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泥土和星空:为拼多多寻找下一个十年

盒饭财经

作者|何伊凡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2021年,黄峥41岁,这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柳传志比他小一岁时创立联想,雷军比他大一岁时创立小米。他在这个年龄向后退了一步,又向前迈了一步。

退一步是去年7月卸任拼多多CEO,八个月后他宣布连董事长也辞任了;进一步是开始思考那些看似虚无,实际更接近生命本质的话题,比如捐赠成立浙江大学高等研究院繁星科学基金,比如“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比如想尝一尝当“科学家助理”的滋味。

他辞任董事长同日,拼多多(NASDAQ:PDD)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它的年度GMV增速和全年营收依然保持强劲增长;四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7.199亿,单季新增7650万,再创新高;而它的年度活跃买家数截至2020年底达到7.884亿,成为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

随着辞任,黄峥1:10的超级投票权将失效,名下股份的投票权将委托拼多多董事会以投票的方式进行决策。黄峥也明确承诺,个人名下的股票在未来3年内继续锁定,不出售。

这并不意味着拼多多该打的仗已全部打完了,也不意味着黄峥将“退休”,从此彻底放手公司事务。他只是由此获得了“跳出画面看画”的从容和“另绘一幅新画”的自由。

一个广为流传的细节是,某年夏天,黄峥在步行的时候,仰头看到夜空里漫天繁星,他忽然想起文森特•梵高的一句话,“我不知道世间有什么是确定不变的,但我只知道,只要一看到星星,我就会开始做梦。”

据说这句话击中了他,他2020年宣布卸任CEO的同时,还按照2018年IPO时的承诺,连同创始团队一起,捐赠约2.37%(113,548,920股普通股)的公司股份,正式成立“繁星公益基金”。

“繁星公益基金”最初面目有些模糊,外界只知道其旨在推动社会责任建设与科学研究,为不可撤销的慈善基金,由独立受托人管理,保证慈善基金所有资产全部用于公益用途。

就在黄峥宣布辞任董事长当日,繁星公益基金和黄峥的母校,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签署捐赠协议,设立“浙江大学上海高等研究院繁星科学基金”(下文简称浙大繁星科学基金),推动浙江大学在生物、医疗、农业、食品等多领域交叉方向展开基础研究及前沿探索。

1

电商是个修罗场,只要身在其中就无法停止战斗。黄峥称希望通过卸任,抽离出以效率和规模为主导日益激烈、甚至异化的商业竞争,走更多的路,读更多的书。“从更底层、根本的问题上采取行动,要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础理论上寻找答案”。

此岸与彼岸,是人类的终极思索之一,作为公司创始人是黄峥的此岸,探索人在宇宙、时空中的意义,“成不了科学家,成为未来(伟大)的科学家的助理”就是他的彼岸。

1

放眼星空,向未来看

黄峥的科学家助理之旅,或许将从他的母校开始。

三月的浙江大学玉兰肆意绽放,油菜花也黄灿灿一片。浙大被誉为“中国创业率最高的大学”,但黄峥这次捐赠,与商业无关。

作为第一期资助,繁星公益基金会在未来3-5年向浙大教育基金会捐助1亿美元,用于“计算+生物医疗”、“计算+农业食品”和“先进计算”三个创新实验室的科学研究项目。

这次捐赠显然是以“黄峥”的方式进行,低调、朴素,网上连一张照片也找不到,首批项目看起来颇有技术门槛,理解这些名词都需要一定基础,如“超大规模实时图推理机研究”、“重大脑认知障碍的闭环调控”、“肿瘤免疫新抗原设计与应用”和“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研究”等。

我们用尽可能通俗的语言,来展示一下黄峥想做什么。

“超大规模实时图推理机研究”,主要应用于人工智能领域,相对于传统的流式大数据处理技术框架,大规模时序关联图实时处理技术,是一种更完备、更自然、更能反映行业生产活动的数据结构,它对金融、交通、通信等场景意义重大。

“重大脑认知障碍的闭环调控”,主要面向抑郁症等情感障碍疾病,以抑郁症为代表的重大情感和精神障碍,已成为仅次于心脑血管疾病的人类第二大疾患。据世界卫生组织调研,全球患者预计超过3.5亿,而且逐年上升。尽管抗抑郁药物取得了一定进展,但副作用强,有将近20%的患者会产生抗药性。

全球有多个组织都在积极探索将“脑机接口”用于脑部或脊髓损伤患者康复治疗,来帮助患者恢复损伤的听觉、视觉和肢体运动能力等。

2020年8月,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用三只小猪展示了其旗下“神经连接”公司最新的脑机接口技术。Facebook于 2019年8月推出一款无创型脑机接口可穿戴设备,能够解码佩戴设备的人听到和说出的词语及对话,帮助有语言障碍的残疾人恢复沟通能力。2020年12月,浙大科研团队成功利用自主研制的植入式脑机接口技术,帮助一位七旬老人用意念指挥机械手臂喝上了可乐。

2020年12月,瑞金医院脑机接口及神经调控中心成立,同时启动了第一个临床脑机接口研究项目-“难治性抑郁症脑机接口神经调控治疗临床研究”。该项临床研究已通过伦理审核并启动患者招募。瑞金医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宁光也是浙大上海高等研究院繁星科学基金会专家成员。

“肿瘤免疫新抗原智能设计与应用研究”,至于肿瘤治疗的意义无需赘言,肿瘤免疫治疗是一种全新癌症治疗机制,通过刺激机体免疫系统的先天能力,来靶向攻击“狡猾“的癌细胞。癌细胞具有不断适应环境的能力,能够绕开人体免疫系统的层层围猎,但新生抗原的发现为人类提供了一种复杂的方法来精准追踪这些癌细胞。T细胞就是一种特殊的白细胞,能够通过特异性识别新生抗原靶向肿瘤细胞,进行免疫活性调控。

你可以将T细胞视为潜伏在癌细胞中我军特工,但是如何在癌细胞中精准筛查出它,仍存在诸多挑战,需要全新研究方法。该项研究由浙大上海高等研究院院长、美国物理学会会士周如鸿教授领衔。

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研究,听起来很酷,探索细胞培养海洋食品蛋白质,是人类保护海洋资源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领域。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的原理与细胞培养牛肉类似,通过提取鱼的干细胞,用特殊技术将其培养成肌肉细胞,在“细胞工厂”内将其培育成可食用肉。

这种技术之前成本高昂,2013年用这种技术造出来的全球首个牛肉汉堡价值高达32.5万美元。随着技术的发展,成本也在降低,美国初创公司BlueNalu计划2021年年底前开设一家实验工厂,并开始在美国各地食品店中测试产品。

此项目由浙大生物系统工程与食品科学学院副院长刘东红教授领衔,会融合合成生物学、食品组学、增材制造等技术,形成生物合成鱼技术体系,最终制成初步成型的细胞培养鱼肉糜、鱼肉块等产品。

将时间调回1998年,黄峥1998年从杭州外国语学校毕业,被保送到了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混合班。能进入竺可桢学院已堪称“学霸”,“混合班”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奇怪,能分到其中更是"学神"。

混合班设立于1984年,是当年浙大本科教育改革的举措之一,简单而言就是“工科人才理科培养”,也就是说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所有学科,都按照比专业学生更高的标准来培养。现任浙大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朝晖毕业于第一届“混合84班”,他也是浙大上海高等研究院繁星科学基金会理事会理事长。

黄峥曾任混合班学生会副主席,给同学留下的印象是为人非常低调、沉稳,从不张扬。大三时,成绩出众的他选择专业时进入计算机科学专家、时任浙大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的实验室学习,而他的本科论文导师就是陈纯教授。

黄峥后来到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深造,浙大经历无疑完成了他的人格塑造,他虽然没有做科学家,可纯粹的理工科背景,使他喜欢把翻paper当做业务爱好,信奉极度求真、追求本质。

时光轮回,如今,他以另一种方式与浙大和当年的师长发生了交集。

2

脚踏大地,向纵深走

黄峥的繁星不仅在苍穹,也在脚下。

距离浙江大学2700公里的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老窝镇老窝村,位于横断山脉南端的滇西纵谷区,山坡陡,土层薄,耕地支离破碎,人均耕地仅为1亩,村里种的都是包谷、麦子,村民辛苦辛苦一年,收入不过近千元,家里所有财产就是一个土房子,一口锅、一床被子。

3

图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村党总支书记左雪锋当过兵,是条硬汉,在部队就经常给自己加大训练量,腿上绑沙袋增加负重。当了村官之后,他决心改变家乡面貌,带领大家种蔬菜、种核桃,但是都已失败告终,因为距离城市较远,交通不便,蔬菜和核桃都不能卖出好价钱。

2019年2月,云南省农科院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党委书记李进学,按照省委统一安排,来到老窝镇开展脱贫攻坚帮扶工作。

李进学虽然是博士,但看起来和农民没什么两样,经常天不亮就下田。他观察发现老窝村年温差小、日温差大、积温高、光照强,适合种植熟期错季的特色柑橘品种,可是因为当地农民不改进种植管理技术,果子质量总是很差。农民又不接受他的新方法,李进学就多次劝说左雪锋,让他做示范,左雪锋被他的态度所打动,东拼西凑了四十多万,用挖掘机起垄,引进薄膜、滴灌设备对柑橘园进行改造。

仅有示范者还不够,全村脱贫需要有更多资金和更通畅的渠道,2019年7月,拼多多扶贫助农工作小组来到泸水市,一个月后,拼多多与泸水市老窝镇政府合作设立橘橼扶贫示范项目,该项目地处怒江峡谷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吸纳132户建档立卡户成立扶贫专业合作社,并联合云南省农科院柑橘创新团队打造精品示范橘园。

拼多多向老窝村无偿注资225万元,在后续项目建设中,又持续投入了124万元。

拼多多还帮助老窝村引入了智能滴灌系统,并与农科院热经所、中国工程院赵春江院士团队合作,打造了天空地一体化精准农情测控系统。水肥一体化灌溉系统将果树所需的水、肥,精准送到每棵树下,多旋翼的植保无人机配备有精准变量施药控制器,可以实现精准施药,村民们通过电脑或手机,就可以完成果园的管理工作。

新技术普及也没这么容易,从开挖田垅到种果苗,从病虫防治到浇水施肥,从叶片生长到树干形成,以及各类智能设备的使用,李进学每件事都手把手地教,左雪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啰嗦”博士:这么多株果树,他要求村民对每一株每天都要观察,白天看不完,晚上打着手电也要看。

拼多多还协助当地村民建立橘橼种植专业扶贫合作社。通过扶贫合作社,建立以建档立卡贫困户为受益主体的“新农商机制”,并确定了合作社先期(前6年)的利润分配方案,而且利用拼多多的渠道,在家门口就能把货卖掉。

在公司、科学家、当地能人协同之下,老窝村的石头山,变成了花果山。

2020年4月,泸水市政府与拼多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就农货上行、农村电商人才培养、打造当地农产品品牌等展开合作,条件成熟后,在泸水市建立拼多多农货电商直播基地,为农货直播提供基础设施。

可见在2021年致股东信里黄峥对农业及更纵深处农业科技的关注并非毫无端倪,拼多多就是从农产品上长出来的,这是其立业之本。

2020年,在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指导下,它还联合中国农业大学举办了首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 探索如何将人工智能及算法策略与传统农业种植更好结合。

这也是国内首次举办的“人工智能VS顶尖农人”的数字农业种植竞赛,4支AI队伍分别在阿姆斯特丹、北京、南京和昆明,远程控制位于云南富民县国家高原云果产业园内的智能化温室,利用尖端数字设备和人工智能,远程种植草莓。

用AI指导农业绝非易事,农业不可控因素很多,种植不同的品类对土壤、温度、浇水、施肥的要求差别都很大,草莓AI种植管控系统如同AI种植大脑,包括生长模型、种植决策、生长状态识别等模块,涉及多个机器学习算法,非常复杂。

最终大赛评委从产量、投入产出比和甜度等三项指标进行了评估,2020年12月16日,对战结果出炉,AI组的草莓产量平均值高出传统农人组196.32%,已有AI参赛队伍将比赛成果沉淀成高性价比的智能解决方案,为云南本土农户提供服务。

拼多多对农业的投入贯穿“最后一公里”和“最初一公里”。黄峥认为新电商的最大特征是“普惠”,这由它出生的时代决定的。20年前互联网刚在中国起步,使用者是知识经济水平较为靠前的小部分人。20年后拼多多出现时,不论乡村还是城市,教授还是农民,移动互联网已平等地进入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中。他认为这个时候出现的新平台,“历史使命就是服务最广大的普通人”。

2019年4月24日,黄峥在上市之后发出的首封股东信中写道:从第一天起,拼多多就沿着这个使命前行,希望通过农产品上行为农户增加收入,为城市居民提供实惠,这成为当时平台成长的最强劲动力。之后,通过工厂C2M直销提高商品的性价比,又让平台向这个方向迈进了一步。

他意识到过去几年里拼多多对农业领域的贡献主要还是在流通领域,通过提升流通领域效率,去中间补两头来让农民和消费者获益。不过流通效率的提升毕竟不能从质上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也不能大幅提升身体健康水平。

如果向纵深走,拼多多还能做些什么呢?

这可能来自于集成式技术对农业的赋能,如能否通过对农产品种植过程的方法的控制,对马铃薯、番薯、西红柿等作物中潜在有害重金属含量进行可靠有效的控制,同时还能对有益的微量元素进行可控的、可标准化提升?

再如,如果能够比较透彻的了解不同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在摄入人体后的变化和作用,进而通过植物蛋白来合成生产出肉的替代品,那这种新的“素鸡”2.0是否有可能成为更健康、更绿色的稳定供给?

如果再进一步,深入到蛋白质结构及在人体内的性状的研究,是否有可能沿着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的分子机器的道路,进一步研究出蛋白质机器人,可以进入到人的脑部血管进行疏通,避免中风?

这已经超越了生意本身,将视野投向了未来可能抵达的彼岸。

3

什么是“富足”与“幸福”

对于“彼岸”的探索,是有宏大愿景企业家的心灵交集。

就在黄峥卸任之前,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雄心勃勃的登月计划受到轻微挫折。3月4日凌晨SpaceX最新版的星舰SN10首次尝试发射失败,6点左右第二次发射成功着陆8分钟后发生了爆炸。

但 SN10 能成功着陆依旧值得庆祝。这标志着 SpaceX 完成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飞行测试,它是肩负 SpaceX 载人登陆月球和火星梦想的原型机,S星舰项目曾被称为“火星殖民系统”。马斯克早在2013年就开始了“火星人选拔”计划,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0万人报名。

马斯克演绎了什么是脑洞无极限,除了火箭上天,高铁入地,脑机接口,他也开始关注碳捕集。1 月 21 日,他发推特称,将捐赠 1 亿美元以奖励优秀碳捕集技术,2 月 8 日,他兑现了这一承诺,美国非营利性基金会 XPRIZE 宣布,由马斯克和马斯克基金会赞助的 1 亿美元 XPRIZE 碳捕集大赛即日成立。

碳捕集技术关系到人类的未来,它与碳利用和碳封存合称为CCUS(Carbon Capture, Utilization and Storage,简称CCUS),即把生产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进行提纯,继而投入到新的生产过程中进行循环再利用或封存。

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正在不断增加,2019 年时均值一度达到 409.8 ppm(Parts per million,百万分率),这是近八十万年以来的峰值。据联合国支持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估算,为避免气候变化招来严重后果,人类必须在 21 世纪结束之前,除掉大气中一千亿至一万亿吨 CO₂。

以碳捕获为代表的负碳技术,也可能是马斯克移民火星计划的一部分,因为火星大气里 96% 成分为 CO₂火星有水的证据已被发现,理论上在阳光照射下,CO₂ 加水进行反应就可转化成氧气或甲醇。

在主业上,马斯克与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并无较量,但他们展开了一场太空争夺战。

贝索斯的民营太空公司“蓝色起源”与SpaceX同一时期创立,在亚轨道太空旅游、发射服务、火箭发动机、月球探索方面都小有成就。但公司落后于SpaceX,曾输掉多个官方合同。由于蓝色起源公司收入有限,贝索斯每年卖掉价值1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作为该公司运作经费。

3

2021年2月3日,贝索斯宣布将于今年第三季度卸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将掌舵工作移交给公司云计算部门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他自己将拿出更多时间与精力专注于Day 1基金、贝索斯地球基金、蓝色起源、《华盛顿邮报》和自己的其他爱好。

此次交接班之前,他每周给蓝色起源分配了一天工作时间。他心中蓝色起源的目的不仅仅是太空旅行,而且也是“保护地球”。

他在2020年启动了贝索斯地球基金,用于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还曾捐赠4200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建造一个能工作1万年的地下计时器。他的“Day One基金”成立于2018年,他和前妻麦肯齐计划向该基金投资20亿美元,目的在于帮助弥合贫富差距,并为低收入社区提供优质教育,在低收入社区建设非营利性幼儿园。

地面以新能源车和无人驾驶为主导的汽车革命刚刚开始,已经有人准备把汽车送上天。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了两家飞行汽车创业公司 Zee.Aero 和 Kitty Hawk,它们更像是“无人机,F1汽车和水上飞机之间的交叉。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也有一个飞天梦,他看上了货运飞艇项目,所投资的飞艇公司已于2020年8月完成首单销售。

至于“急流勇退”的前辈比尔盖茨,在2000年卸任微软首席执行官后,就与妻子梅琳达成立了目前全球最大的慈善基金会,投身全球健康事业,特别是非洲等欠发达地区的儿童健康、疫苗接种、洁净饮用水和厕所改造等领域。这位一分钟能赚1万美元的超级富豪,经常花时间飞越半个地球,出现在印度贫民窟中。

2020年3月14日盖茨正式辞去微软董事,疫情中,盖茨基金会投入巨大,多次追加捐赠金额,累积投入17.5亿美元。用于资助诊断工具、药物和疫苗的开发,并保护最脆弱的人群,扩大在非洲、南亚对新冠病毒检测、治疗和隔离工作的规模。

和黄峥一样,盖茨对农业非常关注,他曾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为同一个目标:改变耕种效率。

2006年,比尔盖茨与洛克菲勒基金会合作创建了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GRA)。这是盖茨首次涉足农业,他认为“世界面临着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只要我们投入适量的资源,便可以让许多贫困农民养家糊口”。

2018年他在英国访问期间宣布资助爱丁堡大学的“超级奶牛”基因研究工作,希望能够培育出高产且能够耐受高温的新奶牛品种,以帮助非洲农民和家庭摆脱贫困。

国内企业家也不妨类似抉择,盛大创始人陈天桥2011年把盛大网络私有化之后,就从董事会辞职,在2012年退出公众视野,专注自己的心理健康,2016年和太太创立了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Tianqiao and Chrissy Chen Institute,简称TCCI),并投入10亿美元支持人脑科学研究,主要聚焦大脑探知、大脑相关疾病治疗和大脑功能开发三大领域的研究,计划每年在脑科学领域投入1亿美金。

和繁星计划研究项目一样,这些企业家们所致力于解决的问题,看起来都高远且充满挑战性。全球商业太空探索领军人,奇点大学创始人彼得•戴曼迪斯,在《富足-改变人类未来的4大力量》中的观点,可以作为他们行为的注脚。

他理解的富足,并不是让所有的人都过奢侈的生活,高档的消费,而只是需要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如地球上90亿人喝上干净的水,住上自己负担得起的住房,个性化的教育,顶级的医疗护理,用之不竭的无污染能源。而推动这种富足实现的4种力量,就是指数型增长的技术(如人工智能、纳米等)、DIY(创新者)、大量的资金(科技慈善家)、普通民众(底层被“链接”起来的10亿人)。

马斯克、贝索斯、佩奇、布林、盖茨、陈天桥、黄峥等,他们利用自己在“此岸”获取的力量,来推动变化在“彼岸”发生。

回归此岸与彼岸的哲学定义, 德国哲学家康德认为:此岸,为人们认识的部分,即事物的现象;彼岸,指不可认识的部分,是超越人们的认识界限而独立存在的自在之物。

康德的观点其实用“二分法”,将“此岸”与“彼岸”分离。佛家《大智度论》则说:“以生死为此岸,涅槃为彼岸”。认为此岸就是彼岸,以生死为界限,只要放下执着,拾取光明,正果之处就为彼岸。

没有人是一次压轧成型的,但彼岸的种子,往往在此岸发芽。就像贝索斯在童年时代就对太空着迷,14岁时,他曾立志要做一名宇航员。作为《星际迷航》铁粉,他客串了电影中的小角色。

黄峥一直接受的是更偏重于理性的教育,但感性与理性在他的世界中逐渐混元一体。

他后来体会到“佛学、量子力学、数理逻辑的不完备定理好像都在和我们说:世界人生整体是不可知的,至少是不可精确度量的,是测不准的,是不确定的。用有限的规则去描述规范世界是不可能的,事情是不完美、不完备的”。

或许在他心中,不可知是此岸,而彼岸则是探究幸福的意义。

他读过本.沙哈尔的《幸福的方法》,据说这是哈佛很有名的一门课程。但是这门课对他短期有一些影响却不太持久,对这个话题他“经历了好一阵的琢磨和一些不容易的实践”,后来读罗素的《幸福之路》感觉慢慢有点明白了。

他将《幸福之路》总结概括为三句话:

A) 要有勇气去面对常识,用常识做理性的判断,用理性的意念指引自己的行动。

B) 要把对成就一个无限完美的自己的兴趣,转移为对外部客观事物的兴趣。

C) 对不可改变,不可能征服的事要会放弃。

疫情将他的想法,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他在2020年致股东的信中谈到,疫情让他重新思考“世界、人类与时间的关系,重新思考当下面对的现实”。

“人类曾经将时间视为方程式中的可逆参数,但疫情把人类从幻梦中惊醒,时间更像是一个不可逆的向量, 我们需要证明我们这一代人的与时俱进和与以往不同,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资未来,努力建设面前的新世界”。

他为什么要辞任,为什么要成立繁星科学基金,又将如何实现从泥土到星空的旅程,“从此岸通向彼岸之桥”,大体都在对《幸福之路》的理解中。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何伊凡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