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重磅信号: 美国内部已形成一种相当坚决的意志

文化纵横

2

(图片来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原载《文化纵横》杂志,转自“文化纵横”公众号

已获授权转载

中美关系正发生突变,且似乎不以中国人的主观意愿为转移。

从贸易战到新冠疫情的污名化,从关闭休斯顿总领馆到南海军演,从打压中国企业到在香港、新疆、台湾问题上的干涉内政……中国人观察到,无论如何释放善意,美国统治集团内部已经形成了一种相当坚决的意志——与中国脱钩,遏制中国。

中美关系的突然转变,将导致中国和平崛起的外部环境发生实质性改变,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的判断,中国发展“战略机遇期”的判断,以及建立其上的中国国家内外发展的战略指导方针,都将不得不进行重大的调整。

对此,必须有充分的物质与心理准备。

▍中美关系突变的三大原因

中美关系的突变,可以从地缘政治、大国竞争等多个维度进行分析,但当代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不平衡性,乃是这一矛盾关系发生突变的根本原因。自资本主义诞生以来,尤其是近200年来,差不多每隔30年,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便会发生一次缘于其不平衡性而导致的秩序调整,“一战”、“二战”、冷战以及今日中美新冷战,莫不如此。

在秩序调整期,世界进入一个明显的动荡期,新的秩序只有等待旧有矛盾冲突能量释放完毕之后才可能重新建立。其间的摩擦、对立、遏制甚至战争,都是可以想象的。

导致中美矛盾突变的原因多种多样,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不平衡性角度分析,则有以下三大原因:

首先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周期性规律不断演变为一次次的生产过剩危机,以及系统性的金融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虽然被G20机制采取的各种措施抑制住了,但各国经济的内在结构性问题却未能获得根本解决。金融危机之下,世界经济板块格局重组,美国利用货币发钞国地位对全球财富的转移机制、利用虚拟金融经济对各国实体经济的掠夺机制,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财富循环机制被打破,利用外部资源解决内部矛盾的回旋空间大大缩小。由此导致美国内外矛盾的不断加剧。

其次是中国经济板块的崛起。中国经济的崛起,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不平衡性的典型表现,在全球范围内配置流动的资本、技术、信息、劳动等经济要素网络中,中国崛起导致诸要素位置排序日益朝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变动,国际贸易、投资、生产中的利润分配格局发生日益有利于中国的变化。由此导致本来由西方国家主导的世界经济网络受到极大的扰动,美国秩序遭受巨大冲击。当代国际政治的动态关系,根本上决定于国际经济的动态关系,经济关系变了,政治关系一定随之发生变动。

第三,以智能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是导致世界格局变动以及中美冲突的深层原因。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常常带动新技术革命,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进而摆脱危机。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信息技术革命便不断演进,并在此基础上向智能化、自动化快速发展。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这一技术变化趋势日益明显,其直接结果,是少数高科技企业利润率日益高企,而多数低技能劳动者则越来越被排除在现代制造业的门槛之外。美国的右翼民粹主义和排外思潮,美国民意对中国抢夺美国百姓工作的误解,均与其背后发生的新技术革命相关。

上述三种原因,是导致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不平衡的根本原因,也是导致中美冲突的根本原因。当这三大矛盾运动积累到一定阶段时,量变就会变成质变,矛盾冲突便会益发尖锐而不可调和。中美关系的全面冲突,即是这三大矛盾运动发生质变的突出标志。

▍美国内部政治经济失衡与中美冲突

中美关系突变,同时也是美国内部经济政治失衡的集中表现,很大程度上,它是美国内政的外部延伸。

导致美国内部政治经济失衡并殃及中美关系的,大致有以下几种因素:一是美国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不断加剧内部的社会撕裂。多种调查数据和现场观察都表明,美国财富分配差距已经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程度,无论与美国历史比较,还是与其他西方发达国家比较,当代美国的贫富差距都是前所未见的。贫富分化的加剧,导致社会矛盾冲突沿着不同种族、阶级、民族之间的分界线展开,并集中反映到互不妥协的政党政治之中。二是美国人种比例的变化,白种人所占人口比重日益下降,并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成为绝对意义上的少数,这加剧了盎格鲁-撒克逊等白人族群的焦虑,并催化了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也催化了共和党人的极端保守主义倾向,同时催化共和、民主两党的尖锐对立。三是美国经济的金融化和去工业化趋势。由于技术进步和全球化,同时也由于美国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潮不受节制,美国大量工业转移海外,虚拟经济大规模兴起,这直接导致了工业制造业岗位的大规模流失与财富的不平等分配。

上述几重因素,已经成为美国内部矛盾的结构性因素,无论主观如何努力,客观情势已经几乎不可逆转。这些结构性矛盾的叠加,加上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不平衡性的推动,美国的内部矛盾就变得特别突出、特别尖锐,并很容易为政治势力操纵,成为中美矛盾冲突的内部温床。

▍内外矛盾交集,当前的美国特别危险

当前的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旧秩序解体,新秩序远未建立。旧秩序解体过程是矛盾冲突集中爆发时期,同时也是特别危险的时期。

过渡时期的危险,主要来自新兴力量的兴起与传统霸主维护霸权的行动。在核时代,确保相互摧毁通常会避免核大国之间的直接战争,矛盾冲突更多地会以代理人战争或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边缘国家的直接冲突为表现形式。但是当一个衰落中的帝国内外矛盾特别集中,其维护霸主地位的愿望特别强烈时,大国之间爆发直接冲突的可能性就会明显上升。

今天的美国,内部矛盾催生了特朗普的民粹主义,这一潮流如果与军工资本利益集团结合,很容易产生法西斯主义的军事冒险行动。而外部世界,由于多极格局尚未形成,且世界的经济中心(亚太)与军事中心(美国)相互分离,美国挟其庞大的军事力量,在缺乏外部力量制衡的情况下,也很容易选择军事冒险,通过军事讹诈的形式,获取更多经济利益。

今天的世界大变局中,中美矛盾正日益上升为主要矛盾,中美矛盾的主要方面则无疑是美国。美国日益加剧的内外矛盾,导致今日美国特别危险,这一点,不会由于美国统治集团领导人的更迭而改变。对此,中国人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编者按:本文为《文化纵横》2020年10月刊新刊手记,原标题为“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发生突变?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文化纵横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