重要的不是它有多么精密、精确,而是它能否启发管理者探索未知世界。侯宏在其文章《未来已来:产业空间下的生态竞争与演化》中,提出了产业空间的概念及VDCI分析框架(见下图)。他自己也说,VDCI是一个松散的多要素框架,虽然要比PEST精细,但是在内在逻辑上则不如迈克尔·波特的五力模型精密。但这依然是一个好的理论,它既创造了一个无限的想象空间,又制造了一个约束的紧张关系,就像一只纵横驰骋但却未脱缰的野马。

1

如果对何为好理论,设置严苛的标准,或者从不同学派的标准看,那么即使是一些经典理论,怕是也难过关了。话说,即使是波特经典的五力分析,也因未能建立实证模型,而只能自称是“框架性理论”。类似的,当有人指出动态能力的研究上缺少测量和实证探索时,其提出者大卫·梯斯说,动态能力的要素可以测量,但是这并无助于理解世界,他强调动态能力是一个“鉴赏式理论”。

“鉴赏式理论”,不同于“形式化理论”,即那些采取数学或其他形式化语言、益于严密推演,便于检验因果关系的理论。“鉴赏式理论”虽然其逻辑过程不够可靠,检验亦存在困难,但是借助丰富、微妙的语言,更易于增进对现象和问题的理解,尤其是可以帮助人们感知那些本质上不能量化的事物。

综上所述,我们完全可以更积极地看待形形色色的管理理论。

为何要违背共识,降低管理理论的筛选标准

当我们更积极地看待“概念满天飞”、“理论大爆炸”这一现象时,也就是承认了形形色色的理论都可能具有其价值——某个场景、对某位管理者具有启发性。

尤其是当我们正在走向一个新时代的时候,面临着大量的不确定性、模糊性,复杂性,只要能激发想象,促进思考,都是有价值的理论,无论其形式为何,只要还没有被经验推翻。我们需要在思考中行动,在行动中思考,逐渐理解这个新时代,摸清其中错综复杂的因果关系网。

为此,我可能要冒我朋友圈之大不韪,违背很多人的共识,降低管理理论的标准,我将管理理论视作一个连续统一体,包括了经验/故事、词汇/概念、要素/分类、机制/模型等形式。这些形式之中,强调最多的是机制,即事物间可能存在的因果关系。但是,每一种形式都有其价值。

例如经验/故事,明茨伯格就特别强调经验的启发作用,他打比方说,“如果医治乳腺癌成功,即使只有少量案例经验,只要它们有启发,就可以推广学习。甚至在自然科学领域,小样本的学习也同样重要。物理学家分离第一个原子之后就开始总结规律,不必要等到n个原子分离成功。直接经验的另一个价值在于刺激我们持续创造性地学习。”另外,故事之中,既有有认知因素,也有情感因素,更能激发行动。

再如查尔斯·汉迪所说的三叶草(组织)、甜甜圈(原理)的这类比喻,他认为,这些“低清晰度概念”,虽然没有精确的定义,更不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但是可以鼓励你思考;英士国际商学院教授Jean-Claude Thoenig认为,詹姆斯·马奇的学术语言更接近模糊的隐喻,不能用对错的简单尺度衡量,其价值在于启迪人们思考和促生新知识。我想,人类学家项飚教授也会认同这样的观点,他提出了“物流型权力”、“工作洞”、“悬浮”这样一些概念,谓之为“景象式”概念。他认为,这样的概念虽然相对模糊,但是可以成为能够运用、能够用于重新思考的工具。

在理论的连续统一体中,从经验/故事到机制/模型,前端更强调想象力,后端更强调精确性;前段更利于思考,后端更利于行动。在这个新时代,我们需要充分地想象未来,也需要踏实地强力行动,我们需要思行结合,不断演进,最终才可能创建可以充分揭示新时代的综合性模型。

需要强调的是,连续统一体上的各理论形式的排序,不意味其价值的高低次序,每一种理论形式都可能带来巨大的实践价值,例如“互联网思维”作为一个概念,对于人们想象未来的商业与管理,起到过重要作用,而有一些模型,可能实践者从来都不知道。

但是,从理想状态来说,当然更应该建立因果关系的概念体系、建立模型这样的理论,它更能带来系统的思考,更具解释力,更能满足人们理解的需求。

结语:保持警惕!保持警惕!保持警惕!

在筛选和学习理论时,具体采取哪种形式的理论,因人而异,因场景而异。对于实践者,提出一个概念,指出几个要素,那已经非常出色了。而对于学者,则应该更多地弄清楚事物之间清晰的因果关系。当一个新问题出现时,可能我们只能提出个概念,想像出一种可能性,随着事件的演进,进行验证,进而慢慢地摸清其中因果关系。

但是,这里一定要强调的是,对于各类理论,从历史进程的角度看,宜持开放的态度,从中寻求任何可能的启示;而从此时此地的情景看,宜持谨慎的态度,从中看到任何可能的陷阱。理论是思考的工具,而不是行动的方案,思考上尽可能开放,行动上尽可能谨慎。就像沃伦·本尼斯说的,作为理论家要十分大胆,好的理论就如同好的艺术品,但操作者一定要折中。

一个可行的做法是:在正确理解的基础上,问一下这一理论与我有什么关系、带给我的启发是什么、我如何低成本测试并采取适当的行动。对于经验/故事、词汇/概念这一段的理论,更是要如此。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管理所面对的问题,绝大部分时候、绝大多数问题都是“寻常实践”,需要新理论启发的“寻常实践”也是极少数,最好更多地关注能够揭示因果关系的理论,这样的理论更可靠、更能提高成功的可能性。只有当所需要解决的问题,没有这样的理论可以依循时,才可以逐步降低标准,从一些不够可靠、严谨与系统的理论出发寻求启发。这就需要管理者具备筛选管理理论的方法与能力。

昹与昶的聊天

昹:你在《管理理论创新浪潮与国家兴衰》、《卓有成效的管理理论》、《环境越动荡,管理者越需要学习管理理论》鼓吹理论的重要性,我很好奇你所说的理论是什么。但是,你没有想到,你抛出这么一个奇葩的观点!

昶:真的很奇葩吗?其实,这个观点是在写作中形成,与我自己之前的观点也不同,我自己也吃了一惊。在初稿中,我将预测/推测也作为一种理论形式,也有其价值。如极端的例子是科幻,它可以带给管理者对未来的不同想象与思考,像拉里·佩奇、贝索斯、扎克伯格、马斯克、王兴等企业家,都喜欢看科幻小说,这是有道理的。在面对一个新时代的时候,需要跳出条条框框,大胆想象。

昹:这太夸张了,这种观点是有危害的。现在各种概念、理论出来,有些是错误的,有些是新瓶装旧酒,一些人追着学,今天觉得这个对,明天觉得那个对,一张嘴各种概念,但不见得有什么理解和洞见,也不见得对实践有什么帮助,甚至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我去过一家公司,墙上贴着各种模型,总经理说,我们的管理已经很高大上了,为什么业绩没有提升。

昶:是的,所以结语中,我连续说三次“保持警惕”。从个人的、短期的角度,我们看到的是危害;但是如果从整体、从长期的角度,则可能是有益处的。

拿互联网思维来说吧。现在很少有人说这个概念,看到可能也是批判,比如国外没有、伪概念等。但是在我看来,在13年吧,这个概念被热议,我当时也写了一篇文章《大转折:互联时代的商业与管理重构》,发表在清华管理评论上。互联为思维掀起了人们对未来商业与管理的思考与想象,可以看做是数字化转型的起点,从互联网思维到数字化转型,就是从思维到行动。

昹:你写过互联网思维,哪能说它一无是处,哈哈……

昶:我有那么把自己的想法当回事吗,哈哈……

昹:谁知道呢,哈哈……长期我们都将死去,还是要关注短期!不能说等着瞧吧,然后置短期的危害而不管。

昶:现在我们处于一个新时代,面对新现象,我们还无法一时形成有限的、稳定的理论范式。如果我们将思想视为一个生态,其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立场、视角,这是自然的,都可能有其价值;或者我们将思想视作一个市场,概念、理论作为产品,其质量参差不齐,甚至出现假冒伪劣产品,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实,不必大惊小怪。

无论怎么说吧,概念满天飞是一个既定的事实,必须学会更好面对这个现实。我们通常希望概念的制造者、理论的构建者更加慎重与负责;但是换一个角度,从学习者的角度,他们应该学会筛选理论,选择适合自己、对自己有用的理论。一方面我们批判概念制造者,一方面也需要帮助概念学习者。

昹:那么,应该如何筛选理论呢?

昶:今天先聊到这里吧,后续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

昹:好吧!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管理思考录(ID:o-liuchang-o),作者:刘昶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