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医美当道:没有天生丽质也能“逆天改命”?

来咖智库

1

作者| YH 来源|来咖智库(ID:laikazk)

白居易曾用“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写尽杨贵妃的美。

事实上,古人审美意识的萌芽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如何更好地追求美也成了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撇开杨贵妃的玛丽苏体质特性之后,那些没有拿到女主剧本们的六宫“粉黛”们也不是毫无办法可言,或许几趟医美外科手术下来,也能有个平分秋色的美丽。

最近几十年以来,随着人们生活物质水平的不断提升,帮助大家“变美”的各种“神器”层出不穷,医学美容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所接受,并逐渐形成潮流。

根据新氧大数据发布的《2019新氧白皮书》显示,我国医美人群大约1400-2000万人,平均年龄为24.45岁,求美人群年轻化特征明显,其中80、90后为主力军,00后也逐渐参与其中。2019年20-25岁的医美消费者群体占38.57%,;26-35岁消费人群占比41.42%,较2018年上升4.01%。

不断膨大的市场和不断下沉的渠道,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接触医美和了解医美的同事,也催生了众多的医美机构,但由于行业发展混乱,规范程度不高,也导致这个本来应该带给大家美好的行业,乱象层出不穷,医疗事故频发。

01

抗衡天生丽质的神器:

现代医美

现代医疗美容缘起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主要用于修复战争幸存者残缺破损的容貌与肢体。我国现代医美也因抗美援朝保卫战以及大炼钢时期烧烫伤案例激增而奠定了发展的客观基础。渐渐地,创伤类修复开始退居现代医美的“二线”,越来越多“求美者”出于提升和改善自身容貌的目的走进现代医美诊疗机构,“追求美”带动了全球医疗美容行业的飞速繁荣。

我国卫生部将医疗美容分为了四类科室,分别为美容外科、美容皮肤科、美容牙科以及美容中医科。现代医美的发展成就主要集中于美容外科、美容皮肤科领域,其中包括了当下火热、大家耳熟能详的各种整形项目:前者包含隆胸、隆鼻、重睑形成(双眼皮手术)等,后者包括了脂肪抽吸、注射填充以及光热类(光子嫩肤、热玛吉、超皮秒等)项目。

2017年,全球医疗美容行业规模约1258亿美元,2020年达到1561亿美元,同比增长7.0%,预计2019-2022年年复合增长率为8.3%。2018年,我国医疗美容服务市场规模约183.79亿美元,占全球医疗美容服务市场13.5%的市场份额,位列世界第二。

1

同时,据艾瑞咨询《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19年中国约7成用户累计花费1-6万元在医疗美容上,其中34.3%的用户花费了2-4万元;平均在手术类项目上支出为19191.4元,注射类项目平均花费11729.1元,光电类项目平均花费17539.7元。

3

医美行业的快速增长,也使得普罗大众对于医美的接受程度在逐渐提升。据《2018年新氧白皮书》公布,2018年约6成公众表示接受医美,24.26%的人持欣赏态度,36.89%的人表示可以接受微调。同时相较于2015年,近几年求美者整容的动因也发生了改变,2015年49%的人整形是为了工作需要;而2017年开始 51%的整形人群是为了取悦自己,这一倾向还在上升,2018年达57%。

02

站在风口的医美产业:

上中下游全面开花

常态化的医美消费习惯形成是我国医美行业快速发展的缩影,“美丽经济”的勃兴也带来了医美产业整个上中下游的繁荣。近期,招商证券发布了一篇名为《医美当道,悦人悦己悦前程》的医美行业报告,深入分析了医美产业上中下游当前的发展态势。具体而言:

医疗美容行业上游主要由原料以及器械构成,行业较为集中,具有高壁垒及高毛利的特点,包含各类胶原蛋白、玻尿酸、肉毒杆菌、激光治疗仪、射频治疗仪等。上游属于多学科交叉、知识密集、资金密集型的高技术行业,进入门槛很高,相对于行业中下游,上游生产企业数量较少。

以注射填充的热门原料玻尿酸为例,在我国,韩国、美国等国外品牌玻尿酸占据了主要市场。国产玻尿酸原料及产品的主要有四家公司,分别为华熙生物、爱美客、昊海生科和华东医药。其中,爱美客医美玻尿酸产品超过其他国内竞品公司,市占排名第一。其中旗下两款产品爱芙莱和嗨体,2019年占公司总营收的82.77%。

3

我国医疗美容行业中游主要由各类医疗美容服务机构组成。目前我国医疗美容市场主要由公立医院整形科、大型连锁整形医院、中小型美容门诊部和小型美容诊所组成。其中,私营医疗机构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驱动了我国医疗美容服务行业的蓬勃发展。

5

医疗美容服务机构具有高毛利率、高营销费的特点。医美机构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广告营销和服务推广,以此来获客。2019年医疗美容行业平均获客成本至高至3000元至5000元,高营销费已成为行业不可规避的痛点。

以大型连锁机构艺星为例,2017年艺星营收约10.37亿元,推广及营销相关开支约2.08亿元,占同期收益20.1%;销售与营销人员共134人,占雇员总人数的5.9%。中型机构则以华韩整形为例,2019年华韩整形营收8.04亿元,推广及营销相关开支约1.71亿元,占同期收益21.3%。

医疗美容产业链下游主要指为上中游提供引流、保险、培训、教育等服务的企业。包括了各类医美O2O(Online to Offline)电商、医美消费金融、医美保险、医美新闻媒体、医美教培机构等。行业关注度较高的主要为O2O平台,近年来创新频出,是医美行业变革和创新的主要发生地。

医美O2O的基本形式主要为社区+电商+咨询,综合了消费、时尚与医疗的特点 。首先平台完成线上流量积累,随后向线下导完成变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以及医美群体趋向年轻化,“80”、“90”、甚至是“00”后群体对于移动互联网的依赖,带动了医美O2O电商平台的发展。

5

以新氧APP为例,2019年新氧实现营收12.86亿元,2016年至2019年,保持105.3%的复合增长率增长。公司营收主要来自于资讯服务以及预定服务,分别占比72.4%以及27.6%。2019年公司毛利率约82.75%。

03

向阳发展的背面:

生命不能承受之医美事故

尽管繁荣,我国目前医疗美容行业还仍处在野蛮生长阶段,各类医疗事故频出。这些“美丽的代价”,有时远远超过了金钱本身,甚至可能会成为伴随终生的阴影。

几年前,浙江省一档民生节目《1818黄金眼》就接连报道了多起本地的医美纠纷问题,“一个喷嚏把鼻子里的假体喷了出来”、“面部吸脂之后左右脸严重不对称”、“隆完胸之后摸起来硬得像石头”等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消息屡见不鲜,除了给求美者本身带来极大的痛苦之外,医疗机构回避推脱的态度更是让这些群体的维权之路难上加难。

7

现阶段我国医疗美容行业快速发展,主要受益于中游市场需求的蓬勃扩张。但我国中游市场仍旧较为混乱,大量非法经营的医美机构数量众多,据统计,2019年非法经营的医美店铺数量约80000家,甚至远超过合法医美机构数量。据艾瑞咨询统计,2019年正规医院医美用户约400-600万人,致死致残率小于千分之一;而非法机构医美用户数量大约在1000-1200万人,致死致残率小于百分之一。

据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每年医美整形发生4万起医疗事故,平均每天约110起。早在2012年,有整形失败相关的数据发布,我国平均每年因为整形美容导致毁容毁形投诉的多达2万起。现如今,整容广告铺天盖地已不是什么稀奇景象,所有的广告都直指颜值所能带来的巨大作用,再加之前述整形美容的年龄层大有低龄化趋势,“整容自由”也成了年轻人所标榜的理念之一。

7

2018年,一档访谈节目《不可说》中曾请来了一位号称脸上动过的项目价值一套“精装修房”的女孩吴晓辰,在交流过程中,她表示从来不会抵触自己整容的想法,也不会去刻意抗拒大谈自己对整容的痴迷。

7

结 语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他的传记作品《断头王后》中写道:“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命运所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或许,在我们无可否认这种追求美丽的权利的同时,至少心里要有一条底线,那就是比起平安和健康,美丽或许真的不算什么。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来咖智库(ID:laikazk),作者:YH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