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紧跟行业趋势,免遭市场淘汰

打开APP

网约车,卷进县城

猛犸工作室

作者|曾思怡 来源|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

出行需求是有限的。

“平日每天赚100多元,过去一个月每天能赚三五百元。”

春节假期,大量年轻人返乡过年,县域网约车市场也迎来一波小阳春。

在柳州三江县开网约车的吴江(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离除夕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县里的人流开始多起来,他和同行的收入也开始翻倍增长,“这股热度会持续到元宵节后”。

这还不是当地网约车市场最火热的时候。

2017-2019年,当地全职网约车司机月入过万比比皆是.到了国庆、春节等假期,一天流水七八百元,甚至上千元,都不是问题。

彼时正值网约车行业高速发展期,平台自掏腰包给司机、乘客让利,各种补贴、奖励之下,开网约车成为一门低门槛高收入的热门行当。

不过随着司机数量日趋饱和,乘客出行需求难再增长,行业开始内卷。各大网约车平台之间为了抢夺乘客展开的价格战,基本也由司机买单。

潮起潮落间,曾经因低门槛入行、高收益汇聚而来的人们,有人在失意中坚守,也有人另寻他路。

通过延长跑车时间,吴江保持每月3000多元的收入,“这个数字很难和从前对比,但省点、辛苦点,大家都这么过”。

吴江曾经的同行,莫明凯(化名)想法不一样,在跑车收入断崖式下跌后,他直言这是“白打工”,现在他在寻找新的工作。

这也是过去两年,县里近三分之一网约车司机的选择。

一半时间跑大单

三江县城不大,用吴江的话说,在城区任何一个位置打车,5、6元起步价可以抵达城内任何目的地。

这也决定了吴江和同行的工作特性——很少能接到单价高的“大单”,每天10-12小时的跑车时间,大都由十几、二十多个“小单”组成。

到了节假日,这才会有点不一样。柳州是广西境内著名旅游目的地,通常会有大批游客涌入,加之外地务工人群返乡,大单小单一下子多起来了。

“很多游客从动车站、县城赶去景区(多分布于乡镇),一个单子就是10-30公里不等;返乡过节的年轻人也喜欢打车,从车站到各个村镇,也是十几公里起步。”

吴江说,春节为这个县城注入大量游客和返乡年轻人,刚刚过去的一个月,几乎每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跑大单,收入较平日翻了几倍。

返乡过年的莫明凯也没错过这股热度,春节假期大部分时间都在跑车接客。

他的接客地点比吴江更有针对性,因为更看中挣钱的效率。“我只在动车站接人,(根据路途远近)一个人10块到50块不等,凑到一车人就出发,一天跑个三五趟,毛利就有五六百元了”。

吴江和莫明凯都表示,这些从车站、城区等人流聚集点开往偏远村镇的订单,将视路程远近收取“空返费”,“这和在城区随时有人下单不同,我送人过去(乡镇),回来只能空车,乡镇没有订单”。

随着假期出行热度上升的,还有县里的网约车运力。

当地多名网约车司机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全县注册网约车司机达600人左右,近两年长期活跃的有100多人。

不过,在春节及其他重要节假日,人流涌向这座县城的时刻,原本转行的网约车司机也会趁这个时候接单,“估计这个春节跑网约车的人要过两百了”。

进入县城的第8年

2016年,有关政策出台,确定网约车在我国的合法地位。其后几年,网约车行业发展迎来黄金期,从大城市向小城市和县域渗透。

在多位司机的印象中,三江最早网约车也是2016年出现的。彼时平台方为了占领市场,对司机端和乘客端给予多重奖励和优惠,当地司乘规模不断扩大。

吴江就是这个时候入局的。他早前没有做司机的经验和打算,但在当时各种面向司机端的奖励推动下,他和周边不少朋友抱着试试的心态注册为网约车司机。

他们确实赶上了行业发展的红利期,“一天跑10个小时,月入过万不是问题”。

随之而来的是县域传统出行方式的改变。

林欣是土生土长的三江人,在她的记忆中,没有网约车以前,公交经常是要挤的。

城区内通行可以选“三蹦子”和出租车,其中乘坐体验较差、但价格更实惠的“三蹦子”是当时更主流的选择,城乡通行则以定点、定时大巴和随叫随停的“面包车”(多座小型私人载客车)为主。

“网约车比传统公交、大巴和私人载客车更便捷,比出租车更便宜,乘坐体验也比大多数传统付费出行模式更舒适。”

林欣今年30岁出头,平日城区上下班、逛街购物多选择网约车出行,城乡通行则是优先乘坐公交车或定时大巴。

1

夜间车流 曾思怡/摄

“身边的朋友也基本这样,有的就算自己买车了,城区内代步也经常选择网约车,毕竟停车费有时比网约车订单收费更高。”

林欣认为,最近几年,网约车已经成为相当一部分年轻人城区内出行的主流选择。

不过也有网约车难以撼动的领域。

中老年乘客对线上打车较为生疏,对价格也较为敏感,基本会选择更低价的公交车、私人载客车和定时大巴。

5公里往上的较长路途,网约车收费也会劝退大多数年轻人,他们更愿意牺牲一些时间和脚力,去乘坐更低价的交通工具。

与此同时,最近几年当地私家车也肉眼可见的多起来了。

“和以前比不了”

然而,出行需求是有限的。

在多位网约车司机看来,当地网约车领域的出行需求早在2018年左右就达到瓶颈。

但是,无论是早前开网约车的高薪诱惑,还是作为就业蓄水池源源不断的吸引力,当地网约车司机一直在增长。

这也意味着,“僧多粥少”的节点早晚会到来。在三江,这个节点是2019年。

多名网约车司机表示,2019年及往前几年,开网约车一天流水300元不是问题,但此后订单流水开始断崖式下跌。

刚过去的2023年虽然出行需求高涨,但也难挡司机饱和引发的内卷,“以前一天300多,现在花更长时间跑,100多就不错了”。

以吴江举例,如果不是节假日,他日均流水100多元,月均纯收入在3000多元,前提还是他将跑车时间从过去的每天10小时增加至12小时。

身边还有更拼的朋友。吴江说,有人专门贷款买车来跑(网约车),每个月都要还车贷,经常跑到半夜两点才回家、第二天早上六七点就出车,“但是就算再拼,一个月挣四五千也是天花板了”。

莫明凯已经到柳州市区工作几年,刚开始进工厂,但是不喜欢被管着,他说开车能给他相对自由,后来转行开小型货车,每月稳定收入6000多元。网约车则成为副业,节假日返乡,人流激增的时候,正是载客高收益的时间,他都不想错过。

在提及开网约车效益下降时,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和县里的生活成本做对比,“吃喝玩乐,物价不比二三线城市低”。

某种程度上,这个说法或许并不夸张,如在小吃、快餐、休闲娱乐、生活服务等方面,县域较之大城市,规模经济并不明显,商家更需要以价换量。

而对大多数当地网约车从业者而言,他们能用以交换维持收益的,只有时间。

撰文:曾思怡‍‍‍

编辑:潘展虹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ID:MENGMASHENDU),作者:曾思怡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