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经济学人 紧跟行业趋势,免遭市场淘汰

打开APP

美国老板正在毁掉欧洲足球:大手投资,只为求财

时代周报

2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者|马欢 来源|时代周报(ID:timeweekly)

又一家美国资本接管了欧洲足球俱乐部。

北京时间5月22日晚,由于苏宁方面未能及时偿还3.9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0亿元)的贷款及利息,美国投资机构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发布官方通告称,将从当天起正式接管苏宁控股的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

这是国米历史上首次由美国人控股,《华尔街日报》对此表示:“这是华尔街对欧洲足球的又一次尝试。”

其实,在苏宁入主的近8年时间里,国际米兰战绩可以说非常不错:赢得了两座意甲冠军、两座意大利杯冠军和三座意大利超级杯冠军,并在2020年和2023年分别打入欧联杯和欧冠决赛。

但最终由于资金困难等问题,只能被美国金主“收割”。

国米成为美国资本掌控的第七家意甲俱乐部,类似的戏码早就在其同城劲敌AC米兰那里演过一次了——2022年,因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贷款,中国商人李勇鸿以12亿欧元的价格,将AC米兰出售给了美国的红鸟资本(RedBird Capital)。

同样是在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之际,俄罗斯老板阿布拉莫维奇被迫“净身出户”,将旗下的英超俱乐部切尔西出售给了美国老板伯利,出售金额中的25亿英镑则由英国政府保管用于援乌,阿布本人一个子儿都分不到。

如今,在英格兰四级联赛的92支职业球队中,超过三分之一的球队以不同形式为美国投资人所有。

在欧洲,足球与资本的追逐永远不会停歇,只是现在主角换成了美国人而已。那么美国老板来势汹汹,他们给欧洲足球带来了什么?

美国资本来了

过去15年,全球大量资金投入欧洲的足球产业,例如中东的石油资本、俄罗斯和东欧的寡头,以及亚洲和美国的各路大亨。

大多数投资者像经营企业一样管理球队,他们投入大量资金建设体育场馆和训练场等顶级基础设施,并以创纪录的价格签下最优秀的球星,这也让欧洲成为了世界足球产业的中心。

格里·卡迪纳莱这样的美国资本也不甘落后。

这是故事光鲜的一面:卡迪纳莱是一名事业有成的金融高管,他在高盛工作了20年,创建了规模近百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红鸟资本。他与体育娱乐界的名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包括乔治·施泰因布伦纳、本·阿弗莱克和巨石强森等。他操盘了多笔巨额交易,还收购了意大利著名足球俱乐部AC米兰。

卡迪纳莱曾对美国《财富》杂志侃侃而谈:“体育是一个规模达数十亿美元的现场比赛娱乐产业,你必须具备人脉关系和覆盖各种活动的跨学科技能,才能经营好体育产业。”

在他看来,足球被土豪用于满足虚荣心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它应该成为全球顶级资本的竞争游戏。

从经营角度上来说,卡迪纳莱做到了。去年10月公布的2022/23年度财务报告显示,AC米兰俱乐部历经17年终于扭亏为盈,历史上首次收入突破4亿欧元,净利润达到610万欧元。卡迪纳莱认为,俱乐部走上了一条持续发展的理想道路。

然而,故事的另一面看起来似乎不那么美好。

AC米兰在红鸟资本的运营下,本赛季成绩平平:欧冠小组赛第三出局,欧联杯止步8强,联赛虽然锁定第二,但是被同城劲敌6杀,一个冠军也没有,教练也刚刚在5月24日官宣下课。

为了表达对红鸟资本的不满,坐在AC米兰主场南看台的部分死忠球迷,选择直接在联赛以静默的方式抗议:不加油,不举横幅,甚至提前离场。

“本赛季即将结束,球队平庸的表现几乎贯穿整个赛季,我们还迎来了一个灾难性的结局……卡迪纳莱先生入主AC米兰已经近2年了,我们不接受俱乐部的运营方式。”一位提前离开AC米兰主场南看台的球迷说。

在这位球迷看来,现在俱乐部内部充满了混乱和沉没,沟通也令人感到尴尬,管理层工作模糊不清。“我们的耐心已经耗尽了,AC米兰曾站在世界足坛的顶端,我们不是用来投机的产品,不能仅满足于重在参与。”

卡迪纳莱认为他的运作是成功的,但球迷们却认为,这是一个彻底失败的赛季。

美式“魔球”:困在算法里

卡迪纳莱表示,他能在足球世界混,得益于“魔球”理念(Moneyball)。他认为,这一套将会在欧洲足球市场非常有效。

所谓“魔球”理念,是美国体育产业的产物,它起源于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即运用各种算法来评估球队和球员。

在卡迪纳莱看来,足球和棒球一样,俱乐部的一切行动几乎都可以由数据驱动,不管是招募球员、教练,还是分析自己的球队和对手。

卡迪纳莱在2023年《金融时报》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时刻拿出数据……我们要使用数据的方式,让我们与竞争对手区分开来。”

红鸟资本旗下就有一家美国数据分析公司Zelus,该公司的分析人员会每天将数据实时发送给俱乐部。

具体表现包括,通过大数据,海量发掘在市场中被低估的球员,这些球员年龄偏小或者偏大,但是价格相对便宜;卖掉市场中被高估或工资过高的球星;控制成本,球队设置工资帽(即一支队伍所有球员年薪加起来,不能超过一个上限)。

看起来,美资所崇尚的“魔球”理念很互联网,但在实际操作中,却让不少球迷大跌眼镜。

本赛季还没开打,卡迪纳莱就先把俱乐部体育总监、传奇球星保罗·马尔蒂尼开除了,并对外宣称,要建立一套新的管理运作体系,未来将由大数据介入人员采购以及比赛分析。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卡迪纳莱过度依赖大数据的结果是,赛季接近尾声,除了成绩不佳,所谓的大数据也没有让AC米兰在人员配置上获得了提升,除了主教练皮奥利将被提前1年辞退外,包括吉鲁在内的4名球员也确定离队,迈尼昂等8名中后场球员都有被挂牌出售的可能。

欧洲球迷们不能理解,他们对这种“低买高卖”、“赚钱至上”的运营理念发起各种抵制,甚至有人认为这些行为是在毁掉欧洲足球。

他们不想被困在算法里。

抠门的美国老板

除了理念不合,美国老板还因为过于抠门而被欧洲球迷们指指点点。

比如曼联的前老板、红魔球迷们恨得牙痒痒的美国富豪格雷泽家族,因抠门在整个欧洲赫赫有名。

2005年,总资产只有10亿镑的格雷泽家族,以几乎“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拿下了当时价值7.9亿英镑的曼联:把还未买入的曼联当作抵押,自己仅出资2.7亿英镑,依靠摩根大通和美国三大对冲基金获得的巨额贷款,完成了杠杆收购。

曼联明明是全球商业价值最高的足球俱乐部之一,但格雷泽家族运营时却像个美版葛朗台一样:球星伊布拉希莫维奇就曾抱怨在曼联时,因为喝了酒店房间的果汁,薪水被扣除了一英镑;曼联还一度禁止球员赛后与对方交换球衣,据说这样可以节省660英镑的开支。

另一个反映格雷泽家族抠门的,是曼联的主场。这个被称为梦剧场的老特拉福德球场,同时也是英超豪门里最破旧的主场,除了天花掉落、墙体脱落、老鼠泛滥、厕所下水道堵塞外,顶棚还不时漏水。球迷们甚至调侃,下雨天的老特拉福德是“英格兰第四高瀑布”。

让美国老板自掏腰包修缮球场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本赛季曼联排名第八,是34年来最差成绩,但对于格雷泽家族来说,或许无所谓了,他们已经在赛季中就把这只俱乐部转手给了英国人。而这10多年来,格雷泽家族也通过曼联赚取了13亿英镑。

曼联的劲敌阿森纳,其老板克伦克也是一个以抠门而闻名的美国人。

瑞士统计机构“Swiss Ramble”曾公布报告显示,2014-15赛季至2019-20赛季,克伦克这5年期间,并没有向阿森纳提供任何真金白银的投入,反倒是让俱乐部自己偿还了1.01亿英镑的债务和利息。

相较之下,另一个英超劲旅切尔西的前老板、俄罗斯人阿布,在同时期为球队投入了4.4亿英镑。

尽管阿森纳在英超20年没有获得一次冠军,本赛季也四大皆空,但克伦克的财富仍在持续增长,目前其净资产约为129亿美元,位列全球富豪榜第139位。

美国老板也许不懂足球,但他们一定懂赚钱。

而这也是当下美国资本在欧洲的两难:老板很满意,因为赚钱;但球迷很失望,因为看球憋屈。

意大利传奇教练里皮就曾对美国等外来资本嗤之以鼻:“他们不了解我们的传统,这些负债累累的企业家只不过在找机会圈钱。”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马欢 


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受沉浸式阅读体验

最新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评论
×

提问研究员

一键提问研究员,零距离互动交流

我要提问
1

App数据库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2

App问答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3

App报告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4

App文章能为你做什么?

看看用户怎么说

相关阅读