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市值蒸发近2000亿,悦刻、思摩尔国际等电子烟产业迎来最强监管期

iFeng科技

2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者|徐硕  来源|iFeng科技(ID:ifeng_tech)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导语: 从线上禁售到线下火爆开店,监管趋严后,处于灰色地带的电子烟又将何去何从?

一纸监管文件,让整个电子烟行业哀鸿遍野。

3月22日,为加强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等监管,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针对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修改,向社会征求意见。其中备受关注的一条则是“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1

工信部网站公开征求对《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工信部表示,鉴于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与传统卷烟在核心成分、产品功能、消费方式等方面具有同质性,执行该规定可有效推进电子烟监管法制化,同时提升电子烟监管效能,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等。

这意味着,若规定通过,电子烟的生产、批发、零售环节等参与者将需要申请资质许可证,电子烟的各个环节都将受到国家监管,并以许可证的形式才可以开展经营,电子烟有可能像传统烟草一样“收归国有”。

截至3月23日收盘,电子烟概念股一路狂跌。电子烟头部品牌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股价从前一日的19.46美元跌至10.15美元,跌幅近50%,与前一日市值相比,已蒸发近150亿美元;电子烟电池龙头企业亿纬锂能收盘价为69.63元,跌幅近20%,市值半日蒸发近300亿元;而2020年7月在港股上市的全球最大电子烟制造企业思摩尔国际,也一度大跌超40%。

短短几天,电子烟概念股市值蒸发近2000亿元。随着监管趋严、股市震荡,不能继续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电子烟行业,该如何突破自身局限,找到最终归宿?

电子烟陷入冰火两重天

早期在烟草暴利的诱惑之下,电子烟行业迅速发展,再加上准入门槛极低,各方资本迅速涌入,其中不乏红杉资本、源码资本、IDG等诸多投资机构。各种品牌层出不穷,品牌方只需与上游厂商谈好价格,贴上自己的标签,就可直接进入市场。

同时,电子烟质量参差不齐、同质化现象严重,在陷入价格战的窘境后,行业加速洗牌,经过2年左右的沉淀,悦刻、魔笛等一众有资金、有技术的品牌逐渐形成自己竞争壁垒。2021年1月,悦刻的运营主体雾芯科技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RLX”,市值最高时达到458亿美元,被资本市场竞相追逐。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超4.7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电子烟、电子雾化器”,2020年至今,新注册的电子烟相关企业数量多达10175家。

2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电子烟相关注册地区Top 10

然而,自2019年底,国家出台禁止电子烟线上销售的政策,把当时风头正盛的电子烟立刻打入冷宫,不少电子烟厂商陷入倒闭潮。据悦刻招股书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悦刻营收首次出现环比下滑,亏损超过5000万元。

这使得大量电子烟品牌从线上转战线下渠道。短短一年,悦刻从41家门店扩张到200多家门店,并在2020年初表示,未来3年将投入6亿元,开拓一万家专卖店。截至2020年9月,悦刻已与110个授权分销商合作,拥有超5000家专卖店和10万+零售店,在中国电子烟市场份额超过60%,位居第一。

不仅如此,疫情之后越来越多的电子烟品牌都做出了扩张线下门店的决定,打算凭借年轻化的营销策略及多样的包装,吸引新一代年轻消费者。据相关数据显示,近90%的加盟店可在开业半年内收回一次性投入成本,60%的加盟店可在营业1个月后,净利润超过20%。

3

(图片来源:摄图网)

而新的监管政策,再次浇灭了电子烟行业的小火苗。由于传统卷烟的源头烟叶由国家管控,因此生产和批发部分所需资质并不复杂,但在中国电子烟却属于“三无”产品,无监管单位、无法律法规、也没有相应的添加标准,市场监管处于一片空白地带,也给了电子烟诸多野蛮生长的空间。

有不少行业从业者认为,或许电子烟未来还将迎来更多限制,但不会彻底封杀。光大证券则认为,聚焦到电子烟,考虑到电子烟设备的复杂性,若国家层面允许私人品牌申请资质,或将有对口味、含量及税收等规定的进一步细则出台,产业链上下游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升。

或许对从业者来说,正式得到国家认可,出台更为明确的标准,远比戴上紧箍咒来的更为爽快。

烟草业无法放弃的“香饽饽”

在中国,每年烟民消费的卷烟约为5000万箱,占世界烟草市场的44%,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和生产国,据国家烟草专卖局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烟草总公司实现税利总额达到12056亿元,同比增长4.3%;上缴财政总额11770亿元,同比增长17.7%,税利总额和上缴财政总额创历史最高水平。

随着广大烟民对健康的追求逐渐加强,电子烟的出现满足了部分烟民的“替代”需求,市场渗透率逐年提升。尽管国内电子烟的渗透率远低于欧美国家,但中国早已成为全球电子烟的主要生产基地,产量约占全球的95%,其中近90%以上供应出口。

据《中国电子烟行业价值洞察报告2020》显示,目前中国电子烟品牌超过600个,2019年全球共有218个国家和地区从中国(内地)购买电子烟,出口金额达到765.85亿元。

从全球来看,2019年全球烟草制品市场规模达到8,654亿美元,同比增加6.9%;全球电子烟品牌商市场规模367亿美元,预计未来5年复合增速24.9%,到2024年将达到1115亿美元。2020年,中国电子烟内销零售额近150亿元人民币,较2019年增长近30%,不难想象,当中国的3亿烟民同时拥有电子烟及卷烟时,中国的烟草市场将会达到何种量级。

更何况早在2014年,传统烟企便纷纷将目光投向电子烟领域,传统烟草企业劲嘉股份与国内电子烟龙头企业深圳市合元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亿人民币设立合资公司,从事电子烟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与此同时,中国烟草集团加大了在电子烟领域的研发投入,2019年电子烟商业化项目落地;东风股份、上海绿地、盈趣科技等烟企,更是联合产业链上下游,在电子烟相关领域进行业务拓展与延伸,进一步分食电子烟市场。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传统烟草具备渠道和先发优势,插足电子烟市场,对产业链有所利好。不过也有不少声音认为,电子烟大部分类型都不属于烟草制品,如果将电子烟全部纳入烟草专卖,则会使得烟草业进一步扩张,更加难以进行约束。

对比国外市场,美国将电子烟纳入到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从此电子烟属于烟草制品,在生产、销售等方面受到严格的管控;日本将电子烟作为药品监管,禁止其在大众市场自由流动;韩国以尼古丁为界限,将含有尼古丁的电子烟产品被定义为药品,反之则为消费品。

或许在监管方面,中国可以有所借鉴,但是否将电子烟纳入“国家队”,与烟草业统一进行管理,需要更为明确的监管细则出台。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iFeng科技(ID:ifeng_tech),作者:徐硕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