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紧跟行业趋势,免遭市场淘汰

打开APP

印度吸金能力骤降:外商投资减少超百亿美元,但新加坡仍一片痴心

时代周报

 作者|马欢 来源|时代周报(ID:timeweekly)

最看好印度的国家,可能是新加坡。

3月25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公开强调,新加坡和印度是长期伙伴,两国的双边合作目前进展顺利。李显龙还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愿新加坡与印度的关系继续繁荣发展。”

新加坡也以实际行动证明了李显龙说的话——它多年来都是印度的最大外商直接投资国,超越美国和日本。即便在印度外商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大幅度下滑的今天,新加坡依旧不离不弃。

2

△各国对印度的FDI流入对比,新加坡遥遥领先且仍在加码。(图源:印度工业和内部贸易促进部(DPIIT))

继去年同比下降了27%,美国、毛里求斯、荷兰等国的投资金额明显减少之后,今年印度的外商直接投资继续下滑。

来自印度央行(印度储备银行,RBI)3月的数据显示,2023-24财年前10个月(2023年4月至2024年1月),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为255.3亿美元,流出量为101.1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FDI的流入为367.5亿美元,流出为117.5亿美元。

这意味着,流入印度的FDI减少了112.2亿美元,同比下降30.53%。

印度方面将下跌的原因归咎于全球经济放缓,导致流入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大幅减少。但新加坡仍然在一堆国家中脱颖而出,继续蝉联印度FDI的最大来源国。

具体来看,在2023-24财年前6个月(2023年4月至9月),新加坡对印度FDI达到了52.2亿美元,比第二名的毛里求斯(29.5亿美元)和第三名的日本(20.9亿美元)加起来还多。

新加坡,投资印度的“跳板”

从新加坡流向的印度投资,其实并非都来自新加坡本土公司,有不少是来自在新加坡有业务的外国企业。

这些企业因为税率优惠和营商环境等因素,选择在新加坡注册公司,以此为跳板,再去印度投资。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沃尔玛。在2018-19财年,新加坡对印度的FDI达到了162.3亿美元,占比超过印度整个财年FDI (443.7亿美元)的三分之一。主要原因就是在这一财年,沃尔玛对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进行了160亿美元投资,该公司占据了印度线上零售业近一半份额。

今年,Flipkart又获得了一笔来自新加坡母公司的投资,金额高达1.11亿美元。而这些投资,自然统统算在了新加坡对印度的FDI上。

2

△截至今年3月印度本财年的FDI情况(图源:印度央行)

在新加坡之前,毛里求斯曾经多年独霸印度FDI来源国的榜首。

一是因为毛里求斯本国有相当多的印度裔,占总人口的67%,他们热衷于对印度进行投资;二是印度与毛里求斯曾签订长达33年的优惠税收协定,部分外国公司通过在毛里求斯注册公司的名义对印度投资,可以获得很多税务的优惠。

2016年5月,为了打击海外洗钱,印度政府中止了与毛里求斯的税收协议,开始对投资印度的毛里求斯公司征收资本利得税。当然,同年12月,印度也和新加坡修正了税收协议,开始对新加坡公司征收资本利得税。

在相差不大的税收条件下,新加坡以良好的商业环境脱颖而出。

2

△近年来新加坡对印度FDI趋势 图源:GOI

作为普华永道的合伙人,博赫拉在新加坡从事印度方面的业务。他说:“毛里求斯已经丧失原来的优势了,很多国际企业发现新加坡更具有战略价值,他们选择来这里注册成立公司,继而向印度投入FDI。”

新加坡是全球企业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企业所得税率为17%,远低于印度的25%。同时,新加坡还是国际金融中心,人才丰富,其资本市场也连通着国际市场。

印度媒体指出,新加坡之所以能成为各国向印度投资的跳板,还有一项优势在于它有稳定的基础设施、良好的治安和发达的生活水平。世界各地的投资者,更愿意与家人长留在这里。

主权基金也看好印度

除了外国企业,新加坡主权基金和本土企业近年来也在大力押宝印度。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的高管在去年已经透露,GIC正在调整资产配置,应对通胀环境、地缘政治风险下的国际供应链变化。他们考虑将投资对象逐步转移至印度这样的新兴国家。

新加坡另一大主权基金淡马锡也明确指出,希望未来3年,每年在印度部署30亿-50亿美元的资金,目标是银行、金融业务、医疗保健、工业、科技、消费部门以及能源转型。

此前,新加坡航空公司还与印度巨头塔塔集团签署了一项协议,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印度航空公司25%的股份。新加坡航空公司CEO吴俊鹏表示,他计划将印度打造成一个新的航空枢纽。

“你可以看得出来印度的潜力有多大。印度市场在不断增长,但服务严重不足。”吴俊鹏说。

今年1月7日,在印度举行的泰米尔纳德邦全球投资者大会上,多家新加坡公司与印度泰米尔纳德邦达成了37亿美元的投资计划。

这些计划包括但不仅限于:凯德投资在印度南部城市真奈追加投资,用于建设商业园区、物流、仓储和数据中心;机器人公司Lionsbot,将与印度当地大学合作,成立培训实验室以及硬件和软件设计课程。

新加坡企业还承诺要在印度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权健公司Crayon Data就计划,未来三年内在印度当地创造150个直接就业和350个辅助就业机会。

新加坡贸工部(MTI)和新加坡企业发展局表示,这些投资将分几年实施,涵盖可持续发展和基础设施等高增长领域,以及技术和技能方面的合作。

虽然持续加码印度,但新加坡的企业和机构们也不得不面临一些营商的问题,比如印度普遍过高的税率。

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今年,类似Pine Labs、Zepto、Meesho等总部设在美国或新加坡的初创公司,为了方便推广业务,都想申请将总部迁至印度,然而这一举动却很可能让它们面临印度高额的税款。

此前,沃尔玛为了让旗下移动支付PhonePe切割出来并迁往印度,向印度政府缴纳了近10亿美元税款。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马欢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联系我们

官方服务热线

研究报告订购热线:400-068-7188

产业规划项目热线:400-639-9936

客服邮箱:service@qianzhan.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