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看懂未来新十年

打开APP

学术当打之年:何时能走出“不发表就灭亡”的怪圈

olivia chan

1

鲁迅先生曾说:“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但在写论文这件事上,大家或许可以握手交谈——那些年我们一起制造过的“学术垃圾”。

然而有些人,不堪论文压力,铤而走险,选择学术造假。

屡禁不止的学术造假

近年来,我国的“学术造假”事件屡禁不止。据统计,截止至9月份,2020年我国共撤稿540篇,占比34.52%,为全球第一。其中剽窃、错误和作者署名问题是中国学者论文撤稿的三个主要原因。

下面我们一起来了解下2020年我国引起网络热议的几起严重的“学术造假”事件。

天大厦大两硕士论文雷同

2020年7月,天津大学和厦门大学两位同年毕业的硕士被曝其毕业论文存在高度雷同的情况。对此,两所大学在7月10日晚发布调查通报处理,认定涉事两名学生存在由他人代写、买卖论文的学术作假行为,撤销两人所获硕士学位,收回、注销硕士学位证书。

11

天津大学张裕卿教授学术造假

2020年11月,一份长达123页的举报材料在网络热传,里面详细记录了张裕卿教授多次实验、论文造假,指导学生将他人论文改成自己论文,利用学生研究成果为自己和女儿张某某署名等恶劣事迹,在学术界引起轩然大波。随后天津大学化工学院网站发布消息称,经调查组初步查证,认定张裕卿教授学术不端行为属实,已解除与张裕卿的聘用合同。

1

(网传的举报材料目录)

1

造假行为不仅存在于学者、大学生,还有小学生凭借难度堪比博士论文的课题获全国奖项,被网友质疑“父母研究,孩子拿奖”。

2020年7月,云南昆明六年级小学生陈某某通过研究结直肠癌基因,获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奖,被称为“医学神童”。事件引发关注后,大赛组委会发布通报称,项目研究报告非本人所写,撤销其奖项,收回奖牌和证书。

1

遍地开花的论文代写

“学术造假”中,最常见的行为还是“论文代写”。

每年的这个时候,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就在为毕业论文的书写抓耳挠腮,顺带痛斥下凭一己之力将高校论文查重率降低的翟天临。而这段时间,网上的一些论文代写代发机构也开始“活跃”起来。

在一些微信群里,可以看到有人在询问是否需要“论文代写”的服务。而在淘宝搜索“论文”,虽然页面显示一片空白,但如果换个词眼“毕业”“毕业代”,首页立即冒出许多论文代写代发的商家。

11

此外,在微博、QQ、小红书等平台上,也能搜索到与论文代写代发相关的信息。

其实,论文代写代发屡禁不止的背后,与现实存在的需求是分不开的。

学术压力便是催生论文造假的直接原因。

据了解,多数高校的博士生毕业时至少需要发表两篇SCI期刊论文。而面临论文写作、期刊发表需求的不只是硕士、博士生,还有各种科研技术人员。他们的职称要求往往唯论文化,于是导致学术造假频发,学术圈越来越商业化。

Michael Hersen和David Miller 1992年编写的《Research Fraud In Behavioural and Biomedical Sciences》(行为科学和生物医学领域的学术不端行为)一书中就指出:我们认为,学术界的商业化及其伴随而来的问题是核心,但学术界并没有对这一问题给予足够的重视。

其中,“Publish or perish”(不发表就灭亡)是Hersen和Miller提出的第一个要素,因为多年来论文发表一直是衡量学术价值的基本指标。

Hersen和Miller还指出,在一些公认的标准中,论文的数量似乎凌驾于论文的质量之上。而这便容易诱使“研究人员”为了成功发表论文而进行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

学术打假的幕后英雄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在我国这样科研造假和学术腐败的大环境下,总有些志士凭借一腔热血,守护学术界的净土。

中国的学术打假,古已有之。秦始皇焚书坑儒后,大量文献失传,文化出现巨大断层,学术造假便有了可乘之机。比如《论语》“尧章”之后的篇章,便被证实为后人所加。

到了汉朝,汉武帝想大力推崇儒学,但教材版本的确定却成了一个难题。于是著名学者蔡邕提出组织权威学者,考据出儒家典籍最权威版本,刻于石上,并严禁篡改,这便是“刻石经”

“刻石经”的出现,可以说有效应对了学术造假,同时也有力保存了文学经典。

对真理的追求和守护,学者们前仆后继,出现许多令人敬佩的打假英雄。

伍铁平先生,语言学界的打假斗士

伍铁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一生致力于语言学理论的研究,是我国模糊语言学的创始者。

他在孜孜不倦地探索语言学奥秘的同时,还致力于学术风气的建设。1995年,伍铁平在一篇文章中批判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徐德江是“学术骗子”,并指出其在著述中的许多常识性错误。随后却被徐德江以“侵犯名誉权”起诉。

但伍铁平没有退却,而是努力抗争,并得到吕叔湘、周有光等语言学家的支持。最后案子虽不了了之,但伍铁平仍坚持对学术界的打假行动。

他说:“在物质产品方面要打假,在精神领域里同样也有打假的任务。”

“学术纪委”Elisabeth M Bik,致力维护科学严谨性。

Elisabeth Bik曾是斯坦福大学微生物学家,2019 年 5 月正式转型为全职的学术打假人。先后举报过曹雪涛院士、周德敏教授论文造假。

截止2020年7月,Elisabeth Bik一共举报了约3500篇涉嫌学术不端的论文。而问题论文的数量似乎与发表论文的数量呈正相关。

对于打假缘由,她表示:“要让不端行为‘产生后果’。”

学术之路,并总不是一帆风顺,更多时候,是一个人吞咽孤独与寂寞,承受否定与失败。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们造假的理由和借口。因为知识值得敬仰,学术信仰值得尊重。

而学术打假的英雄们,也值得我们致敬。他们摆脱冷气,努力发热,像一只萤火,在黑暗里发一点光。

参考资料:

[1]“科研造假”屡禁不止,这些行为将面临重罚!

[2]重拳出击,学术造假无处遁形

[3]“花样繁出”的学术造假

[4]学术造假是怎样被发现的?幕后英雄都有哪些?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